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芮成钢:经济民族主义危险且无知


476 人阅读  日期:2008-11-26 20:04:50  作者/来源:经济观察报


芮成钢 央视经济频道主持人

经济观察报:本次《直击华尔街风暴》的系列节目和采访,你觉得最独特之处在哪里?

芮成钢:中国最顶尖的经济金融专家每天来到我们的节目,我们也独家专访了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等全球政要,还有华尔街风暴中最核心的几位CEO,包括本次危机最大的赢家摩根大通CEO杰米·代蒙和最大的输家AIG前董事长格林伯格,以及纽约证券交易所CEO邓肯·尼德奥尔。对这三个人的采访,是《直击华尔街风暴》最得意、最核心的地方。尤其是格林伯格,他是中国人的老朋友,原来的美国首富之一,本次危机中个人财富从200多亿美元缩水到8亿多美元。现在眼看自己过去的公司被美国政府拆分,毕生经营的家业,在一场风暴当中被打得遍体鳞伤、支离破碎,对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来说,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这时候我们在小房间里坐下来,一杯热茶,一席谈心,由他将人生感悟娓娓道来,我觉得是很不容易的。在政要方面,陆克文是第一位西方主要大国的领袖与中国媒体就金融风暴做专访,所以意义是很独特的。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世界对中国有怎样的期待?

芮成钢:他们对中国的期望非常大,希望中国将自己的事做好,但是也希望中国能得到正确的教训。不过这点他们不用担心,温家宝总理反复说改革开放永远不会变。所谓改革就是创新,开放就是全球化,而创新和全球化正是本次危机涉及的两个核心问题。中国政府说改革开放永远不能动摇,要走下去,其实是向世界暗示了一个承诺。在世界的眼中,中国有些像是国家中的巴菲特,手上可支配现金最多的国家,世界当然也希望中国能拿出些真金白银帮助困境中的世界经济,我们不是不可以考虑出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当今世界的共识。只是要注意,我们的投入要与中国在世界的话语权和决定权相匹配,义务和权利要一致。半个多世纪前,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的时候,我们基本没有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而在新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机制当中,我们不仅要参与,而且应该是主导者之一。

经济观察报:本次危机首先在美国爆发,你觉得它对美国的影响如何?

芮成钢:我的采访对象都坚信美国会从这场危机中走出来,美国的地位不会彻底改变,华尔街将再次从困境中重生。有些人认为美国会从此走向衰落,我觉得还不会。我个人的判断是,美国这个国家最强大的特点是自愈性。美国的核心力量,我觉得是完好无损的,包括它科技和制度创新的力量,吸引全球人才的力量等等。美元的强势地位也是别人轻易撼动不了,这个地位的背后还有大家一般不愿意谈的美国前无古人的军事实力和部署。现在谈人民币是否能利用这个机会成为全球储备货币或怎么样,我觉得是为时过早。这次的G20峰会的宣言当中,用“改革以美元为核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来描述大家普遍期待的新治理结构,充分说明了美国的地位依旧。

中国人千万不要以为爆发了危机就说明美国没有监管,美国的商业银行监管得非常好,只是金融衍生产品这一小块没有监管好。中国今天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也是我非常不喜欢的,就是觉得美国快不行了,我们的时代总算到了,金融危机对中国是历史机遇,我们要超英赶美,迅速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经济总量第二的国家,再接着把美国拿下,这些观念特别盲目。美国仍承担着领导全球的责任,美国如果出现大问题,中国经济会是受害者。经济上的民族主义是危险的,也是无知的。

经济观察报:也有一些认为金融危机中有阴谋的说法,你怎么看?

芮成钢:我非常反感像 《货币战争》那样,把很多事情都看成阴谋论(ConspiracyTheory)。以我对美国的了解和研究,美国人的初衷并不总是搞阴谋,并不是纯粹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去牺牲整个世界的利益,去把别国的经济搞垮。用阴谋论来解释各种事,可能容易让人理解,大家也喜欢听阴谋论,因为容易听懂,但会违背实际上复杂得多的实际情况。今天的世界游戏规则变了许多,大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各国都是这场金融风暴的受害者,这中间没有什么阴谋。不过在金融风暴之后,中国可以购买一些美国企业的股份,不一定是金融机构。比如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在股价非常低的时候,中国参与股份是非常好的。另外,如果有可能,以比较低的代价在周边以及友好的国家买下或签下重大的、长达几十年的能源供应开采协议,会为中国后三十年的发展打下基础。

经济观察报:就是要利用金融风暴带来的机会。

芮成钢:说到机会论,现在有人批驳机会论。巴菲特说过一句话,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我对这句话的解读是,他恰恰既不贪婪也不恐惧。不论是在贪婪还是恐惧的时候,人们做的很多决定都是错的。中国今天是世界上可支配现金最多的国家,有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所以可以说中国就是世界各国中的巴菲特,去投资的时候不能贪婪,也不能恐惧。

另外我非常反感“独善其身”这个说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再也别提中国怎么去独善其身了,金融危机肯定会影响中国,这是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但这绝对不能阻止中国融入世界的步伐。要认识到,不是我们做得好,别人做得不好,而是别人做得比我们超前。就像别人熟悉水性,我们刚刚学会游泳,别人到深水区不慎失手,这时我们千万不能幸灾乐祸,或者觉得我们做得更好。如果说我们能把坏事变成好事,那就是在外部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加速把那些早已在议事日程上的结构调整、社会保障、民生环保的实际问题给解决了,并且在实施4万亿大单的过程中谨防自上而下的忙着把钱花出去,而是要自下而上的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根据项目本身认真论证、甄别,再投资,杜绝浪费或重复建设,坚决不让那些已被拿下的项目打着拉动内需的旗号,趁机卷土重来。


<<上一篇文章:重新认识印度
>>下一篇文章:吴晓波:东部跌倒 西部受伤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