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外资欠薪撤离曝监管漏洞 地方官员为图政绩盲目招商引资


486 人阅读  日期:2008-12-23 18:03:31  作者/来源:CCTV-新闻1+1


一夜无主:青岛韩企欠薪撤离

跑,跑,跑,五年间,206家韩企非法逃离青岛,拖欠的工资,未清的债务,外企能否说走就走?金融危机加剧,经济模式转变,逃跑是无奈之举还是违抗法律?追究法律责任,挽回经济损失,四部门联合印发“追责指引”,外企监管存在怎样的漏洞?司法问题是否需要政府介入?逃逸的外企留给我们怎样的思考?《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是徐志摩先生的《再别康桥》当中的名句,应该说意境非常的美。可是在山东青岛的个别韩资企业却营造了另外的一个场景,悄悄的我走了,却不如我轰轰烈烈的来,带走了我挣到的钱,却扔下了一屁股的债。岩松,怎么来看待最近报道的像一些个别的韩资企业,扔下了拖欠的工资、拖欠的债务,不辞而别,一走了之。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其实我觉得在经济交往如此频密的当代,任何一个企业来来走走都是正常的,但是来要有来的门槛,走要有走的规矩,如果就是不带走一片云彩可以,但是也别留下一屁股的债,尤其欠很多人的工资,所以它不是一个道德的问题,是法律的问题,我觉得应该是法律追究没商量。

韩企非法撤离愈演愈烈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一些外资企业非正常撤离的情况。

(电话连线)

山东省烟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企科负责人:

今年的1月13日,我们有三家韩资企业,是韩国同一个投资方投资设立的,在1月13日这一天全体高管集体失踪,这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最为严重的一起外资企业的非正常撤离。

记者:

那这些高管失踪会遗留下来哪些问题呢?

山东省烟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企科负责人:

除了职工的工资、职工的后续安置和一些银行的贷款以外,最主要的,他们欠了供货商大概三四千万的债务,欠债欠薪逃离,现在可以说是逃逸了。

记者:

那您刚才说的这些问题是怎么处理呢?

山东省烟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企科负责人:

职工的工资,政府部门出面,已经非常及时的给职工发放了,包括动用了司法的一些程序,处理了公司的一些现金,把它的一些固定资产也都及时地封存。另外还有一些缺口,财政及时地补上了,并且对相关人员也做了安置。其他的像贷款,还有供货商的货款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解决。

解说:

这位负责人讲述的就是一起典型的外资非正常撤离事件,媒体称之为外企半夜逃跑。那么什么叫外资非正常撤离呢?在前天由国家四部委印发的这份《外资非正常撤离中国相关利益方跨国追究与诉讼工作指引》中,对此做了明确的解释,即没有清算债务和申请破产,不按合法程序而突然撤离投资地区,并且只留下厂房、设备和拖欠的工资、债务。文件还明确指出,如果外资非正常撤离中国,中国将跨国追究并诉讼,坚决维护中方合法权益。

然而,我们采访到的这位负责人却告诉我们,这个文件虽然好,但他还是担心,在实际工作中并不能对解决问题有实质性的作用。

山东省烟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企科负责人:

刚才简单地看了一下这个《工作指引》,我觉得可能在我们这个案子里边不会起太大的作用。

记者:

那您觉着妨碍这个政策有实质性效果的最大障碍是在哪儿呢?

山东省烟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企科负责人:

我觉得需要法律上的完善。比如说据我了解,欧洲和美国有些国家有这种叫强制清算的相关法律,那么好,你外商跑了,你公司的人也不愿意再露面,那好,可以当地的法院来介入这件事情,来审查你的账目,你到底是真正的资不抵债、破产、亏损,还是你涉嫌非常转移你的资产,我们现在被卡就卡在了我们不能进入到审查账目,不管以司法部门的名义也好,以债权人的名义也好,我们都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直接进入到查账的程序里边。我们有的债权人就跟政府提出这么一点要求,如果这个企业经过审查以后,他的确是资不抵债,的确是该倒闭,该破产,我就是一分钱也拿不到,我没话说,可是如果它是恶意逃债,他是转移了资产以后,做成一个他亏损的假象,那么政府就有义务去帮我追回我的债务。

