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台湾问题与中国国会的因果关系


295 人阅读  日期:2008-7-2 19:29:34  作者/来源:胡儒德


一、“多难”会“兴邦”吗?

最近,大陆媒体在报道四川特大地震的各种信息时,有一个成语——多难兴邦——使用率极高。而且,使用这个成语以后,确实能够鼓舞人心,起到以舆论引导人民精神的巨大作用。

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在特大地震以后使用“多难兴邦”这个成语,似乎会引发许多问题。例如,难道在2008年中,中国出现特大雪灾和特大地震以后,竟然反而可以使中国比不发生灾难更加兴旺发达吗?如果“多难兴邦”的论点能够成立的话,难道我们应该希望中国多灾多难吗?

回顾中国近代史,中国有过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的巨大灾难;有过民国初期军阀混战的巨大灾难;有过日本大规模侵华战争的巨大灾难;有过国共内战的巨大灾难;有过“文化大革命”的巨大灾难。难道说这些灾难都会使中国“多难兴邦”吗?如果“多难兴邦”的话,那么当今中国如此落后,是不是因为中国还没有足够“多难”,所以尚不能够“兴邦”?

有些人可能认为笔者在恶意曲解那些“笔杆子”们使用“多难兴邦”一词的本意。其实不是笔者恶意曲解“笔杆子”们,而是“笔杆子”们在恶意曲解“多难兴邦”,是“笔杆子”们在制造“语言弊端”。有些“多难”可以“兴邦”,而有些“多难”不仅不能“兴邦”,反而会“毁邦”或“亡邦”,不能一概而论。

言归正传,在台湾问题上是适用“多难兴邦”还是“多难毁邦”呢?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重大问题。如果“多难兴邦”的话,是不是可以如此推论:“多难兴邦”论者希望在台湾海峡出现“台海战争”和引发“中美大战”的特大灾难。

笔者坚信,无人相信爆发“台海战争”和引发“中美大战”会有“多难兴邦”的作用而不是出现“多难毁邦”的作用。否则,台海两岸同胞还需要反对爆发“台海战争”吗?全世界人民还需要维护台海和平吗?

众所周知,台湾问题极有可能会引发这样两种巨大灾难:一是“台海战争”;二是“颜色革命”。由于笔者不相信“多难兴邦”的论点,因此笔者不仅反对爆发“台海战争”,也坚决反对中国出现“颜色革命”,同时还反对两岸继续进行“军备战”和“外交战”。笔者撰写本文以及其他文章,都是为了反对中国因为台湾问题而出现各种灾难,都是为了中国能够维护台海和平与两岸统一。

二、美国维护台海和平的真正目的

众所周知,美国已经成为维护台海和平的不可缺少的政治力量,只要出现“台独”的过激行为,大陆方面就与美国对话,要求美国配合,美国就会出手制止各种“台独”过激行为。至于万一出现大陆方面使用武力统一台湾的话,美国就会依据《与台湾关系法》作出“维护台海和平”的军事行动。这些情况足以证明,如果美国不维护台海和平的话,台海可能就不会有和平。

但是,美国维护台海和平只是治标不治本,因此不可能真正维护台海和平。还有更加严重的问题是,美国维护台海和平的真正目的是遏制中国。在2008年2月12日的《参考消息》刊载的《台湾“公投”原是美国设计》一文中,有如下一段文字:

早在上世纪末,旅外中国学者丁学良就撰文披露,“1999年尾,一位在美国政学界从事美中关系研究数十年的专家告诉笔者:在美国主流势力里有一派主张,与其让目前中国的局势拖下去,还不如支持台湾就独立与否举行全民公决。若中国动武,美国就协同盟邦武力介入。中国还有其他的民族问题和内部麻烦,中共同时应付不了这么多爆炸性的难题,会加速垮台,这样就可以把最后一个‘共产帝国’一劳永逸永远地解决掉。”(见《中国民族主义对抗霸权主义》一文,载香港《明报月刊》2000年1月号)

关于台湾问题的结局,北京清华大学的一位资深研究人员也认为:台海战争只有早打和晚打的区别,最终台海必有一战。这个结论与美国的主流势力的结论相同,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坦率而言,美国插手台湾问题,在名义上是维护台海和平,而在事实上却是为两岸设下了这样3个陷阱:

