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从兰普顿新著看美国的中国观


683 人阅读  日期:2008-7-25 10:22:39  作者/来源:陈有为


中国崛起已经成了美国一个说不尽的话题。无论政界、军界、商界、学界智库与报刊媒体,都在密切关注与探讨。继南加州大学教授谢淑丽(Susan Shirk)《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一书之后,戴维·兰普顿(David M. Lampton )教授新近出版的《中国力量的三张面孔—实力、金钱与思想》,可以说是又一部力作。

兰普顿现任约翰·霍布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副院长兼中国研究主任,曾多年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作者自称本书是想对中国力量增长及其对美国与世界的影响作出评估,包括外部世界如何看待中国,中国如何评估自己过去与现在的力量,以及中国力量的弱点与不确定性。

从三方面检视中国实力

与美国其他学者把国家实力简单地划分为硬实力与软实力不同,他从三个方面来检视与分析中国崛起力量之所在。他把实力称之为“强制性”的力量,包括军事、经济与外交手段,金钱表现了中国财富积累的手段与经济实力。除此之外,还增添了其他美国学者少有触及的一个非物质因素,即思想。

兰普顿所谓的思想(Mind),并非一般认为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理念,而是广义的,包括观念或主意、政策与谋略,即领导人的头脑与执政能力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关于中国的国力,兰普顿引用中国经济学家胡鞍钢的研究材料说明,以世界各国综合国力的总量为100,中国综合国力所占的比重已从1980年的4.7%增加到2003年9.99%,领先于印度、俄国与日本。美国则略为下降, 从22.5%变为22.3%。按照目前增长速度,中国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相当于1978年的16倍,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世界银行的估计与此相似,认为那时中国GDP占世界总量的比重将达到22%,高过美国两个百分点。

兰普顿认为,“力量问题其实是一个如何使用力量,使之达到预期目标的管理问题。政治家们既要重视力量,更要了解自身及其对手力量的限度”。“有效使用力量,必须做到以各种最恰当手段与最小资源代价来达成目标的实现”。中国已从毛泽东时代依靠革命、军事力量与意识形态,以及从邓小平强调经济与物质刺激,转化为今天更为平衡的发展战略:在增强经济与军事力量的同时,重视观念性力量的作用。

作者注意到,从21世纪初开始,中国在与世界互动中出现了新的语言,其行为与利益也开始变化。中国不仅对世界形势作出反应,还要对本地区以至更大范围内的事态发展施加影响。

兰普顿说,当年邓小平向江泽民交棒时,美国认为他只是一个“过渡人物”,但后来证明低估了他。同样,胡锦涛在2002年接班时,人们推测他要相当长时间才能巩固权力,但两年之后他就令人刮目相看,以强有力的地位展现新的政策。与美国总统大半从州长中选拔的情况类似,中国省级领导也是未来中央领导的后备队,而多数省的规模大于欧洲的国家。

中国决心成为一个具有综合实力的巨大强国,“但它既不像苏联那样是军事巨人和经济侏儒,也不像冷战时期苏联那样追求扩张目标”。苏联的教训是使用强制性的手段与意识形态进行扩张,从而产生反作用。由于经济削弱、 内部困难与外部压力,久而久之导致了政权更迭。中国则不同,认识到唯有经济增长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虽然中国经济从90年代以来有很大增长,但是它使用武力的次数并未由此而增加”。

对华政策向现实主义方向转化

本书以很大篇幅来探讨中国外交政策与中美关系,指出尽管中国的经济、军事力量远不如美,但力量的强弱必须与其面临的问题联系起来评估。在中国看来,“美国比中国面临更多挑战,中国并不是美国的头号问题。如果中国的政策运用得当,中国就可避免成为美国的主要目标”,例如在伊朗问题上北京让俄国出头,朝鲜问题上让韩国出来反对美国动武,北京无需自己冒头。

中国已成为亚洲主要强国,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大不如前,但中国目的并非要把美国赶出亚洲。美国容易低估中国外交政策的吸引力,由于世界各地对美国惯于使用强制性力量有所不满,中国正在迅速提升推进全球外交的能力,并且干得比美国人有效。

兰普顿说,中国力求“在一个日益相互依赖的世界上扮演一个成熟大国的角色”,保持稳定的国际秩序符合他们的利益。中美双方作为“负责任大国的观念正在进入中国的词汇,北京愿意在国际事务中展现一种尊重主权与不干涉政策的大国形象”。

关于台湾问题,兰普顿认为台湾对大陆讨价还价的地位正在削弱。美国有61%的人反对卷入台海战争。他并不认为两岸关系往和平方向发展会违背美国的核心利益。 只要台湾不挑起冲突,北京不至于冒风险。他指出,自从中美建交以来,由于双方的谨慎与明智,中美关系得到了重大发展。“美国面临各种挑战,需要中国帮助”。中国的经济增长与改革进展,也要求美国进行改革。如果两国要为对抗下注,那么一方的失败也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同样命运。

兰普顿的新作表明,由于中国崛起和中国领导的正确政策,美国对中国的评估与对策正在逐渐向现实主义方向转化。即使美国保守势力仍然难以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但是趋向交往合作,避免对抗零和,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美国人的共识。美国舆论界向来回避中国崛起的背景原因。兰普顿的分析评价,实际上触及到了中国的体制与发展模式问题。

古往今来,强国兴衰是不可避免的历史现象。美国战略学家摩根索在他的《国家之间的政治》名著中早就指出:“当一个国家发现它在历史的某一时刻正处于力量巅峰时,特别容易忘记这样一点,那就是一切力量都只是相对而言的。其实应该明白,那种曾经拥有的力量优势,很可能由于自身的愚蠢和疏忽而丧失掉”。

兰普顿在本书一开始就引用这段经典的话,表明他是以一个历史观察家的眼光,以大国强权必须保持力量与政策平衡的观点,来论证中美两个大国的今天与明天。

·作者为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上一篇文章:“暴民”现象是民生多艰的扭曲反映
>>下一篇文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审判监督程序严格依法适用指令再审和发回重审若干问题的规定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