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谈法论道 > 正文

浙江丽水非法集资2.6亿案牵涉多名官员


1052 人阅读  日期:2009-01-28 10:02:58  作者/来源: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丽水非法集资案背后的官员

女子诈骗7亿获死刑吕伟强和单旭波案发后,众企业家才得知自己被骗去“掩护领导撤退”,接下集资最后一棒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黄柯杰 | 浙江杭州、丽水报道

对朱文连来说,刚过去的2008年是他经历中最离奇的一年,他如此总结:被骗走3000万元,差点背上贩毒的罪名,背负着这些苦痛,却还要被人讥笑为傻子。

“他们把我逼到绝路了。”朱文连说。作为浙江丽水单旭波和吕伟强集资案最大的受害人,朱文连经过几个月的反思后,决定向《瞭望东方周刊》抖出黑幕。

“案子并不大”

2008年7月,本刊曾以《丽水非法集资案解析》,报道了这起由市政协主席的司机和市工商联的司机主导的非法集资案。

本刊记者近日获得的一份由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分局作出的起诉意见书显示,从2004年到2008年间,吕伟强以做灯具生意、与他人合伙做外贸生意和办工厂为借口,累计集资2.6亿元,最后未还债务1.2亿元。

公安局的材料称,单旭波以承包工程、投资地产等名,向集资户集资6200多万元。单旭波在集得这些钱后,并未投资工程建设,而是以5%到10%的月利息,出借给他人,其中单旭波主要的资金流向是给吕伟强。

吕伟强需要单旭波的钱。这个好赌的司机,不断赌博输钱,为了筹钱还债,他最终成为单旭波的附庸。

负责此案侦查的莲都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叶伟春向本刊记者介绍,2004年以来,单旭波常带着吕伟强去澳门赌博,单旭波帮他签下筹码,吕在澳门赌博共输掉2100余万元。

最后一次是2008年春节后,两人到澳门,单旭波为吕伟强总共垫付了491.77万元。

单旭波带着吕伟强去澳门赌博的原因是,吕每赌一笔钱,单就能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洗码费”。到案发时,单旭波已经从吕伟强的赌资里抽得数十万元的洗码费。

吕伟强和单旭波案子在2008年8月8日由莲都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与这几年丽水动辄上亿的大案相比,叶伟春认为“这起案子并不大”。

“集民”变成集资人

“我现在很佩服小姑娘杜益敏,她白手起家,风光一时。”孙梅(化名)告诉《望东方周刊》。她所佩服的杜溢敏,已经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

2008年3月,孙梅拿着亲戚朋友的钱,借给吕伟强126万元,随着吕伟强案发,孙梅失去了她的投资。

接下去的半年时间,孙梅过得焦燥不安,直到2008年10月,她摇身一变成为集资游戏的小型组织者:以做香菇出口生意为名,向亲戚朋友借款200多万元,并许诺两分月利息。

“钱一部分用来还债,其他的借给别人做工程,自己赚点钱。”孙梅已经谙熟集资游戏的规则,对拆东墙补西墙的还钱方式很迷恋。

当时被亲戚朋友追债的孙梅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预言自己要“家破人亡”。而现在,孙梅则自嘲,“家已经破了,如果我不借钱还债,过年也就‘人亡’了。”

她已经从“集民”变成集资人了。

她还是希望能从吕伟强案的清算中拿回一点钱来,减少自己在那一场集资游戏中的损失,“吕伟强的厂房还在,就是不知道现在还能卖多少钱。”

但是,她话锋一转:“在丽水,这案子能拿回10%就已经是万幸了。”

此话大有玄机。孙梅说,坊间流传此案涉及多位丽水市高层官员,“都说大部分钱还了领导们的利息,什么时候轮到我们,还有多少?我们真的不敢想象。”

企业家接棒5000多万

传言牵扯到的官员有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陈伟达、曾任市委书记陈荣高秘书的林斌、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吴益由以及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李丰。丽水市纪委办公室主任梁丽勇向《望东方周刊》证实,四人均已被立案调查,受到了相应行政处分。

