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历史 > 正文

普京会葬送俄罗斯民主制度吗?


767 人阅读  日期:2011-12-10 14:18:44  作者/来源:丁咚


莫斯科市政府12月9日批准了反对派本周六在波罗金诺广场举行三万人反普京大示威的申请。

俄罗斯的政治形势最近几天里风云突变,在杜马选举中有着重大舞弊嫌疑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本人遭遇罕见的政治寒流。除了反对派及本国民众对大选提出强烈质疑,并采取实际行动抗议执政党和普京的反民主行为,西方也是众口一词指责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操控选举。

世界大国中只有普京的“老朋友”中国政府公开力挺尴尬之中的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结果体现了俄罗斯人民的意愿。”

以刚刚结束的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统一俄罗斯党遭遇重大挫折和即将举行的反舞弊求公平示威为标志,俄罗斯政治强人普京风光无限的时代开始降下帷幕,曾经环绕在他头上的耀眼光芒正在逐渐黯淡下去。

但与此同时,由叶利钦等创立的现代民主制度,也面临生死难关:俄罗斯是坚定地走民主道路,还是在政治野心家的破坏之下复活极权主义幽灵,不仅取决于俄罗斯人民的选择,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掌握了优势政治资源和势力的政客们如何利用其资源和势力。

因为在当代俄罗斯,人民的意愿已经不能完全依靠选票来实现——被操纵的选票无法充分展现民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那些强势政客一意孤行,也不无可能压制反对的声音,从而延续基于暴力的绝对权威,维持其长期统治。

普京针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对俄罗斯杜马选举“既不民主也不公正”的批评,对反对派和示威民众发出了措辞强硬的“战争宣言”,表示将严惩那些“接受西方授意的反对派”。如果俄罗斯国内反普京的情势越来越高涨,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为了再次统治这个国家,如何对待人民的民主热情,是采取暴力手段镇压反对派和人民,企图继续实行个人独裁,还是有风度地退出政治舞台,以维护民主制度,尊重人民意愿,将是考察俄罗斯政治走向的重要指标。

过去十年来,普京几乎成功地“改造”了俄罗斯民主制度,在现代民主的土壤上浇灌出个人威权主义的“恶之花”,在结束自由资本主义的混乱、壮大能源经济并恢复世界大国形象之后,其个人威望曾经如日中天。普京还有他身边的团队打压新闻自由,有意识地利用各种宣传机器和有利因素,纵容国民的个人崇拜情绪,强化了俄罗斯必须要由普京式强人统治的“意识形态”宣传。

那些形形色色的宣传手段不外乎俄罗斯特色论、大国论以及自由资本主义失败论。

所谓的俄罗斯特色论,是指普京党着意强调俄罗斯的政治传统是习惯于强人统治,从彼得大帝到斯大林再到勃列日涅夫,于是强人普京顺理成章地成了他们最好的接班人,他们在俄罗斯民众脑中持之以恒地灌输非普京不可的印象。

所谓的大国论,是指他们强调俄罗斯作为幅员辽阔的大国,只适合搞强人统治,而不适宜于民主政治。

所谓的自由资本主义失败论,是指普京党刻意在人们的意识中注入叶利钦时代连续进行的自由资本主义实验均遭失败,因此只有普京式的极权主义统治才是救治俄罗斯的良方。

这些理论支撑起了普京权力大厦的基础。换言之,普京党通过上述理论的传播,为其个人独裁统治寻找历史、理论和现实依据。而其实现独裁统治的工具,却并无新意。

一是依托一个执政党,即统一俄罗斯党,在他的栽培和支持下,统一俄罗斯党发展成为俄罗斯独一无二的政治力量,控制议会,直到最近栽了个大跟头。

二是搞一套个人思想,普京沿用苏联时代国家领袖的老办法,注重梳理和推广个人思想,同时凭借各种宣传元素,包括上面提到的“理论”,形成有利于个人独裁统治的“意识形态”。

三是利用俄罗斯民众对自由资本主义失败的失望情绪,建立中央集权特别是个人独裁的体制和机制,削弱地方政权,打击新闻自由,通过派遣总统特别代表,加强垂直式的一元化领导。

四是对民主制度的实施,增加诸多限制,在民主实施的程序等细节上上下其手进行操弄。

在结束自由资本主义后,普京依靠全球能源涨价,促进了俄罗斯经济发展,较大地改善了民生,并以在国际上的强硬形象,赢得了民心。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普京像华盛顿一样急流勇退,或许会留下一世英名,虽然在他任内极大地破坏了俄罗斯民主制度,重新建立了极权主义体系。

事实上他所依赖的那些非强人不能统治俄罗斯的理论地地道道似是而非。

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民主制度,既不强大也不完善,相当地脆弱,导致其当政期间经济和社会都较混乱,国家发展面临危机。作为继任者,理应继续对先贤们创立的制度进行修补,使之更为强大,以消除不利因素,应对任何冲击。但他却借势削弱民主,而加强独裁,名为国家,实出私欲。

美国历史上,资本主义制度也曾经遭到分裂主义威胁,然而林肯并未借机建立个人独裁,而是坚定地维护了联邦的统一,同时也有效坚持了民主制度。将一个制度的脆弱性归结为俄罗斯的强人政治传统,并由此建立个人独裁,而不是致力于完善它,是一种典型的投机主义行为。

在任何国家的某个时代都有可能出现政治强人,俄罗斯历史上也不例外,但俄罗斯的全部历史,并非都由政治强人所统治,以此作为借口,实在荒唐,然而这种理论很有市场,包括在中国的某些战略观察家眼里。

而大国论更不值一提。民主国家中,美国、澳大利亚、巴西等虽然比俄罗斯小一点,但幅员辽阔却名副其实。如果大国就不能实行民主,那么美国现在可能还在奴隶时代。

俄罗斯从苏联独立出来后,自由资本主义进行过各种试验,它的失败也成为普京加强独裁的一个依据。然而实际上俄罗斯自由资本主义失败的深刻根源,并不源于其自身,而是那时候活跃在经济舞台上的绝大多数都出身于前苏联的权贵阶层,他们直接将国有资产变为个人资产,并极尽贪婪之能事,一味追腥逐臭,资本主义体制、道德和约束机制都未能有效建立,因此难免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受到挫折。

普京最大的政绩之一——经济发展成果,很大程度上依赖俄罗斯丰富的能源和国际能源价格的持续上涨,但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单一经济发展模式的脆弱性毕现无遗,俄罗斯经济遭到重创,经济复苏缓慢,民众生活受到较大影响,这也成为其个人声望下跌的重要因素。

也就是说,他的经济方面成就,相比较自由资本主义而言,并无多大优势。如果他能在俄罗斯政治体制趋于稳定的基础上,继续推进民主制度的完善和自由资本主义发展,或许会给俄罗斯带来不同的面貌。

但是如今我们在俄罗斯看到的是一幅相反的景象。在与反对派和西方持续对抗的背景下,如果普京依靠暴力对反对派和示威民众进行弹压,并继续当选总统,俄罗斯的民主制度和自由资本主义,将受到重大影响,至少在他任内将无出头机会,其极权主义倾向势必更为严重。这是因为,他坚持继续主导国家政治,就必须仰赖极权主义理论的支持,否则他就失去立身之本。

正因如此,目前正是俄罗斯民主制度最近十多年来最大的危机时刻。现在就看强势的普京如何选择,以及人民会在何种程度上展示力量了。

相关链接:




2011-12-10 14:20:36 网友
[1楼]:
民主是一种选项而不是一副灵丹妙药,拿治国的事实说话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2021008149号 | 浙公网安备330602020005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