所以就这么一个资产情况,一个简单的事情,就把我们政府难住了,因为没有法律依据。

解说:

在四部委出台的这份文件中,并没有对非正常撤离事件具体举例,但显然,该份文件一出,韩国媒体反应最为强烈,韩联社、《今日金融报》等媒体不约而同地称,中国政府的举措是针对“半夜逃跑”事件不断增多的韩企。而作为和韩国经贸关系最为密切的省份——山东,无疑是韩资撤离潮的重灾之地。

在今年2月,韩国第一大报纸《朝鲜日报》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三年前,一家韩国皮革企业进入中国山东胶州市,三年来,该公司不断增加当地银行贷款,拖欠工人工资,对房租、供应商和客户的负债也增加到最大限度。三年后的一个晚上,公司30多名韩国籍高管留下两亿人民币的债务突然消失,文章还写到,这给许多胶州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在年关即将来临的日子里,当地政府不得不紧急筹集百万巨资,以平息数千计中国工人的回家路费,还有他们愤怒的眼神。

根据山东省外经贸厅今年初提供的数据,仅山东青岛一地,2003年来,非正常撤离的韩企有206家,涉及工人2.6万,拖欠工资1.6亿人民币,拖欠银行贷款近7亿元,这样的数字让中韩相关人士都吃了一惊,乃至韩国政府专门派出调查组来中国调查。此次四部委出台的举措显然是为了防范情况的进一步恶化,避免蔓延到一些较大的企业,然而这份文件真的能起到预想的效果吗?应对外资的非正常撤离,还需要哪些更为具体的政策和措施?这些也许都值得相关部门认真思考。

非法撤离与金融危机无关

主持人:

应该说我们今天这个话题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前天四部委出台的工作指引的文件。因为时间很近,大家可能马上会联想到,很多非正常的外资撤离,是不是跟目前出现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经济衰退有关?

白岩松:

我觉得可能针对这样的新闻一出来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解决四个有可能存在的误解,第一个误解,认为可能很多的外资企业之所以半夜偷偷地跑,是因为金融危机给它的压力太大了,其实不仅如此,我们来看一个数字。

2003一直到2007年,韩企彻底青岛的数量统计,刚才说了206家,这206家是怎么构成的?2003年的时候跑了21家,2004年的时候25家,2005年的时候30家,逐年增长,2006年43家,到2007年的时候87家,今年在这个形势更加糟糕的情况下,跑的会不会更多,现在没有数字,但是起码透过这样的数字看,从2003年就开始呈现逐渐增加这样的一种态势,有可能金融危机进一步强化它,但可不是金融危机才有的,这是第一个误解。

第二个误解,大家可能会误解的是四个部委出台了相关的指引,才算是正式发起了对它相关的比如说惩治、追究等等,其实法律上已经明确,比如说《外资企业法》、《劳动合同法》等等都有明确的规定,关于清算,关于撤离的方式,有它相应的规矩,其实我觉得还是应该尊重法律,只不过四部委出台的指引有了再次提醒的意味,但是别误解成这才是正式开始。

第三个我觉得要解除的误解是,不是所有的外资企业都遵章守法。

第四个误解,可能就是金融危机这儿有,我想说将来还会有,将来也可能会更多,来来往往是正常的,因为随着中国土地成本的增加,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尤其是产业的升级,无利不起早,很多想到这儿来依靠这些因素来挣一把的人,将来可能挣起来越来越难了,他就会走了,也会有更多的企业来,所以别误解成将来就不会跑了,我们把篱笆一扎紧,大家就都不跑了,不会,还会有。

主持人:

我看到有相关的资料显示,比如说在这几年当中,韩资从青岛非正常撤离的是206家,但是与此同时,有数千家的韩国企业又在中国扎根了。实际上这样的一个企业,这么样一个数量离开中国,并不会对经济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我们看到它会扔下一些烂摊子,比如说像债务问题、贷款问题、欠薪的问题,有哪些后续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

白岩松:

一方面有一个数字可能我们要再次声明一下,比如说最高峰的时候,韩资在中国的投资占它所有的权重达到了40%多,因此韩国的国内也会有一种说法,是不是过分依赖中国的经济了等等。陆续现在在下降,可能下降到30%,甚至更少,就是在这个权重当中,这是一个层面。

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在它整个这样一个发展的过程中,你发现它的大企业,比如说在上海,在广东等等很多比较大的这种带有品牌性的投资企业,跑的不多,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即使撤离的话可能也是比较规范的,反而是一些中小的,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企业跑的会比较多。所以这样一个情况就会明白,让我们在招商引资的时候,其实设立相应的门槛,走的时候也要有相应的规矩,尤其是中间的过程,是不是也应该有好的监管。

主持人:

实际上从现在整体的情况来看,大家也看到了,说我们现在整个经济进行调整,比如从劳动密集型向人才和资金密集型在转变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个问题也是在不断出现的,而且是花样翻新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本身是不是有预见性的预警机制,包括相应处理问题的这样一种有计划的机制?

白岩松:

我觉得在今年金融危机这样的背景下,大家对这样的问题格外关注了,所以这不是一件坏事,对于两国的经济,包括更多的,我觉得还是用国外的企业、国外的投资更好一些,因为可能不仅仅是韩国,虽然韩国的企业在山东显得比较集中,你想想在整个山东就待着十几万韩国人,你去青岛很多区,到处都能见到韩餐馆,可见两国之间经济交往的密度。

我觉得未来中国和韩国,包括跟其他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也只会进一步增加,但是由于金融危机,大家关注到了这样一个撤离,而且它带来的麻烦不仅仅是刚才说的那几点,比如说在四部委的指引当中很明确,第一个谈到的是带来了很严重的经济损失,还带来了地方社会的不稳定,那么多的职工突然欠工资没了,而且我找谁要工资都不知道,政府帮着垫,村里帮着垫等等,这样的事情都有,所以它留下的麻烦都很多,尤其可能还会演变成两国国民感情之间的一种摩擦,外交之间的一种摩擦,我想这对于两国政府来说应该也是不愿意看到的。

主持人:

我想我们换位思考,这些非正常的企业,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讲,我们也听到他们的一种声音,就是说你的这种清退清算的程序太复杂,这是他们的一种说法,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这种说法?

白岩松:

我觉得首先法律的尊严你必须是要维护的,这只是一个能说出来的一种借口,是不是存在着,他有一个最主要的因素,说你清算的程序太慢,加起来的话时间可能将近两年。但是我觉得在特殊的情况下,如果大家合理地提出你的建议的话,我们相应的机制也会发生调整。但是大家更看到的是背后你在躲银行的贷款,在躲员工的工资,商人无利不起早,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看到利在减少,所以跑掉了,所以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一个清算机制时间太长的问题。但是这一点,可能你要听到它,你作为中方来说你要听到它,将来我们怎么更好地去改善它,但它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招商引资”应转变为“招商选资”

主持人:

应该说面对很多这样的外资企业非正常撤离,我们有哪些值得反思的地方呢?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商务部研究院海外投资研究中心的主任邢厚媛,邢主任您好。

邢厚媛(商务部研究院海外投资研究中心主任):

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

邢主任我们注意到,在很多外资非正常撤离的企业当中,韩国的企业比较多,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状况呢?