但具体涉案情况并未对外披露。

吕伟强和单旭波案发后,丽水坊间流传甚广的一则消息是,丽水市的一些领导在吕和单资金链快要崩裂之时,打电话给当地的企业家,让这些老板借钱给处于困境中的吕伟强,钱到账后,他们再从吕处拿回自己的本金,全身而退。被抽光钱的吕伟强,在领导的安排下到公安局自首。而单旭波的主要工作,则是以领导做生意为由到处借钱,然后把钱给吕伟强,再转到领导们的账号里。

2007年底到2008年3月,吕伟强和单旭波两人资金链崩溃的前夜,他们完成了最后的疯狂之举。接下集资最后一棒的,是10多位丽水当地有名的企业家。

本刊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被他们借钱最多的是朱文连,共借走3000万元,丽水金龙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王岳成被借走600万元,另还有金某被借走950万元,杨某、王某、方某等各被借走200万元,总计金额5000多万元。

根据《民主与法制时报》的报道,王岳成被借走600万元,与丽水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吴益由的招呼有关系。

“2008年2月左右,市国土局副局长李丰打电话给王岳成,王不肯借,最后吴益由电话打过去,他才肯把钱借出来,最后还找了一家企业做担保。”一位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王岳成根本看不起吕伟强,只是碍于领导的面子。”

“这些领导中,应该仅有林斌没有给企业家打过电话。”一位在市委工作的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现已在浦发银行任职的市委书记前秘书林斌,面对本刊记者时对此予以确认。但他承认,他的确参与了集资,借过吕伟强一笔钱,也拿过利息,但这位前书记秘书对此的辩解是,“在丽水集资办企业和放钱收取利息都很正常。”

本刊记者多次联系王岳成,他在电话里确定自己是被借走600万元,但每次以自己在外地为由,拒绝接受进一步采访。

“钱给领导拿走6000多万”

被单旭波借走3000万元的企业家朱文连,现在已全家搬迁到杭州居住。

2009年1月5日,朱文连在杭州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回忆起被借走3000万元的经过,仍愤愤不平。

朱文连介绍说,他与单旭波相识是在2006年,之后两人陆续有过碰面,从无资金来往。2007年11月,单旭波找到朱文连,告诉他,吕伟强和陈伟达、林斌等领导正在绍兴柯桥投资房地产项目,银行贷款还没到位,急需一笔验资款,等银行贷款出来后,所借的钱就可以立即归还。

朱文连回忆说,当时为慎重起见,他要求出具领导的借条才可以借钱,“几天后,单拿着署有‘陈伟达’名字的借条来找我,他说领导们不方便出面借钱,由他来借比较好一点。”

单旭波还告诉朱文连,当年的黄国豪集资案中他被牵连,是时任莲都区公安分局局长的陈伟达从中斡旋帮忙,他才平安脱身。

到2008年1月11日为止,朱通过建行陆续给单的账号打入1000万元。

到2月初,单又对朱文连说,银行贷款还未到位,希望朱继续借钱。“我当时表示为难,单说,领导们拿钱也是为了赚钱,他让领导们先付点利息给我好了。”朱文连说。

朱文连回忆说,单旭波为了证实是领导投资的项目需要用钱,他还拿出手机给朱文连看林斌发给他的短信,里面有林斌发过来的银行账号,他这些举动让朱文连相信,钱是领导们拿去搞投资了。

到2008年3月21日为止,朱文连又陆续从别处挪来2000万元,打入单的账号。

三天后,丽水传闻吕伟强逃跑了。朱文连不放心找到单旭波,单告诉朱,吕伟强人很老实,不会出事的,他在工业区还有土地和厂房,钱在领导手里,不要担心。

在朱文连的再三追讨下,3月底,单旭波带着朱文连,去莲城宾馆约见吕伟强。朱告诉本刊记者,单见到吕后,冲上去就给吕两个耳光,对吕说,我现在被你害死了。

吕伟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避让也不还手,他对单旭波说,等银行的钱一到,我就把钱还给你,三人不欢而散。