1、中国大陆一再声明:坚持“祖国统一”原则。而且还声明:中国使用武力与和平两种方式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但是美国却一再声明:反对中国大陆使用武力统一台湾,支持中国使用和平方式统一。这样一来,在美国的逼迫下,大陆只有一个选项——和平统一中国。众所周知,大陆方面想要完成和平统一大业,只有与台湾方面举行政治谈判。而只要两岸举行政治谈判,必然会涉及“两岸政党在一个中国中是否享有平等地位”的政治难题——即中国是否实行“多党制”的政治难题。

因此,美国利用“台湾牌”逼中国和平统一,说白了,其政治目的是逼中国实行“多党制”。众所周知,中国一旦实行“多党制”,必然会步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后尘,引发“颜色革命”。而中国出现“颜色革命”的话,一定会出现一场超过民国初期“军阀混战”、“国共内战”、“文化大革命”的特大政治灾难。这场特大政治灾难绝对不会出现“多难兴邦”的奇迹,只能是“多难亡邦”!

2、如果海峡两岸一旦举行政治谈判,而且,大陆方面又不可能作出让步而实行“多党制”的话,那时的大陆将处在非常不利的地位。显而易见,由于两岸举行政治谈判的目的是结束两岸之间的“不统、不独”政治僵局,因此,当两岸被迫达成中国不能“和平统一”的共识以后,那么两岸的选项只有“中国分裂”或“和平分裂”,因此大陆方面只能同意台湾方面提出的“台湾独立”之主张。

大陆的许多学者已经指出,如果北京方面允许台湾独立的话,那么新疆、西藏、蒙古等边陲地区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一定起而效尤,中国各处就会出现“民族独立”问题,而北京方面因为软弱而受到国际国内的耻笑,最后出现中国四分五裂的重大灾难。这场特大政治灾难也绝对不会出现“多难兴邦”的奇迹,只能是“多难亡邦”!

3、综上两点所述,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支持两岸举行政治谈判,就是要逼中国人钻进美国人设下的“颜色革命”和“台湾独立”这两个陷阱。如果中国人要不钻进这两个陷阱,那么只能不举行两岸政治谈判,维持“不统、不独”的政治僵局。

这是第3个陷阱,毛泽东主席应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成语巧妙地比喻了中、美、台三方关系。他把中国大陆和台湾比喻成“鹬”和“蚌”,而美国就是那个“渔利”的“渔翁”。

总而言之,由于美国插手台湾问题,而且以维护台海和平为理由,反对大陆方面使用武力统一中国。因此,虽然对美国的善意可以解释为支持中国和平统一,但是由于中国自身有各种缺陷和弊端,实事求是地讲,美国已经设下了将会使中国出现巨大灾难的3个陷阱。在马英九先生成为“中华民国总统”以后,两岸举行政治谈判已是大势所趋,无法抗拒。因此,两岸其实正在向巨大灾难前进。如果“多难兴邦”的话,那么两岸同胞应该热情欢迎这场巨大灾难;如果“多难亡邦”的话,那么两岸同胞应该设法避免这场巨大灾难的到来。

三、关于爆发“国共内战”的制度原因

台湾问题,即台湾海峡两岸长期分裂问题,是“国共内战”的历史遗产。“国共内战”是一场巨大的人为灾难。这场灾难肯定不会“多难兴邦”,否则,蒋介石先生就不是“人民公敌”而是“人民英雄”了,而反对“国共内战”的人反而会成为千古罪人了。

因此,怎样评论“国共内战”的功过是非,是一个极难极难的政治难题,尤其是涉及到“国共两党”的声誉和利益,还是避而不谈为好。为此,本文不讨论“国共内战”的人为原因,只讨论爆发“国共内战”的制度原因。

邓小平先生在总结历史时曾经指出: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

众所周知,在现代化国家中,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一定属于国会所有,绝对不可能属于某个政党所有,更加不可能属于某一个人所有。只有国会才能制止国内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政党滥用权力。但是,在“国共内战”时期,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国会。这是当时中国制度层面上的巨大缺陷。