邢厚媛:

我觉得这要从韩国企业的结构来看。其实目前韩国撤走的这些企业绝大多数都是劳动密集型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本身它们到中国来,它所具有的产业的定位,它的产业结构基本上是那些高耗能、高污染的,土地使用成本也比较高的这些企业,它本身就不属于国家目前产业结构调整进一步鼓励的产业。

另外一个,这些中小企业,它本身承担社会责任的能力也比较差。

还有一个,我认为这些比较集中撤离的韩资企业的企业业主和他们的管理人员的基本素质也比较差,所以才导致了这样一个非正常撤离比较集中的局面。

主持人:

邢主任你觉得从今后的长远角度来讲,我们既往的那些招商引资政策方面,有哪些需要进行调整,进行反思的?

邢厚媛:

我觉得其实国家已经在今年的年初开始陆陆续续出台了一些调整产业结构有关的政策措施,包括高耗能、高污染,就是我们说的“三高”的这种产业,“三资”这样的都不鼓励了。包括《劳动合同法》,有一些外商投资企业,劳动密集型的这种雇员很多,但是它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国家重新出台了一些政策,这些政策的调整,本身已经向我们传统的,过去30年以来的一些政策进行了改革,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但同时我认为我们在一些监管措施上,我们在招商引资的具体做法上也有很多值得反思的。

我觉得山东一些地方长期以来有一个很不好的做法就是不科学的发展观和不合理的政绩观,人们无论自己在什么岗位,每一个岗位的干部职工都要有招商引资的指标,这就使得招商引资不计后果,不区分良莠,一律的招进来。由于我们没有有选择的引资,而是一味的要求数量规模,所以就导致我们没有更好的在市场准入前去考虑这些企业是不是有一定的能力来承担社会责任,是不是符合国家长远的发展战略的需要。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邢主任,刚才邢主任从她的个人角度也提出了她的一些批评的观点。实际上刚才她提到一个词,说招商引资,而且提到一个招商选资,有这样一句话。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觉得在今后的政策制订上,包括我们这种招商引资的观念上有哪些需要变化?

白岩松:

其实刚才可能邢主任这话稍微有点重,但是背后是好意,不只山东,在全国很多地方,可能都会有局部的人,在招商引资这方面,一个招商引资成为自己最大的任务,所以来的都是客,而且好不容易请来的客,没有去考虑你的这个客也是各种各样的客人都有的,有的是规范的、品牌的企业请到了,有的可能它在国内也是从土地,从农村刚离开不久,刚有了一定的资金,素质也并不是很高,看到你这儿劳动力成本很低,土地成本很低,所以淘一票就想走,因此这个门槛就不够高,各种各样的人都进来了。其实我觉得在全国各地,不只山东,哪儿都有这样的一个引资观,这种引资观,其实这两年随着科学发展观,或者说随着整个我们产业升级,比如广东、浙江,包括山东、上海、江苏,其实现在全在开始谈产业升级。为什么最低工资的标准不断的在往上提高呢?就是为了强化一种产业的升级。所以对于很多国外的这种企业来说,也要思考这个问题,将来你进中国来,你也要考虑这样的问题。

比如我举刚才这样一个例子,刚才我提到了206家跑的企业,其中有151家的构成,首饰的生产63家,服装厂33家,皮革28家,箱包14家,制鞋(13家),基本上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这就占到了151,所以这对我们未来的思考,要去重点考虑如何建一个更好的门槛。

主持人:

从现在具体问题的角度来看,像现在所出逃的,或者说非正常撤离的这些企业,我们用什么办法来追缴,另外他们是不是要上黑名单?以防再出现类似这样的事情。

白岩松:

我觉得当然要,它有过这种极其不良的记录,留下一屁股债,欠了很多工资,将来转身摇身一变,又以新的方式到另外一个地方投资的时候,你要有这样的监管体制。我觉得现在很高兴的是看到韩国政府也是很积极的在进行配合,说你有国内针对起诉的话,他会依据国内的法律,如果你想依据中国的法律的话,他也会依照引渡条约等等来进行相关的配合,他也派了调查组。


<<上一篇文章:华国锋辞去中央主席内情:陈云建议其"让贤"
>>下一篇文章:华国锋告别仪式上的两个“没想到”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