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吴晓波:东部跌倒 西部受伤


548 人阅读  日期:2008-11-26 20:07:10  作者/来源:吴晓波 财富时报


在当今的中国经济界,似乎没有人愿意听到真话。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真话。人们所期盼的是“好话”、“鼓劲的话”,而且期盼这些“好话”、“鼓劲的话”能够自我实现。

不过,问题的严峻性显然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自9月份信贷放松之后,中国的问题开始发生两个微妙的转移:一是从经济面向社会面转移,二是从东部向西部转移。

第一种转移的体现是,因萧条而可能造成社会矛盾的尖锐化,在过去30年,经济过冷的危险和危害性一直大于经济过热,后者会导致亢奋和怨言,前者则直接形成冲突。因为缺乏中间的缓冲地带,这种冲突非常容易以暴力的方式呈现出来。而第二种转移则是矛盾激化的后果。

在本轮宏观调控中,东部的民营企业成了信贷紧缩的最主要的牺牲者,不过,必须指出的是,而且由于东部地方政府财力雄厚,采取了种种办法保护企业,所以,“中国制造”的基本面迄今没有破局。11月8日,在杭州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民营企业峰会上,浙江省官员表示,“倒闭潮”在浙江并不存在。“根据统计,到目前为止,全省非正常死亡的企业数量为99家。其中的百分之四五十和参与股票、期货等有关。”这位官员对于所谓的“非正常死亡”没有给出定义,而99家的数字也非常耐人寻味。不过,他的自信也从侧面证明,东部省份政府仍然是有能力将企业危机控制在一定边界之内的。从得到的情况看,最主要的扶持手段有两个:一是以政府信用为担保,甚至以财政直接支付利息的方式,帮助企业从银行得到续贷,二是允许陷入困境的制造企业更变土地性质,从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到9月份之后,随着信贷的日渐放松,大部分企业已经渡过了资金难关,现在的头痛事情已经转变成了如何应对市场的萧条。

于是,在新的政策环境下,问题的焦点发生转移,而且,危机开始向承受能力十分薄弱的西部转移。

危机转移的景象发生在三个方面。

一是失业危机。由于市场萎缩,东部企业开始大量裁员,而被裁人员绝大多数来自经济落后的中西部地区,四川省在本月初就出现了罕见的“返潮早潮”,如果宏观经济不能在半年内回暖,这些失地农民将成为社会动荡的最主要、最可怕的因素。

二是企业危机。同样是因为市场萎缩,东部企业在原材料的采购上相继缩水,甚至因歇业或倒闭而拖欠货款,这将直接拖累中西部的资源性企业,危机将向上游快速蔓延。而西部政府显然缺少东部政府那样的腾挪能力和空间。

三是信贷危机。一个很少被人观察到的事实是,东部企业目前的银行贷款有相当的比例来自于西部的银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一“西钱东贷”的现象十分普遍,据一个可靠的数据显示,江浙两省的民营企业贷款,有七成以上来自于西部银行的跨省借贷。由于这是违规操作,所以,一旦发生危机,政府根本无从管控,失火将在瞬间袭击西部。

过去30年中,中国经济要发展靠东部,要稳定靠西部。花枝烂漫,开在工商业,问题根本,则从来就在三农。

如果说,在2008年的上半年,东部的数以十万计的民营企业为宏观紧缩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么从现在开始,西部的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人将为接踵而至的经济紧缩作出牺牲。如何应对这一局势,将考验政府的智慧和能力。从现在开始,请把眼睛死死盯住中西部。


<<上一篇文章:芮成钢:经济民族主义危险且无知
>>下一篇文章:中国改革向何处去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