4月20日,吕伟强将要出事的消息已经传开。朱文连再次去找单旭波要钱,单旭波与吕伟强进行电话联系,并与吕约定,晚上吕会在丽水缙云汽车站见面。

当天晚上,单旭波见到吕伟强就冲上前去骂:“我真的被你害死了。”吕依然一言不发。

朱文连对本刊记者回忆,当时的吕伟强面如死人一样,不停地抽烟、咳嗽,整个人发抖着,“我当时问吕伟强,你让我死个明白,这些钱到底去哪里了?吕伟强不肯说,我又告诉他,他肯定是要进去坐牢了,告诉我,我以后还会照顾他的儿子。”

朱文连对本刊记者说,那一幕他毕生难忘:吕伟强听了他的话后,哈哈大笑,一阵咳嗽后满眼泪水,对朱文连说,钱给领导拿走了6000多万,陈伟达拿走利息就有1280万,林斌有1000多万,都有账的,陈伟达的钱,大部分都是现金拿走的,其余的都打入他妈妈和妻子的账号里。

“吕还告诉我,最后几个月钱都不是由他控制,钱打入他卡里后就立即被领导转走。”朱文连说。

企业家因涉嫌贩毒被抄家

吕伟强和单旭波案发后,众企业家才得知自己被骗去“掩护领导撤退”,接下集资最后一棒。

丽水地产界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王岳成对此尤其愤怒,“在很多饭局上,他都骂娘,说要告到中纪委去。”

“我做工程需要大量的垫资,会放3000万钱给单旭波吗?那都是他拿着领导写的条子向我借的,王岳成房地产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会把600万元钱借给吕伟强吗?”朱文连说,他们都掉进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里去了。

那些被领导打电话借走钱的老板和集资户,都将目光盯向两个人:朱文连和王岳成。前者损失最大,后者是丽水房地产业的领袖人物,事关面子问题。

而在此时,丽水又传出消息,朱文连因涉嫌贩毒被抄家,朱已躲往外地避风。

范频,水阁工业区的一个机电企业主,他与朱文连的弟弟朱连清一直关系要好,事发当日恰巧在朱家。范频向本刊记者讲述,朱家兄弟一直住在同一幢别墅内,6月25日晚8时左右,国际禁毒日前夜,他去朱家串门,走到楼上看到一群人在玩麻将,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几分钟后,警笛大作,一阵脚步声后,范频看到莲都区公安分局局长谷江南带着20多个便衣警察冲了进来。

范频清楚地记得,身穿便衣的谷江南冲进来后,用手指着朱连清的鼻子喊:“朱文连,你今天死定了,赌博还是小事,今天贩毒让我抓到了。”

事发当天,朱文连恰巧不在家,回忆此事,他自嘲:“我是忐忑不安地活到现在。”

警察把一群人带上警车,拉到派出所里,并对朱文连家进行大搜查。第二天早上8时半,警方牵着缉毒犬和毒品检测仪器,带着朱文连的弟媳去现场搜查毒品,众人见此情景,都紧张起来,范说,大家都担心,万一真的搜出两克三克的来,说也说不清了。

警方最终没能从朱家搜出毒品来,而朱连清和他老婆则以聚众赌博分别被刑事拘留22天和10天。

朱连清被刑事拘留后,朱文连就逃到杭州,不敢再回丽水,而王岳成从此噤声,再不提告到中纪委的事情。

“朱文连差点变成毒贩,王岳成也就不告状了,我们这些小集资户还能说什么啊。”孙梅觉得朱文连的家被查是杀鸡给猴看,她当时便预言此案将被“妥善处理”。

被指开虚假借条减轻罪过

2008年8月8日,吕伟强和单旭波集资案由莲都区公安分局向莲都区检察院递交起诉意见书。但两案被分开审理,吕由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而单由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审理。

“两案被割开审理,很多资金去向都无法对质,可以掩盖很多涉及领导不当得利的内幕。”朱文连很担忧。

“丽水市检察院很想将两案合并起诉,最后却因种种考虑和压力未能如愿。”丽水市政法系统的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

