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美俄中日欧呈现罕有无极世界


567 人阅读  日期:2008-06-26 21:39:22  作者/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6月25日电 美国《国际日报》6月24日转载日本《外交论坛》月刊文章说,如今的世界进入了一个历史上很少见的时期。作为一个大“极”,美国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力量,而另一方面,俄罗斯、中国以及印度等新兴大国却成为潜在的“极”,其间还有欧洲、日本等旧有大国。这一体制既非单极支配,亦非多极结构或无极状态。这就是如今国际社会的现状。

文章摘录如下: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它在国际社会的权势处于顶点。

但荣华不常在。阿富汗战争余烬未冷,唐突的伊拉克战争就严重损害了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威信。美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使对美国的不信任感在国际社会广泛扎根。美国的“单极”时代草草宣告结束。

就在美国深陷伊拉克之时,世界形势也为之一变。在普京统治下,俄罗斯成为一个崭新的能源资源大国,并迅速恢复其曾经的中央集权国家体制。在中国,空前的经济繁荣使其不仅成为经济大国,而且获得了作为军事和政治大国在亚太地区发挥巨大影响力的地位。

核力量拥有使人类毁于瞬间的能力。不知不觉间,这一力量已经不仅为大国拥有,印度、巴基斯坦甚至伊朗这样的国家也正在拥有核武器。

作为美国“单极”时代的负遗产,联合国和八国峰会等传统国际机制出现了强烈的制度疲劳。由于仅仅信任自己的力量,奉行“非黑即白”、“非敌即友”的简单二元政策,美国的单边主义使联合国、八国峰会甚至亚太经合组织和北约等多边机构的可信性及凝聚力受到巨大损害。

作为这种“负连锁反应”的终点,如今的世界进入了一个历史上很少见的时期。作为一个大“极”,美国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力量,而另一方面,俄罗斯、中国以及印度等新兴大国却成为潜在的“极”,其间还有欧洲、日本等旧有大国。这一体制既非单极支配,亦非多极结构或无极状态。这就是如今国际社会的现状。

目前,美国总统选战正酣,尚不清楚麦凯恩和奥巴马中的哪一位将最终入主白宫。但他们的外交顾问却不分党派均拥有一个共识,就是脱离布什政府奉行的单边主义政策,转而采用“自威尔逊总统以来美国外交的基础,亦即多边主义”(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会长塔尔博特语)。

但美国外交界认为,这种趋势并不意味着对八国峰会或联合国等传统机制的单纯回归。毋宁说,美国国内正在讨论的新多边主义,是将联合国、八国峰会、亚太经合组织和北约等机构、机制加以联系,把它们有机结合在一起的做法。

这些思考的背后有着共同的问题,那就是在今天,国际社会面对很多超越国界和民族等旧有分隔的新问题——温室效应、能源、粮食、国际恐怖主义等。在解决这些问题时,已有的多边机制和框架存在其局限性。今后,随着全球化进一步推进,国际形势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复杂化。届时,要解决各个特定地区的特定性质的问题,只能依靠各国间建立各种特定的国际机构。

一战后,美国总统威尔逊为国联的建立而奔走,他认为,可以集合大国力量,建立一个没有战争和冲突的和平世界。这种理想主义的“大国协调”概念后来被“均势”概念所代替,后者一直延续至今。

到了21世纪的今天,在美国外交界,越来越多的人提到了新的“多边进程”,让人乍一看觉得回到了威尔逊的理想之中。但是,21世纪的国际形势比20世纪更为复杂,未来的不透明感更加强烈。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曾在美国著名的《外交》杂志上撰文,强调“无极时代”中多边进程的重要性,指出为打破现状,需要提出“无极协调”概念。

外交精英对现实的共同认识是:美国不可能再回到“单极支配”状态。应以这种新的现实为前提,建立以美国为中心,集结多个中小规模“极”,汇聚各“极”力量的新世界体制。既非“单极”又非“多极”亦非“无极”,即将到来的是“集极”的时代。


<<上一篇文章:花季少年校内遭意外 百万天价索讨赔偿款
>>下一篇文章:中国宏观政策组合露缺陷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