由于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还是没有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国会,因此“国共两党”的“政见不同”矛盾无法在国会内解决。而同时,“国共两党”却都认识到中国应该建立一个“政见统一”的政府。还有,当时的“国共两党”都能够正确地认识到使用武力“党同伐异”,消灭不同政见者是非常困难的。另外,战后美国政府也希望中国能够避免内战,建立一个与美国友好而不与苏联友好的亲美政府,即是“以蒋介石为首的一个联合政府所统治的统一的亲美中国”,“这个政府既要使中国共产党处于从属地位,又要防止俄国在较广的程度上插手中国事务。”在各种力量的合作下,蒋介石先生多次邀请毛泽东先生赴重庆共商国事,毛泽东先生也大方地应邀而赴重庆举行“国共谈判”。经过43天的谈判,“国共两党”签署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从《纪要》的内容来分析,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只是一个“临时政府”。这个“临时政府”的任务是:“由国民政府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邀请各党派代表及社会贤达协商国是,讨论和平建国方案及召开国民大会各项问题。”显而易见,在“国民大会”召开后,该“临时政府”就应该是完成了历史使命而终结。

但是,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那个“临时政府”没有按照《双十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执行。因此,有许多人认为那个“国民政府”(或称为“临时政府”、“过渡政府”)不是真正的合法政府。笔者赞同这种观点。

顺提一笔,从史料来看,在那时的“国共会谈”中,其中争议最大、最激烈的是关于“合法政府”的争议。经过争议后,双方达成这样的共识:如果国会代表是合法的,召开的国会才是合法的;合法的国会才能制定出合法的宪法;符合“合法的宪法”的中国政府才是“合法政府”。所以衡量合法政府的标准是“国会代表是否合法”。但是,关于国会代表的选举制度,一直是一种存在着严重缺陷的制度。因此,中国的国会、宪法、政府长期以来一直遭到质疑。

总而言之,爆发“国共内战”的原因,确实如邓小平先生所言:“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

四、国会问题是台湾问题的深层次原因

为什么中国会有错综复杂的“台湾问题”,而世界上其他国家没有与“台湾问题”相似的社会难题呢?笔者经过研究后发现,因为中国的国会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因此才会出现台湾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的各位皇帝都是集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于一身的,这是典型的专制独裁政治。因此,中国革命的基本任务是推翻专制独裁政治,建立民主政治。辛亥革命就是推翻了中国的帝王制度,中国人把中国人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收归全体中国人所有。接踵而来的问题是,由谁来行使全体中国人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呢?

众所周知,袁世凯当上总统后,他又要想集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于一身。这就是著名的“袁世凯复辟帝制”。在中国革命者的反对下,袁世凯只能放弃帝制。在袁世凯倒台以后,由谁行使中国人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这个问题还是无法解决。这样,中国人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进入了“权力真空”状态,就引起了“军阀混战”问题,犹如回到混乱无序的春秋战国时代。

孙中山先生如此评论“军阀混战”:“去一满洲专制,转生出无数强暴之专制,其为毒之烈较前尤甚,于是而民不聊生矣!”“吾国之大患,莫大于武人之争雄。南与北如一丘之貉。”为此,孙中山先生发动护法运动,维护《临时约法》和国会。但是,当时的中国人还不知道《临时约法》和国会的价值,因此广大中国人并未很好地维护《临时约法》和国会。从此中国进入了一个没有宪法和国会的时代。

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国共两党”在会谈中又提及召开国会和制宪问题。尽管双方在《双十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中达成了共识,但是由于双方对《双十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的法律效力都没有认可,因此双方又使用武力解决双方之间的“政见分歧”,致使《双十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成为一纸空文,而中国则又一次失去了建立现代化国会和制订现代化宪法的历史机遇。

众所周知,从1949年开始,中国人分成两块,因此中国人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也分成了两个。显而易见,两个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不可能都是合法的,否则世界上就有两个中国了;而且,两个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又不可能都是非法的,否则世界上就没有中国了。因此,在这两个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之中,只能有一套“班子”是合法的,而另一套是非法的。即双方之间存在着“一死一活”、“你死我活”的誓不两立状态。双方在这场“零和游戏”中找不到“双赢”的解决办法,因此无法解决“台湾问题”。