除了案件被割开审理外,吕伟强和单旭波的涉案金额出乎大家意料。

据莲都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叶伟春介绍,吕伟强的集资款基本被他赌博和挥霍了。

根据起诉意见书陈述,单旭波对朱文连等人变相吸收存款6280万元,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长期放高利贷的单旭波还有很多的出借款,在案发后,单陆续交出别人打给他的借条,累计金额接近3000万元。

对于单有近3000万元债权,集资者们认为,那是造假的欠条,目的是让法院觉得单旭波有资产清偿债务,从而减轻罪过。

其中一位名叫邹鹏的人,向单旭波借款1520万元,是单旭波最大的债务人。本刊记者找到邹鹏,他并不否认借条是自己打的。据他回忆,2008年4月中下旬,单旭波把他叫到在丽水的投资公司,让他写一些欠条,“他告诉我,吕伟强可能要出事,自己要被牵连坐牢,希望我打一些欠条,到时候可以充账。并说这些钱是不用还的。”

邹鹏在当天陆续写下数张欠条,金额都是200多万和300多万,借条还款时间不一,最长还款期限是到2010年。

邹鹏向本刊记者确认,自己并未欠单旭波的钱,“2004年前,我与他有经济往来,我承包工程需要垫资,都是五分利息找他借的,单旭波陆续从银行给我打了1100多万元,我从银行陆续还给他的钱已经有2100多万元,一切有账可查。”

叶伟春也承认,单旭波的3000万元债权能拿回多少都很难说。公安局查证的是,单旭波的固定财产只有两辆高级轿车和数套房子,他的家人账号里也只有10来万钱。

“杭州的房子都是按揭的,这些资产加起来远不到500万元,不足诈骗金额的十分之一。”朱文连说。

叶伟春说,“单旭波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吕伟强是涉嫌集资诈骗罪。”按照量刑来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最高刑期是10年,而集资诈骗罪最高可判死刑。

“他说借钱去搞工程,最后给吕伟强去赌博,放高利贷,这不算诈骗?”借给单旭波500万元的朱翠萍对此异议。

依照叶伟春的说法,除去支付的利息和本金,吕伟强最终被认定造成他人损失是4000多万元。集资户们认为,这与其案发时候未归还的1.2亿元的数字相差甚大。

“真相不公开,钱永远拿不回来”

丽水近几年集资大案屡发,而每个案件背后都有官员的影子。

丽水市莲都区灯塔村党总支书记张文成,曾以投资开发水电站、入股房地产为名集资3.35亿元。

但这个超级集资大案的审理因被放到了区级法院让众人感到意外。2007年6月,张文成最终以非法吸收存款罪被判九年徒刑。

集资户们回忆说,在庭审现场,张文成镇定自若,听到结果后,不哭反笑。

杜益敏案是另一个见证,这位外貌普通的下岗女工,从2003年起,在短短三年时间内,疯狂集资七亿多元,最后给他人造成损失1.2亿元。

多家媒体的报道中均提及,杜之所以能在丽水呼风唤雨,是因为其周围有一个神秘的官员太太圈子。

知情人士称,杜益敏一审被判死刑后,她通过代理律师放出话来,呼吁社会要注意她背后的保护伞,“这是说给那些官员听的,如果不保她的命,她就要与那些从她手里拿钱的官员同归于尽了。”

1月13日,杜益敏集资诈骗案终审宣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杜益敏被判处死刑。

单旭波与吕伟强案中,打电话给企业家的四位领导也受到处分。本刊记者了解到,2008年6月19日,丽水市纪委对四人立案调查,立案当天,陈伟达被免去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职务,调到市安监局任副局长。

市纪委办公室主任梁丽勇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四位涉案领导现已经调查完毕,“纪委常委会已通过对四人的处理意见,他们将分别被处以警告和严重警告处分,已报市委常委会研究。”

“官员处分过就完了,集资人坐完牢出来又是一条好汉,但是我们的钱永远要不回来了。”以孙梅为代表的集资户们开始心痛。而朱文连在杭州住了半年后,忽然觉悟过来:真相不公开,钱永远拿不回来。

