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另一种“中国制造”将挑战欧美?


807 人阅读  日期:2008-12-26 19:05:58  作者/来源:联合早报网讯


多维新闻网报道,中国在过去三十里的崛起,使得《中国怎么想?》的作者马克·莱纳德想到一个问题:中国的知识精英的思想产物,是否会通过经济、政治和外交政策,对全世界造成标有"中国制造"标签的商品那样的影响?

完成这本书的写作之后,他的答案是肯定的,即中国知识界的想法,通过各种渠道,最终将对二战后主导西方世界的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模式构成挑战。

莱纳德是欧洲一个智囊机构,"欧洲外交政策议会"的执行总监。他的前一本书是《为什么欧洲将主宰21世纪》(Why Europe Will Run the 21st Century)。

他认为,许多人在研究中国崛起的方方面面,但很少对中国知识界动态的关注,而中国的知识界具有相当大的活力,只是不太为外界所知。

他承认自己在动手为这本书作研究时对中国很无知,无知到了认为去中国一、两次,跟几个学术界要人谈一谈,就可以大功告成,打道回府的程度。后来,他花了三年时间,在中国社科院作访问学者,并大量走访理论界各派代表人物,最后写成这本164页的书。

中国模式

《中国怎么想?》回顾了过去二十多年在经济、政治和国际事务领域中国一些主要观点理论的沉浮,并由此推论,中国已经改变了世界经济和军事格局,目前虽然还不是超级大国,但它代表的"中国模式"已经成为美国和欧洲自冷战结束以来首次必须认真对待的挑战。

中国模式的大致内容是,国与国之间可以在国际市场交易,但能够自主控制本国的经济前途、政治体制和外交政策。这个理念已经对美国的"平面世界"哲学和欧洲推崇的自由多边主义构成了意识形态的挑战。

作者认为,欧美要对付这个挑战,有效保护自己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欧洲的决策者必须先了解中国的思想理论。

莱纳德认为,在没有反对党、独立的工会和媒体,而政治领导人之间的意见分歧通常严格保密的集权政治环境里,中国知识分子的力量被放大了。他这么描述中国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可以替更广泛的社会群体-如工人、农民、企业家-表达他们的关注,并以他们的名义推动变革。中国人喜欢争论到底是知识分子影响决策者,还是不同的决策者利用自己宠幸的知识分子作为非正式的喉舌来推广自己的观点。不管是哪种情况,中国思想界的争论已经变成政治过程的一部分,并被用来实践某些观点,以及为决策者提供更多选择。"

他说,外部世界目前可能根本没听说过经济学家汪晖和张维迎、政治学者俞可平和潘维、国际事物学者郑必坚、阎学通,但很快人们就会发现他们的思想正在改变世界,因为他们提出的改革建议都得到了政府的重视,而这些改革将使中国的经济、政治和外交政策发生本质的改变。

“秀才”议政

虽然在政府角色和规模、政治改革和权力性质等问题上他们之间的左与右之争始终未停,但正是他们之间白热化的辩论,酝酿着一种新的哲学,即中国模式。

把中国学界对政界的影响跟西方的智囊和在野党及社会中的不同势力对决策过程和结果的影响作类比,或许有不少人不同意,作者并没有把这两种机制的异同做一个比较分析。

而且,正如作者本人一开始就声明的那样,这本书里没有包括体制外学者的见解。但这是因为他们的思想对中国高层的决策不起作用吗?没有说明。

旅居美国的异议人士,《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指出,也许作者认为中国"体制外"学者的见解对现实政治影响不大,可以忽略不提,这是错误的。哪怕就为了了解体制内学者的观点,也应该介绍一下体制外人士的观点。

一位长期在中国经商的美国企业家,泰大卫,是《中国怎么想?》一书的读者。他觉得,很少有学者对中国目前几种相互竞争的思想观点作系统介绍,所以这本书展示了不少以前被人们忽略的问题,用作大学本科教材倒不错。

《中国怎么想?》分"黄河资本主义"、"云端的民主"和"综合国力"三章,分别介绍经济、政治和外交领域的不同观点和政策。

因为业务关系,泰大卫有很多时间看书,也看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书,并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读后感。

他觉得,在阐述学术如何影响政策方面,经济那部分是三章里最好的。它清楚地描述了原来的经济学说、近期的经济理论和当前占主导地位的经济理论,它们的来龙去脉,为什么会走红或遭冷遇,为什么近期的理论会战胜原来早期的学说。这些都解释得清清楚楚。

黄河资本主义

"黄河资本主义"一章介绍了关于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的争论。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占主流地位的是主张市场经济,主张资本主义,主张渐进改革的所谓新右派。巧合的是,那段时间正是中国打开国门,迎面扑来强劲的美国风,中国学术界"美国化"最突出的时期。

新右派的主张帮助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后来,到了本世纪,新右派受冷落,日益占上风的是所谓新左派。这一派支持市场改革的方向,但同时提出要重视平等,关心劳工权益和环境保护。比如,绿猫发展观,就是针对"白猫黑猫说",提出猫的颜色还是重要的,绿色比黑色好。

但是,莱纳德对中国的政治和外交领域的思想交锋的叙述和分析,读者可能会有意犹未尽,或者缺了点什么的感觉。比如,关于中国目前谈论较多的民主观念和实践,关于不同的政治学说如何推动政治变革这一点,不如对经济理论和经济政策的分析那么精辟。

泰大卫提出了一个可能其它读者也会提出的问题,就是作者介绍的那些重要观点,到底有多少人持这些观点?中产阶层的脑子里也在想这些问题吗?目前被边缘化、遭排斥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想法是什么呢?还有工人农民,他们的想法跟书里介绍的那些一样吗?

他建议作者写部续集,或者再版时再补充点内容。


<<上一篇文章:毛泽东对"十大元帅"的独特点评
>>下一篇文章:贪腐令中国每年损失860亿美元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