综上所述,由于立法权是属于国会范畴的问题;行政权和司法权也需要国会管理;而从中华民国成立以来却又一直无法建立与时俱进的现代化国会;同时又由于在以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都难以解决国会问题;但台湾问题又涉及到国会问题。因此,在中国的国会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之前,台湾问题必然无法解决。

五、签订两岸和平协议与立法权的关系

海峡两岸的最高领导人为了维护台海和平和两岸统一,已经达成了“签订两岸和平协议”的共识。

回顾历史,前面提及的《双十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其实都是维护和平和“和平协议”。但是,最终却都不能维护和平而成为一纸空文。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应该以史为镜,寻找《双十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成为一纸空文的原因。

显而易见,假设两岸能够签订和平协议的话,那么和平协议在两岸都要具有法律效力。这样,两岸和平协议才能够通过两岸的立法程序后成为法律。反之,如果两岸和平协议不能通过两岸的立法程序而不能成为法律的话,一定会成为一纸空文。

不言而喻,如果在两岸和平协议中有不符合共产党提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主张的条文,则无法通过大陆的立法程序;如果在两岸和平协议中,有不符合民进党提出的“台湾独立”主张的条文,则极有可能被民进党否决;如果在两岸和平协议中有不符合国民党提出的“不统、不独、不武”主张的条文,则极有可能被国民党否决。

综上所述,签订两岸和平协议是一项极其艰难的政治工作,必须要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台湾独立”、“不统、不独、不武”三个主张中找到“共赢”的妥协方案。否则,即使两岸当局签订了两岸和平协议,最终还将会是一纸空文。

由于中国目前的国会状况与抗日战争胜利时极其相似,还没有统一,因此只能再一次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才能完成签订两岸和平协议的历史使命。而且,最科学的方法是由共产党、国民党、民进党“三党”召开签订两岸和平协议的政治协商会议。这样,签订的两岸和平协议才能容易在两岸的立法程序中获得通过;才能具有法律效力;才能真正带来美好的和平。

六、结束语

当今世界的每一个正常国家,一定有一个在国内享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国会。这个国会是解决国内各种重大政治问题的工具。例如,政党之间的政治斗争;地区之间的利益冲突;阶级之间的阶级矛盾;民族之间的风俗差异;政府官员之间的任免问题,都是只有应用国会这一工具才能以和平方式解决的。

但是,中国从推翻清政府以来,一直无法建立一个在国内享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国会,因此才会出现袁世凯复辟帝制、军阀混战、日本侵华、国共内战、台湾问题等的“多灾多难”。显然,这些“多灾多难”不仅不能使中国“多难兴邦”,反而是使中国“多难毁邦”或“多难亡邦”。

按理讲,只有解决了中国的国会问题以后才能解决台湾问题。但是,中国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不可能建立一个在国内享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国会。因此,台湾问题只能长期拖延下去,海峡两岸的同胞只能面对这个无可奈何的事实。

如果在台湾问题上能够出现“多难兴邦”奇迹的话,那么两岸同胞应该欢迎将会爆发的“台海战争”;应该欢迎将会出现的“颜色革命”;应该欢迎“不统、不独”的政治僵局无限期拖下去。

如果在台湾问题上会出现“多难毁邦”或“多难亡邦”悲剧的话,那么两岸同胞应该制止爆发“台海战争”;应该制止中国出现“颜色革命”;应该尽快结束“军备战”和“外交战”以及“不统、不独”的政治僵局。

总之,如果台湾海峡两岸不相信在台湾问题上会出现“多难兴邦”的奇迹,而只会出现“多难毁邦”或“多难亡邦”的悲剧的话,那么目前唯一的科学道路是面对现实,在胡锦涛主席和马英九总统的领导下签订两岸和平协议!应用契约和法律维护台海和平与中国统一!坚决反对两岸重蹈“国共内战”的覆辙!

衷心祝愿两岸和平协议能早日顺利签订,中华民族能早日伟大复兴!


<<上一篇文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下一篇文章:张鸣:瓮安群体性事件与信息公开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