在本刊记者在场的情况下,朱文连多次给叶伟春打电话,要求领导们吐出所得的钱,叶伟春以领导是“善意取得”回复他。叶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并不否认此话。

而朱文连至今难以明白的是,“3000万元巨款,按4万元一斤的重量称,也有750斤,这么多钱怎么就在短短的三个月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丽水非法集资案解析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黄柯杰/浙江丽水报道

这种集小钱办大事的模式,在一些“能人”的领导下,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投资热潮

浙西小城丽水市,近年来以屡发非法集资大案震惊全国。2008年,吕伟强、单旭波非法集资案让小城再起波澜,该起集资案涉案金额近亿元。数百位被卷入者损失惨重,其中很多人面临着倾家荡产的悲惨命运。主谋吕伟强系丽水市政协主席施基诚的司机。

在杜溢敏集资七亿多元案发后两年,丽水为何又会发生这样的非法集资案?本刊记者了解到,除了高额的利息诱惑外,每起非法集资案背后,都有一些能令集资户眼花的神秘光环。

市政协主席司机涉嫌非法集资

“直到公安局通知我们去登记,我们才知道放给吕伟强的钱出事了。”集资户孙梅向《瞭望东方周刊》说。尽管室内空调吹着冷风,孙梅仍出汗不止,“我很烦躁,马上要家破人亡了。”

孙梅称,她通过朋友,一共借给吕伟强126万元,其中的60万元是她抵押掉唯一的一套住房获得的银行贷款,而她同在丽水的丈夫,还不知道吕伟强出事,“如果知道,肯定要离婚,他当时就劝我别放钱,我表面答应他的,暗地里又放出去了。”

孙梅现在唯一的希望是,清点完吕伟强的资产后,能拿回一点钱,但是这个希望很渺茫。

事实上,在2008年4月份之前,吕伟强还一直被丽水坊间称为“能人”。这位体重180多斤,被称为“胖子” 的40多岁的丽水男人,以讲义气和爱赌博出名。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就给市政府领导开车,10多年的机关司机经历,让吕伟强社会交际范围非常广,外界也一直传他很有能耐很有钱。

“一个给领导开车的,能有什么钱?”与吕伟强认识10多年的周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周平称,在吕伟强搞集资以前,吕伟强和小车班的其他司机没什么两样,唯一大方的地方就是出去递好烟给别人抽,“烟也是跟着领导出去吃饭拿来的。”

“吕伟强早在2004年向我借10万元钱,我知道他这个人喜欢赌博,没有把钱借给他。他当时告诉我说,用这些钱去做一个竞标项目。”周平说,“他比较善于搞关系,经常以丽水市政协主席司机的身份,向朋友吹嘘能拿到赚钱的项目,其实赚钱的项目,他都拿不到。”

2006年初,周平得知,自己的表弟要放钱给吕伟强,他对表弟进行了劝阻,“后来两人还红了脸”。周平的表弟没听劝阻,最终把52万元钱放给吕伟强,“两分的利息,现在血本无归。”

其实,在2007年底的时候,部分集资户已经隐约感到,吕伟强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一个兆头是,有人去退钱,等了三天才拿出来。按照丽水集资的“规矩”,是随时可以撤资的。

消息灵通的周平听说此事后,再次警告他表弟赶紧撤出资金,但是,在两分利息的诱惑下,他的表弟始终未能听劝。

2008年3月份,丽水坊间开始有了吕伟强的资金链快要断了的传闻,原因是吕伟强赌博输掉上千万元。

4月初,要求撤资的集资户基本没有拿到钱,随后吕伟强突然消失。而其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公安局了。

4月24日,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分局对吕伟强非法集资案立案侦查。5月29日,吕伟强被依法逮捕。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局办公室主任胡伟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现在案件正在侦查初始阶段,正在清理查点涉案资金和往来账目,此外,省委领导对该案也做了批示,要求依法严查。

