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仰望自由女神


602 人阅读  日期:2008-12-26 19:23:50  作者/来源:吴毅峰


(谨以此文纪念中美建交三十周年)

美国是一个自由世界,这是世界公认的。即便一直以来,世界上还有许多的国家和个人对美国"咬牙切齿",但是这并不妨碍美国对于世界的强大吸引力。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多极的,没有人需要做无用功去提倡什么"多极社会"。只有那些心中有鬼的人才会整天装神弄鬼地制造一些鬼鬼怪怪的名堂来忽悠人。

笔者一贯对美国的自由民主十分向往,但是和它多次失之交臂。1980年笔者上大学的时候,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中共的十一届三中也才刚刚召开不到两年。那个时候,我们"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但就是不知道世界为何物。后来,我想去美国留学,可又老是没有成功。

1993年,中国有一部连续剧-《北京人在纽约》在神州大地热播,那个时候的中国夜晚,真的是万人空巷。人们不分男女老幼观看这部连续剧,分享着剧中人物的喜怒哀乐。于是,人们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地狱和天堂",发现了一座"自由女神"雕像。那个时候,我们全家也不例外,也在疯狂地追着这部电视剧,因为我的妹妹刚刚去了美国不久。

2001年,我从冰岛飞往美国,这是我第一次踏上美国这块土地。飞机即将降落纽约的时候,我透过夕阳,从机窗往外眺望,看到了纽约的美丽。当时,我对纽约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城市钢铁般坚强。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钢铁般坚强的城市却在三个月后遭受了灭顶的恐怖袭击,举世闻名的"世贸双塔"一瞬间轰然倒塌。这就是震惊世界的"911事件"。

飞机降落在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本来,我和我胞妹说好了的,她会来接。由于她记错了我的航班号,没接到我。我只好自己搭乘一辆出租车前往酒店。我是一个满世界跑的人,所以我到哪里都不怕。我入住之后便一个人跑到酒店外面的一个"麦当劳"去吃了一个"超饱"的晚餐。我之所以说是"超饱",因为在美国的餐厅里,盘子大,分量大,什么都大,连可乐都比人家大一倍。

我的胞妹是一个天生的才女。她从小念书就好,这些年在美国,不但完成了硕士学位课程,而且考取了美国的许多财经金融方面的专业资格证书。这一次,我能在纽约见到她,真的很高兴。不过,我的整个美国行程后来却因为一些突发的原因,不得不缩短了。最可惜的是,我那次因为行程改变而去不了旧金山,去不了华盛顿,去不了夏威夷了。

去不了华盛顿,我就去华尔街。当年的华尔街意气风发,可是今年的华尔街却是风雨飘摇。去年美国的"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金融海啸"让美国和全世界不寒而栗。华尔街其实并不长,但它却是美国,乃至于全世界的金融中心,所以不论在什么时候都让人向往。那一天,我坐在华尔街的台阶上久久不愿离开。当时,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会如此强大?后来,我终于明白了,美国的强大来自于美国公民的努力,来自于海纳百川的文化融合,来自于法制的不断提升和健全,来自于开国元勋们的无私和远见,来自于欧洲文化的悠久积淀,来自于美国宪法的尊严,来自于美国政府的廉洁和自律,来自于美国公众对于未来的信心。我想着想着,突然看到一辆十分豪华的跑车快速地开进了华尔街,车上坐着一男一女,穿着非常考究的礼服。这当时令我感到非常错愕。难道,华尔街也像中国大陆一样,官比民大,车比人大?我好奇地问了旁边的一位黑人女孩。她慢慢地告诉我,这应该是在拍戏。噢,难怪,那车速让我想到了好莱坞的特技表演。美国真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

其实,在美国,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华尔街的那个黑人女孩那么客气的。有一天我就在纽约的一家书店碰了一鼻子灰。那天,我本想买几本华人作家高行健的小说。因为我找不到,便向那个黑人收款员询问。她很胖,头也不回地站那儿咯咯咯地讲了一堆。我根本就没听懂她在讲什么,只好问多一次。没想到,这一次,她又是咯咯咯地讲了一堆,不过声调高了八度。一时间,

我落荒而逃。我为自己"不扎实"的英文而感到自卑和自责的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年马丁-路德金的"梦"其实当天也成了我的梦了。那一天,我真想说:"我也有一个梦"。不过,梦归梦,做白日梦没有用。我还是去唐人街走走更实惠一些。或许,在唐人街我还可以找到那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一些脚印呢。

其实,我参观唐人街是一个习惯。我每到一个国家,只要有唐人街,我都会去看看。唐人街的是非功过其实并不是我们个人所能妄加评论的;去了解一下也是一种见识。当我步入纽约唐人街的时候,我便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对我来说,曾经亦师亦友,给过我很多的帮助,为人正直刚烈,清廉,才华横溢,是标准的中国式才子。当年,他在中国没被重用。后来,我听说他在纽约的大学任教授,的确不简单。

