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何亮亮:广东浙江两省的困难主要表现在哪里?


526 人阅读  日期:2008-8-4 18:03:57  作者/来源:凤凰卫视


8月1日《时事开讲》

鲁韬:紧贴时事,现在开讲,欢迎收看红云《时事开讲》。

今天上午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25家境外媒体的联合采访,采访的焦点当然是集中在即将召开的北京奥运上。不过我们也注意到,胡锦涛也罕有的利于这个场合谈了谈有关中国经济形势的问题,经济问题以往我们听总理温家宝或者是相关的负责官员谈的比较多一些。

那么胡主席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专门谈到经济问题,除了体现了中国领导人在奥运前展现出的一种开放态度之外,背后还有哪些深层次的含义?我们请来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先生在做一番解读。不过我们不妨先听一听胡主席是怎么说的?

奥运后宏观调控将改善

胡锦涛:当前国际环境当中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增多了,中国的国内经济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也增大。针对这样一个情况,我们明确提出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要把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地发展,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鲁韬:何先生您是怎么解读这段话讲出来的实际背景还有它的含义?

何亮亮:胡锦涛今天接见了20多家海外媒体的采访,主题当然是谈的是奥运。但是大家也都注意到,他利用这样一个场合,通过国际的媒体,谈到了中国的经济问题,一个是谈到了就是他希望大家不要把举办奥运会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看得太大,事实也是如此。

另外我想最重要的还是刚才他说的那番话,我觉得他那番话里面讲到的就是,像是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就是国际经济,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在增加,那么实际上中国的经济也是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在增加。但另一方面,他用两个形容词,一个挑战,一个是困难,对吧?这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在奥运前召开的前夕,谈到了中国经济的问题。

那么实际上我记得温家宝总理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也讲过,今年是经济社会最困难的一年。

那么如果说今年年初我们过多的从媒体的角度,我们比较多的是关注比方说一些突发性的事件,像雪灾,后来有地震,后来还有这个西藏问题等等。

那么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特别关注的就是,因为奥运会的脚步是越来越近了,在过一个星期奥运会就要举行了。但是其实我也注意到,特别是大概应该是从7月份以来,就是中央领导人到各地去视察经济,或者用中国内地的话来讲,调研这个中国经济的问题,这个策术是空前的,几个主要的领导人,都分别到各个省去,然后又举行了一个实际上是类似于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那样的一个会,它是叫做经济工作的一个分析会还是什么,名称我给忘了,但是这样的会议,通常是每年年底会举行一次,就是全国从中央到地方,凡是负责跟经过有关的这些官员全部都要出席的,但是今年到年中就举行了一次,那这是从政府的角度,从一个决策的角度。

但是我们再看一些具体的数字的话,和我们在香港所能够了解的情况来看的话。我想现在这个中国经济形势,真的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困难的局面,我说的是前所未有,因为其实中国现在这个家底已经是很大了,那根据上半年这个国家统计局发表了这个数据之外,今年上半年中国的GDP这个增长10.4%,但是CPI的数字是7.9%。CPI就是通货膨胀在增加,而这个增长的速度是放慢了,另外在中国的出口放慢了,中国的从数字的可能性来比较枯燥一些。

我们再具体得看,支撑中国经济增长可以说是半边天,实际上超过了半边天的民营企业,更是面临着空前未有的困难,广东省今年上半年倒闭的这个民营企业是3万多家,浙江的数字差不多,大概也是将近3万家。当然这个数字本身你要占那个比例来看,它不是那么大,好像看上去,没有那么可怕。另外你看广东它虽然有3万多家企业倒闭,可是它也有3万多家企业又开张了,这只是一个方面。但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看中国经济我想带有指标意义的两个省,一个是广东和一个是浙江,这两个省最近的经济都是非常困难的。

鲁韬:对。

何亮亮:这个困难主要表现在什么?一个是我们都可以理解的,我们中国最近就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特别是最近十年,从1998年到现在的这个经济增长的一个模式,就是用出口来带动,都是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这样的一个情况在世界历史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哪一个大国,它是这样大量的低成本,低成本而且是以很大程度上是以破坏环境,是以环境污染为代价的,这样形成这种经济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在中国来说是必要的,中国没有其他的这个道路,但是这个模式到现在看来,我想已经是走到了一个顶点。

所以就发生了现在这样的一些问题,经济增长放慢了,通货膨胀在增加。那么造成这些因素,胡锦涛讲得是一个外部因素,美元在贬值。

鲁韬:人民币在升值。

何亮亮:人民币在升值,原材料特别是油价在上涨,虽然油价最近是技术性的降低了一点,但是总得它还是在高涨。那么这一切给中国的增长模式带来影响是什么?就是以前那种依靠投资,靠引资,靠大量的出口这样的一个增长模式,到现在看来是到了一个非改不行的程度。