钱去了哪里

知情人士透露,多年以来,吕伟强一直有做实业的梦想,他早已厌倦司机的身份。

2006年初,吕伟强在丽水市水阁工业区买了块地,据水阁工业区的工作人员介绍,吕伟强当时以11万元/亩的价格,一次性购进23亩土地,投资成立浙江瓯博特塑胶有限公司,据当时的招商登记材料称,这一项目投资建成后,将年产 PVC塑料片9000吨。

7月11日,本刊记者来到位于水阁工业区D区的浙江瓯博特塑胶有限公司,厂区里有两幢钢结构大厂房和一幢四层办公楼。随行的水阁工业区招商局工作人员宋信儒介绍,厂房刚刚建设完就被查封了,“欠着施工单位200万元钱,对方提出财产保全了,正在打官司。”

本刊记者在现场看到,钢结构厂房内大包编织袋堆叠成山。据宋信儒介绍,该企业建设全部由吕伟强投资,企业的另外一个合伙人以技术入股,“后来两人没有合作好,就散伙了。”

在集资过程中,浙江瓯博特塑胶有限公司被吕伟强宣称为生产高科技产品的公司。“一个PVC塑料片生产企业,算不上高科技公司。”宋信儒说。

因吕伟强案牵出的单旭波,是丽水市工商联的司机,在吕伟强被立案侦查三天后,他也被拘留。

曾借钱给单旭波的丽水人刘巧告诉《瞭望东方周刊》,2007年初,她通过亲戚借给单旭波60万元钱,吕伟强案发后,她被通知到公安局去办理集资款登记手续,办案的警察告诉她:单旭波把大部分钱都放到了吕伟强那里。

“单旭波向我亲戚说,是工商联下面的一些小企业缺少流动资金。”相比招投标等项目集资,放钱给企业让刘巧更为放心。

孙梅也是同样的想法,“毕竟有厂房等东西在,再赖也赖不掉。”年近50岁的孙梅,还多次去吕伟强的瓯博特塑胶有限公司“视察”,“我看着他厂房建起来,外面涂料一点点地刷上去,心里也是比较放心的。”

以两分利息计算,一年的收益高达24%,这远超出一般生产型企业的盈利。

“两分利息只能短期拆借,哪里有用来办厂的?”周平以此认定,吕伟强是用办企业为幌子,进行非法集资,“他和妻子也在2007年底离婚了,后路都准备好了,走进公安局就赤条条一个人。”

本刊记者多次联系吕伟强的妻子,吕的妻子在电话里声称自己对此事一无所知。对于两人离婚的说法,她称这是私事,“我最后一次见他是4月10日左右,他做的很多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据知情人介绍,吕伟强的哥哥吕伟标在当地法院工作,吕伟强出事后,曾有朋友问及此事,吕伟标也只是淡淡地说, “我这个弟弟没脑子,被人利用了。”

吕伟标在电话里向本刊记者透露,他们两兄弟平时关系一般,只是逢年过节在饭桌上碰面,平常都不太联系。对于吕伟强被逮捕一事,他不愿意多说,“相信法律能做出公正的判决。”

非法集资的神秘光环

与杜溢敏能办事、路子广、投资渠道多的集资光环一样,吕伟强和单旭波也有他们自己的光环。他们的光环就是接近领导层,能够找到好项目。

周平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吕伟强一直活跃于各类领导饭局。作为丽水市政协主席施基诚的司机,吕伟强酒后常有惊人之语,比如他曾经多次在饭局上宣称能够拿到市政道路建设工程项目。经本刊记者核实,至少有三人亲耳听到过吕伟强有此言论。

事实上,在丽水,很多市民对吕的言论深信不疑。有多位人士均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吕伟强酒后曾宣称,他正与市里多个领导合伙做生意,办企业。

而吕伟强身份的特殊性,也让大家觉得他与一些领导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这个光环让吕伟强成为丽水民间集资圈内的红人之一。

知情人士称,从2006年以来,吕伟强的人际关系网迅速扩大,“一般人想找胖子吃饭不是那么容易了。”有人千方百计托关系把钱放到吕伟强的项目里,甚至在丽水房地产市场如火如荼、房价如日中天的2007年,有人鼓动吕伟强集资拍卖地皮,进军房地产行业,以便从中分得一杯羹。