在唐人街的一家黑乎乎的小餐馆吃了一盘油腻腻的"福建炒面"之后,我的脚步继续引领着我前往一个我向往已久的地方,那就是坐落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在这里,我看到广场上有两个雕塑:一把手枪和一个破碎的地球。同时,我还看到中国赠送给联合国的一个硕大的"鼎"。在中国古代,鼎是君王的身份象征,有点像权杖,同时也是诚信的象征。中国有一个成语就是"一言九鼎"。我的理解是,这个"鼎"放在联合国的广场,代表着一个美好的承诺,尽管现实和理想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总有一定的距离。

联合国总部的内部装修其实谈不上豪华,甚至有些寒酸。这肯定是和它的经费来源有关。当时,我不太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有多少钱就办多少事,不事张狂,关键在于办实事,这才是任何人,任何机构存在的真正意义。有许多国家,到处金壁辉煌,但是住在里面的人却干着偷鸡摸狗和欺压百姓的事,那又有什么屁用?看到大厅里日本的"广岛受害展",我一方面赞叹美国的大度,也同时觉得奇怪,日本当年在亚洲各国所犯下的罪行为什么看不到展览?

由于我一直都有给各国政要写信的习惯,这一次我自然也不例外。我在联合国大厦内,给安南秘书长写了一个卡片。2005年,我终于收到了他的回信。人,的确不能太急躁,因为欲速而不达。该做的就去做,然后就把它忘了。该来的一定会来的,尽管不该来的有时也会来,那就是命了。

纽约这个城市实在是太大,所以我无法一次走完看完,必须有所取舍。当然,有一个地方我是一定要去看的,打死也要去看,那就是"自由女神"雕像。说来也奇怪了。这个"自由女神"雕像是法国人送给美国的,在法国巴黎的塞纳河畔也有一个,是法国原版。可是,为什么全世界的人们反而对美国的这一个复制品显得更加的情有独钟呢?想一想,其实道理也很简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家花不如野花香-这是人类的本性。相当年,英国的那些清教徒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逃到美洲大陆之后,竟然会在这里生根发芽,生生不息。在这个世界上,学无先后,能者为师。美国和英国的关系曾经是血缘上的兄弟关系,后来从血缘的兄弟关系变成了战略的兄弟关系。这种模式的转变值得世界上很多的国家学习和借鉴。我们不必总是以为自己是永远的老大。一个人,如果要成为老大,他(她)必须要有做大的实力和手腕,否则就会自取其辱;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前来参观"自由女神"雕像的人排成了长队,络绎不绝。在排队的时候,我对"自由女神"的名称发生了兴趣。"自由女神"的英文名称其实是"Statue of Liberty"。虽然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是如何用他们的语言来翻译的,中文的翻译就让我觉得有趣。在欧洲,人们喜欢童话;而在中华文化中,人们喜欢神话,也喜欢神化,所以便把这个雕像称为"神"了。后来,在中国北京奥运会上,人们习惯性地把奥运火炬称作为"圣火"。而实际上,在欧美国家,人们通常只是把奥运火炬称为"Olympic Torch"或"Olympic Flame"而已,并没有赋予任何感性的修饰。这就是文化上的差异,有些差异无从翻译。

讲到"神"和"圣",我们就自然会联想到"崇拜"。崇拜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和本性。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文化中,人们都有自己的崇拜图腾。正是因为人类有崇拜情节,文化才显得多姿多彩,生活才有了想象的翅膀。不过,崇拜也有盲目的时候,也有被利用,也有让我们误入歧途的时候。我们甚至看过,被我们所崇拜的人其实是一个恶魔,而我们自己却浑然不知,甚至我们必须在各种压力下忍辱负重,装疯卖傻。人,不能没有理想,不能没有崇拜,但是在交出我们的心灵之前,我们必须好生看清,摆在我们面前的到底是那方神圣,到底值不值的我们由衷地崇拜。那一天,当我站在"自由女神"雕像面前,仰望着它的时候,我敢勇敢而真诚地说:"您就是我心中的神。"

"自由女神"让我们明白,自由,民主和人权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人类有无数的价值观都是人类历史的沉淀,是生活中的夜明珠和翡翠宝石。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但是,只有那些反映出人类精神最深处的共同价值观才有机会被人类所普天认同。也许,人类的历史依然不够源远流长;也许,人类自身还有许多的缺点和不足,但是,我们不能没有共同的追求,我们不能没有的普世的理想。古代中国的"天下大同"的理念,马恩提出的"英特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e)其实都是"普世价值观"的表述。反对和抹黑"普世价值观"的人更多的是盲目的,不幸的,自私的,甚至是罪恶的。

前面提到,我2001年的6月11日在纽约的世贸大厦和我胞妹一起共进晚餐。没有想到的是,3个月后,这个钢铁般的城市就遭到了恐怖袭击。记得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站在废墟上对恐怖分子的罪恶行径发出了钢铁般的回应:"Let’s Roll”。"Let’ Roll"-这是一个民主和法制的国家发出的最强音,至今依然令人震耳欲聋;这是一个负责任政府的人权宣言,它让我想到了中国功夫王李小龙那曾经无敌的"拳头"。感谢小布什和他的太太,感谢这位有着"李小龙拳头"的美国总统-他是第一个在任内连续亲笔回过我三封信的美国总统;而他的太太,美国第一夫人劳拉也给我回过信。这就是善意。


<<上一篇文章:中国社科院:金融危机不会演变为大萧条
>>下一篇文章:鉴定所为鉴定结论错误付出代价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