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瓮安新任代县长谢晓东首次直面媒体:忐忑和惊慌的人,全部是有问题的人


1533 人阅读  日期:2008-7-18 11:26:22  作者/来源:马昌博


■当时我妻子在外面等我出来,我跟她说今天就要走,说了个再见,什么都没带,就走了。在路上,龙长春的电话、我的电话都一直不停地响,响了两个小时。

■以后发生100人以上的群体性事件,对乡镇书记镇长要追究责任,原则上就地免职。

■请你给外界一个信息,瓮安的社会治安会逐渐好起来。让投资商都过来,在我们瓮安发财。

■我主要就是想告诉他们,不要做井底之蛙。

3日谈话,4日赴任

南方周末: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要来瓮安的?

谢晓东:7月3日中午11点省委组织部找我谈话,我猜测可能是到瓮安,当时我有这个敏感。再加之谈话的对象是我们省委组织部的一把手,这就容不得你犹豫。人家是跨级跟你谈。他是考察,看我能不能胜任,给我提了很多问题。

我在基层干过很长时间,很多年的乡镇副镇长、镇长、书记。我在赤水市当过常务副市长。本身也是省委选的四个做试点的干部,当时是2006年,地方干部到省市机关,省市机关的干部到地方,采取一对一交换。

我处理的群众事件较多。以前我在基层处理了一个违章建筑,两任国务院总理批示,朱镕基总理批,温家宝总理批,我用不到三年的时间处理,终于化解。涉及到1400人,六栋九层楼全部拆掉,没有大的群众上访。

7月3日找我谈话,4日我就过来了。我跟县委书记龙长春第一次照面是7月4日下午3点钟,之前不认识。我们3点钟统一到石宗源书记的办公室。

南方周末:石宗源书记提什么要求了吗?

谢晓东:石书记的表态就是,确保瓮安的稳定,不要再给省委、省政府添麻烦。他专门跟我们县委书记讲,你家庭的问题,你自己考虑,如果想到贵阳就安排到贵阳,想到瓮安就去瓮安,想去州里面就到州里面。

当时我妻子在外面等我出来,我跟她说今天就要走,说了个再见,什么都没带,就走了。在路上,龙长春的电话、我的电话都一直不停地响,响了两个小时。

南方周末:这个时候来当这个县长,有压力吗?

谢晓东:第一是社会舆论的压力,这次我来当这个县长,中央电视台的字幕登出、贵州电视台全文播发。我上任的第一天,起码有300个电话,只要不是瓮安的电话,我全部没接。回去回短信发了一个半小时。

给我打电话的,有担忧的,这是家人朋友,说你去的地方很艰难。也有问候的,咨询的,各种电话。北京的、上海的,哪里都有。这样被人关注,我有压力。

第二个压力,瓮安毕竟社会矛盾长期积压,我一个人的能力,不管怎么讲,都是有限的。大家期望你去了之后半年内要如何,一年内要如何。说老实话,如果干部都是我原来班子的,熟悉肯定快,现在我来这里还有个熟悉的过程。

一个月后给媒体答复

南方周末:外界很担心瓮安的稳定问题,上任这几天主要做了些什么?

谢晓东:我们两个人到了以后,一个就是按照省委要求,要求机关干部包片,逐户宣传“6·28”事件的真相,宣传省委、州委对事件的处置。宣传工作已经做得很到位了,基本上达到了100%,有的地方达到了200%、300%。

南方周末:反复宣传?

谢晓东:反复宣传,有的同志已经听两三遍了,说不用跟我们说了,我们知道事实真相了(笑)。另外是迅速地启动机关干部整顿,这次整顿主要围绕“6·28”事件,要求每个干部讲清楚在事件期间做了什么,要求大家来评,做深刻的检查。

以后发生100人以上的群体性事件,对乡镇书记镇长要追究责任,原则上就地免职。对事件所属的分管部门,也要追究科局的责任,原则上也是就地免职。对没有排查出重大隐患的,然后反映到县里也要追究责任。

像“6·28”事件,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干部话难听。虽然很难说你一来,我就能给你解决。但是我们可以把话说得好听些,让大家化解了情绪。

这是一票否决。原来的一票否决是计划生育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这次又加了信访维稳一票否决。

另外就是组织机关干部下基层,通过贴近群众化解民怨。瓮安发展还是挺快的,但是忽视了发展与稳定的关系,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怎么样保持财政均衡。

南方周末:就是给地方上留一点?

谢晓东:给地方留多一点,地方能够拿钱出来办实事。

南方周末:这几天接触瓮安当地的党政官员,感觉有人惊慌吗?

谢晓东:这些忐忑和惊慌的人,全部是有问题的人,那是极少数。公安算多一点的,公安队伍里有害群之马,这是肯定的。一个月以后,会给你们媒体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现在查得很厉害。

集体“空降”

南方周末:现在怎么对待当地干部的使用问题?

谢晓东:从省委的要求,从我们自己的良心讲,都是要大胆和大家搞好团结,即使有个别干部在某些事情上态度不是很明朗,那也是极少数。

南方周末:作为新县长,你现在想给瓮安的干部们一个什么信号?

谢晓东:我主要就是想告诉他们,不要做井底之蛙,瓮安很多的干部为瓮安现在经济发展的成绩非常骄傲,但那天我讲,我在当乡镇书记的时候就到国外去学习考察,对扩大眼界很有帮助。瓮安县呢?视野有多宽?出过国的有多少?

请你给外界一个信息,瓮安的社会治安会逐渐好起来。让投资商都过来,在我们瓮安发财。

南方周末:龙长春书记有没有跟你讲到他的压力?

谢晓东:他每天晚上工作到三点钟,很辛苦,工作量比我大。

南方周末:作为 “空降干部”,和当地的干部关系如何处理?

谢晓东:这次是整体“空降”,书记、县长、公安局长、政委,全是“空降”的。我们都有长时间的基层工作经验。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