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暗流涌动 中法关系面临转折


421 人阅读  日期:2008-7-14 7:49:12  作者/来源:曹晋巍


本周三,中法元首在洞爷湖会晤,算是正式敲定了萨科齐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事。然而,一转脸,萨科齐就又在欧洲议会表达了他见达赖的坚决态度。在距离北京奥运会开幕不足四周的时刻,中法关系正进入一个暗流涌动、相互较劲的异常敏感时期。中法关系在未来一个月左右,有可能面临摊牌的局面;而就一个稍长的时间段来看,则有可能出现某种程度的危机与倒退。简而言之,中法关系正在经受考验。

说中法关系“暗流涌动”,可以从这周围绕奥运与西藏问题上双方的表态来观察。

7月9日中法领导人日本会晤,萨科齐在会场内外高调宣布即将出席北京奥运会。但在胡锦涛主席与他的会谈中,胡主席却仅仅表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话说的不冷不热;没有像对待布什与福田那样,一如既往地热情表达欢迎之意。这在中国领导人惯常的外交语汇里,是相当罕见的。而转天,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中也不咸不淡地说,胡主席对萨科齐决定出席奥运会开幕式“做出了回应”。我们仅从中国外交部的新闻稿里,难于知道胡主席是否与萨科齐谈到了萨即将见达赖的问题,但应当不会不涉及到这个敏感问题。从会谈的低迷气氛中,可以想见,双方是各说各话,没有交集。

在胡锦涛见萨科齐的前一天,中国驻法国大使孔泉在巴黎表示,如果萨科齐执意见达赖,将对中法关系造成“严重后果”。孔泉的话被媒体普遍理解为一种“警告”。就中国外交官素来讲话的四平八稳来说,孔泉的话无疑也是一种“异数”;而就中国外交官素来讲话的原则性来说,孔泉的讲话无疑又不是无的放矢,它应当能够反映中国政府对中法关系未来走向的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孔泉发表这番讲话后,法国外交部长竟然召见了中国大使。库什内要求孔泉就他的讲话作出解释,认为这些讲话与法中两国首脑在日本举行的会晤的精神“不符”。仅仅因为外国大使并无过分出格的讲话,就由外长亲自召见,这在法国,也算是一种外交惯例中的“异数”。这反映的是法国对法中关系的“在意”,还是法方在达赖问题上的过于“脆弱”(我们不要说她“心虚”吧)。

中国反对外国领导人见达赖的立场是始终一贯的,因为这其中涉及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有意思的是,法国外交部的声明中说,“法国将完全自主决定自己的立场,拒绝外来压力”,萨科齐也言之凿凿地表示“不由中国来决定他的议事日程”,“有些事是中国不能对欧洲国家指手画脚的”。中法双方把此问题的攻防都放到的“内政”、“主权”的高度来看待,这也是一种并不常见的姿态,它鲜明地体现了中法关系当前的复杂敏感与未来的危险。

从萨科齐的立场,从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立场,萨科齐要见达赖,似乎可以理解;但这涉及的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将绝难“理解”。现在看来,萨科齐见达赖,已无可避免。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中方将对此如何因应,以及它将对中法关系造成何种伤害。

就中法关系的历史来讲,法国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第一个西方国家。中法关系1964年以来整体发展良好,但也经历了两次重大波折。一次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后,另一次则是1992年法国先后决定售台“拉斐特”级军舰和“幻影”战斗机的事件。1989年那次不说了。1992年中法关系的重大波折则是因为这一事件直接涉及了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涉及了敏感的台湾问题。中国当年的反应不能说不严厉,直接关闭了法国驻广州总领馆。中法关系当时出现了重大倒退。

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西藏问题同样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如果联系1992年中国处理中法关系的态度,来看待孔泉大使日前的表态,我们是否可以看出些中国对萨科齐可能会见达赖的因应之道的端倪来。

目前来看,萨科齐如果在奥运会后会见达赖,对中国伤害相对小一些,而若在他动身前,即会见达赖,则基本是扇中国的耳光。但无论是会前会后见达赖,都是对中国的极大不尊重。有报道指,萨科齐出席奥运,是考虑到了经济与市场利益,但若他见了达赖,他的这种想法无疑将是“竹篮打水”的臆想。而中方会否采取一些超出经济“制裁”以外,更具政治外交意味的行动,比如召回中国驻法国大使、冻结中法关系等,是我们现在观察的重点。从中国现在的态度上,不排除中国会采取一些强硬的行动来回应萨科齐的冲撞式外交。从这个可能性出发,一旦萨科齐做出什么伤害中国的举动,中法关系很有可能面临摊牌的局面,并经历一个低潮甚至冷冻期。中国当前应当已有成熟预案。

从我的观点,我主张对法国适当采取一定的“惩罚”措施。

一方面,中国这样做有其正当性。因为法国直接干涉了中国的内政,触及了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另一方面,以中国的现有国力来说,中国现在也有能力在根本利益问题上个案地、局部地与西方国家直接对抗。我从来认为,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与中国国力的提升,所谓“韬光养晦”的战略部分地已经不合时宜了。中国有能力也有必要因应“和平崛起”的需要调整中国的外交战略与策略。中国近年来已在做这样的调整,但更多的反映在中国在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上的态度变化。这次中法关系的可能恶化,其实是为中国在核心国家利益上与西方适当的直接对抗提供了一个契机。1992年中国可以做到的事,想来现在应该可以做到。

当然,从中法首脑会晤中,以及中国外交当局的表态中,中国还是为中法关系预留了一定的空间的。现在球在法国一边。

近年来,中国热衷于与各大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但深究起来,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战略冲突”,其实才是根本的,这种冲突建立在中国与西方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差距上,而这种差距必将是长期的。以中法关系为例,当年戴高乐打开通向中国的大门,其原因不能脱离当时东西方对抗的大背景(这种背景在中美以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大国的交往中同样存在);而当冷战结束,中国作为仍然存在的社会主义大国,让西方国家如鲠在喉,其与中国的战略冲突也一下子凸现出来。不独法国,中国近二十年来与西方大国的重大冲突,主要围绕“民主”、“人权”等意识形态等冲突。这几个月中法关系的波折,看似与萨科齐的个人性格有关,反映的却是中法在根本问题上的难以调和。从这个角度观察,与西方国家的所谓“伙伴关系”部分实现有可能,但“战略”层面则极难落实。这是中国处理与西方大国关系的现实。

萨科齐要真的见了达赖再来北京,不知他会受到中方什么样的接待。到时他还可能见到中国国家领导人吗?估计萨克齐极有可能会有灰溜溜的感觉。这无关中国人民的"待客之道”(刘建超语)因为中国还有句话,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毕竟萨科奇不太懂人事。举个例子,这星期在人家日本人的地面上,竟然连东道主都不见,这叫明白事理吗?


<<上一篇文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下一篇文章:上海遇难警察妻子写博引发的思考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