吕伟强出事后,受到严重损失的集资户认为,丽水市的部分领导也有一定的责任。他们的说法是:至少是政协主席没有管好司机,此外,还有其他重要官员涉及该案。

谈及涉案官员,众多集资户将矛头对准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陈伟达。

多位集资户均介绍说,吕伟强曾对他们说,连陈伟达都放钱在他那里,“是为了抬高自己的信誉。”

吕伟强案发后两个月,中共丽水市委决定:免去陈伟达丽水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委员职务。之后,他被平调到丽水市安监局任副局长。这引起广大集资户更多的猜测。

本刊记者来到丽水市安监局,安监局办公室主任钱文霞称,他们在7月11日刚刚收到市委组织部开具的陈伟达到岗的介绍信。该局的另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陈伟达的办公室就在卫生间旁边的310室,但是,一直未见他来上班。本刊记者在 310室门口看到,地上门缝里塞满了材料。

本刊记者通过拨打电话和发短信的方式,试图与陈伟达见面,均未成功。丽水坊间的传言是,陈伟达曾经借一笔钱给吕伟强,在吕伟强集资链快断的时刻,陈撤资全身而退。

集资模式类似传销

在民间金融发达的浙江,社会集资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温州民间就流行以“抬会”等集资模式来取得原始资本,发展民营企业。

工商业不发达的丽水集资热相比温州更晚一些,第一次热潮是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小水电开发热开始,这场从丽水景宁县开始的小水电开发热潮,最后席卷全国。截至目前,丽水景宁县内,就有小水电站137座,全县18万人,有五万人集资参与到小水电的建设,甚至一些银行也参股。

小水电热过去后,集资的热潮并没有平息。这种集小钱办大事的模式,在一些“能人”的领导下,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投资热潮。

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丽水的集资模式类似于传销,上线的身份都隐秘不宣,不少集资户到案发时,才知道自己的钱到底放给了谁。

“只要每个月都能按时收到利息,钱放给谁都一样。”周平笑称,“丽水现在已经有了集资文化。”

在丽水街头,各类投资公司、房屋抵押担保公司随处可见。采访期间,本刊记者在丽青路一家快餐店吃饭时,与老板娘攀谈,因对集资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该老板娘试图留下本刊记者的电话,“你有钱放到我朋友这里来好了,她利息高。”

在丽水,一般放钱都是熟人操作,亲戚连亲戚,朋友带朋友,而亲戚赚亲戚的钱,朋友赚朋友的钱也不是什么秘密。以孙梅为例,她的126万元钱是以两分利息给朋友,该朋友再投给吕伟强。“朋友投出去肯定不止两分利息了。”

而孙梅自己的126万元中,有20万元是来自她的弟弟。她向本刊记者坦言,她给弟弟的利息是一分半。

据集资户反映,在2008年4月初,有人向吕伟强要求退钱,吕告诉那些人,他现在手头没钱。“如果你去拉钱进来,他才有钱还给你。”周平说,“这就是为什么有集资户替他拉三分利息的钱,那是因为那些觉察到吕伟强要出事的人,想着把自己的钱先解套。”

丽水市农业银行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本刊记者证实,从2007年以来,很多丽水居民都办理了房屋抵押手续,把钱套出去投入到集资潮中,成为“吃息一族”。在集资建设的推动下,丽水房价也在2007年直逼杭州。

“一套市区的房子可以抵押50万元左右,以两分利息算,一年就有约12万元利息收入,抵得上一般公务员两年的收入。”上述工作人员分析。

孙梅就是“吃息一族”,她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会计,一年的工资收入不过两万多元。但是2007年拿到投资的利息就有20多万元,这足以让她在丽水过上非常体面的生活。

而吕伟强案发后,孙梅开始为银行贷款发愁,“两分利息,其实拿的都是自己的钱啊!”-

(应采访对象要求,孙梅、周平和刘巧均为化名) 


<<上一篇文章:美国营养学家建议09年多吃7种健康食物
>>下一篇文章:他为何反对解放邓小平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