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专访库恩:一党执政更适合中国


666 人阅读  日期:2009-01-19 08:14:08  作者/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领导人正以一种更成熟的方式看待世界的发展

汪晓波 桐欣

这是一个清瘦、个子不高的美国人,如果不是近距离地观察,他看起来会比60多岁的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他的头衔很多:科学家、慈善家、投资银行家等,当然,还包括作家。

他叫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几年前,他写作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畅销一时,中文版发行量达100多万册。也正是因为这本替当代中国领导人所作的传记,库恩开始被中国人所认识。最近,库恩又围绕着中国问题出版了新书,以《中国30年》为书名,记录了“人类社会的一次伟大变迁”。

1月11日,库恩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专访,讲述他眼中的中国问题,谈到他所拜访过的许多中国高官。

30年变化,不仅指那些高楼大厦

《第一财经日报》:你研究中国过去的30年,也看到了东方社会的急剧转型,对于你来说,感受最强烈的变化有哪些?

库恩: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不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变迁,也是人类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变迁。

谈到变化,我们要把改革开放之前和之后的状况进行对比。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政治运动,那个时候,中国处于历史的低谷,不仅经济发展停滞,国民的精神也受到了严重伤害。中国甚至一度被看作是一个与外部世界不相关的国家。

但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还被看作是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中国参与到了几乎所有重要的国际事务中,并受到了很大的尊重。中国的发展模式,对于一些国家来说,也成为一个榜样。

在讲中国的巨大变化时,我不仅指的是在北京、上海的那些高楼大厦,不仅指经济意义上的成功。虽然中国还存在不少问题,但国民精神上的变化,是非常突出的。

改善收入不平衡,要更强调提高欠发达地区教育水平

《第一财经日报》:作为一个外部观察者,你觉得中国在经过30年的努力之后,目前面临着什么样的难题?又如何去解决这些难题?

库恩:经过30年的发展,中国确实还存在不少问题,比如社会发展不平衡,包括内陆和沿海、农村和城市的不平衡,以及环境保护问题、腐败问题等。

在分析中国问题时,要知道这其中有非常大的复杂性。这些问题某种意义上是改革开放自然的结果,是中国在追求经济进步过程中所产生的。所以,不能因为有了这些问题,就否定改革本身。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深入改革。中国最高层也意识到深入改革的必要性,包括政治体制改革。同时,要改善中国式的民主,推进依法治国等。要保持可持续的发展,就需要胡锦涛主席所倡导的科学发展观来指导。

《第一财经日报》:你刚才谈到收入不平衡以及相关的利益再调整问题,恐怕都是未来要继续改革才能解决的。那么,如何深入改革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库恩:针对收入不平衡问题,中国政府正在出台一些政策,比如鼓励投资内陆地区和不发达地区。

要改善收入不平衡,我个人认为,要更加强调提高欠发达地区教育水平。

利益调整,更多体现在收入较多的集团和收入较少的集团之间。我认为,既要调整收入不平衡,同时也要激励人们继续创造财富。在这个过程中,要努力扩大中国的知识阶层。

对于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中国也需要不同的利益集团进行竞争,在保持活力的同时,出现一个更优化的社会生态。

一党透明更适合中国

《第一财经日报》:在你的新书中,你记录了与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关于中国民主的对话。你觉得应如何推进中国式民主?

库恩:我个人认为,一党执政的体制,对现阶段的中国是合适的。因为,中国的具体国情与其他国家很不一样。首先,收入差距比较大,同时,中国人口也很多。在这个体制中,要实现所谓西方式的民主比较困难。因为,其制衡机制相对缺乏。

我很欣喜地看到,胡锦涛主席提出加强“透明度”的概念。我在跟李源潮部长探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时,他也强调了“透明度”的重要性。

在我看来,透明度使得党外的人士可以看到党内是如何运作的。相比于一个多党但没有透明度的体制,我相信,一党执政但透明度高的体制,更加民主。对于如何做到这点,首先要强调,各级政府要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虽然宪法是如此规定的,但一些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我发现,中国领导人一直在致力于提高中国的民主程度,出台了很多创造性措施,例如公示制度。这个制度,一方面提高了治理透明度,另一方面也提高了人民的参与度。在西方很多国家,例如美国,对官员是任免制,有时会出现错误的任命。公示制度在政府治理方面是创造性的措施。

更成熟心态对待民族主义情绪

《第一财经日报》:你在书中写到了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比如民众抵制法国家乐福事件。对于一些跨国资本并购中国企业,中国国内时常也有反对的声音。你如何看待这类民族主义情绪?

库恩:民族主义情绪,一方面可以成为动力,激励民众更努力地建设自己的国家,同时也有负面影响。它可以提升本民族的自豪感,也可能导致贬低其他民族,造成冲突。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一种破坏性情绪。所以,我们要以更成熟的心态来对待。

国际间的收购与兼并,对于加速各国之间的经济融合、提高经济生产效率是很有效的。收购可能也存在一些不公平的因素。我认为,在中国企业还未成熟之前,不应该全部由外国公司来收购,那样,中国的民族经济就不会得到发展。但是,目前的中国企业有很多已经很成熟了,对于收购和兼并,应该客观、公正地看待。

中国领导人教育背景更多元,使思维方式更多元

《第一财经日报》:你多次提到,西方媒体对中国有很多误解。你写这本书的愿望之一,也是想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你认为中国应如何更好地与世界进行沟通?

库恩:一方面,要允许官员说错话。现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发展趋势,也包括政府部门致力于让更多国外记者来采访,让他们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事情;另一方面让中国官员“走出去”,向世界讲述真实的中国,展示更加开放、透明的形象。

最后我想说,尽管西方有些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是扭曲的,但并不是说某些问题不存在。应该判断、深入分析这些问题是否真实存在。如果中国领导人能以更加成熟、自信的心态面对这些批评,可以发现一些问题,改变现状,从而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

《第一财经日报》:你一直在接触中国政府许多高级官员。你印象中的中国高官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他们有怎样的思维方式?

库恩:在书中,我不仅涉及到了最高级别的官员,也涉及到了省部级的领导人,还包括各行各业的领袖人物,我也把他们看作是中国领导人的构成部分。从跟他们的交流中,我可以看到他们思维方式的发展。

在一些西方人的眼中,中国领导人跟苏联的领导人一样,是单调同一、似乎都穿着灰色西装的官僚群体。但是,中国现在的领导人,他们有不同个性,不同的表达方式,敢于创新,以不同的思维方式来考虑问题。

关于中国最高领导层,我还看到一个很好的现象,即中国领导层的受教育水平越来越高,同时经验非常丰富。一些领导人,比如习近平副主席和李克强副总理,还分别取得了法学博士和经济学博士学位。现在的领导人教育背景更多元化,也使得思维方式更加多元化。

中国领导人正在以一种更为成熟的方式看待世界的发展,他们在大方向上保持一致,同时又有个性化的一面。


<<上一篇文章:也谈中国的司法改革
>>下一篇文章:震怒!记者含泪揭露春运“一票难求”的黑幕



2009-01-20 11:11:28 多元
[1楼]:
一个牢固而充满活力的民主体制最终将推动印度在社会和经济上超越中国。这是两个崛起中的大国,幅员辽阔,文明悠久,又都具有人口众多、社会多样的特点。国家之间的比较是观察国际问题的一个重要方法。中国与印度的比较是一个值得长期深入研究的课题。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