鲁韬:对,所以他刚才也明确的说要落实科学发展观。

何亮亮:所谓科学发展观,我想很重要的就是可持续发展,包括绿色GDP,但是你看中国现在各地的这种情况,实际上都很难做到这点。但是现在可能到了非做这一点不可的这样的一种地步了,也就是说像这样的一种。其实很多经济学家,他们都提出来以现在这种全球化的时代来说,像中国的一种增势方式,本身大概也已经是到了一个瓶颈了,到了一个极限。你再像以前那样以便宜的劳动力,而且以高能耗这个大量出口。

那么我想中国的问题,你说现在面临很多困难的这个跟以前我们说的以前面临的困难是不一样的,为什么?第一你这个家底已经是大了,你看今年上半年中国的GDP大概是将近2万亿美元,如果这个下半年增长也是保持在10%左右的话,那我想全年的GDP应该是在将近4万亿美元,这个在国际上就是一个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肯定是超过德国,就是规模大,规模大我想好处带来的就是你应付困难,应付挑战的能力也加强了,不是说,好像一出现了困难好像就百业箫条,问题不在这个地方。

所以我想更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是不是要从根本上来解决一些问题?其实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从中央到地方、从官方到民间。问题是有两个老大难得问题,我想人们可能不愿意去碰,一个是所有制的问题,所有制问题。中国因为还是以国有资产,它是作为一个重中之重的,是吧?还有一个就是土地国有。

其实你看有一些特别是在美国的一些华人经济学家,他们已经提出来的,一个就是土地第二次革命,像现在这样,实际上我们知道,土地这个所有制跟它使用权之间的这种关系它早以前走在这个理论的前面,你怎么样来承认这个事实,还有一个就是相应的政策体制,因为使用一种一种经济发展它都是受限它的政治机制的。

那么在这方面,我想这不是一个三天、两天就可以做好的一个事情,但是大家是不是有这样的眼光来考虑这个事情,就是如何解决中国经济发展的这样一个困境,我想它有在经济方面,也有它政治方面。说到政治方面的原因,并不完全说得政治制度方面的原因,也包括人们对这些理论问题的思考,就是所有制的问题等等,是吧?

鲁韬:对。

何亮亮:所以这些我想,但是我们从比较短期的情况来说,其实胡锦涛今天也明确的提出来,就是奥运会之后宏观调控就会改善,他用的是“改善”这个词,其实改善就是一种改变。那么就是像这个去年年底说的是这个要防止过热,这个口号现在也不提了,因为现在中国,特别是就这个经济发达的省来看,它已经不是防止过热的问题。我看到东莞他们有这样一个说法,因为很多企业倒闭,或者是逃亡了,所以现在企业只要能生产就好,绝对已经不是过热的问题了,是吧?东莞不是有这样一个说法吗?世界的制造业看中国的,中国的制造业看东莞。你别看东莞这么一个城市,可是它在中国制造业当中,它是一个很明显的是一个风向标。

鲁韬:那我们简单一点说,现在大家虽然是沉浸在喜迎奥运的这种气氛中,但是我们如果打开媒体,发现很多对于这个楼市或者股市的一些担忧。那您能不能简单的,就是说预测一下也好,或者说展望一下后奥运的中国经济的形势?

何亮亮:我想后奥运这个情况不会有很大的改善,短期内,你说楼市股市,都是跟老百姓关系最密切的,是吧?

鲁韬:对。

何亮亮:已经买了房子的人,他担心我这个房子要跌价,想买房子的人,他希望房子能够再降一点。

鲁韬:能够见底。

何亮亮:对,这个是不一样的。但是你如果把它放在全国这个范围来看,我想房地产它恐怕还有这个降价的空间,但这个问题可能不是我们今天来得及讲。

至于股市,我想中国的股市在全世界也是特别的,中国的股民也是在郁闷的,政府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大前提,大环境,就是中国现在经济处于一个很困难的局面。

那么我相信中国的股市你要有那种强烈的反弹这种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技术性的反弹也许是会有的。

但是我想这些都是取决于大环境,大环境又取决于中中央政府如何改善它的宏观调控,真正的能够实现中国经济的转型。

鲁韬:好了,谢谢您的分析。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广告之后回来,我们把重点放在中小企业和小额贷款这个问题上,稍后回来。


<<上一篇文章:国民党内刊介绍李克强政治动向
>>下一篇文章:胡锦涛:国内面临困难增多 首要保持经济稳定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