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美国的衰落是历史的必然


395 人阅读  日期:2008-8-4 18:10:59  作者/来源:光明网-光明观察


当今美国所遭遇的由次贷危机所引发的经济衰退,如果从经济生活的实践以及人们的切身感受来说,它既是一个严肃而又紧迫的经济问题,它又不只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经济问题,它还是一个更为重要的政治问题。同时,它还涉及到美国的发展轨迹与历史走向,也就是美国的必然性衰落问题。

首先,美国经济衰退折射其经济政策目标的严重滞后。美国的经济衰退主要是因为它未能完成人们所期待的经济政策目标。美国的次贷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这是全世界都可以感知的经济现象。这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因为,从大多数人所共同期望的经济政策目标而言,当下的美国尚未满足如下期待:合理而可观的经济增长率;充分就业;通货膨胀处于可被接受的较低水平;逐渐减少、直至最终消灭贫困,至少应当减少极端贫困;可持续发展。不仅这些目标尚未获得社会公认,而且,在诸多方面,还相当不尽如人意。从近期美国救市来说,华盛顿从最初对问题的后果估计不足的安抚到采用传统的救市措施,诸如降息、减税,给银行注资,作用似乎都不大理想,这说明小布什政府的经济衰退干预已然出现严重危机,联邦政府的经济政策目标相当迟滞。其典型表现就是小布什今年4月29日的讲话。布什在特别提到汽油价格时说:“如果有魔杖可以挥舞,我当然会挥舞它,但是现在没有魔杖可挥舞。我们需要一段时间以找到应对措施。”

如果从世界范围来看的话,美国经济衰退是发达国家经济衰退的典型表现。美国所面对的经济困境问题不单单是美国的问题,而是一种更为广泛的发达国家、乃至全球经济困境的问题。在刚刚逝去的二三十年中,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存在一种经济退步现象。这一点在收入和财富分配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以美国的贫富差距为例,其问题的发生大多在里根和老布什主政期间,而分化的加剧实际上则在克林顿就任总统期间。从这一意义上而言,最近几年美国的经济衰退,主要是美国过去四分之一世纪发展未能兑现上述经济发展目标而积重难返的结果。

其次,美国经济的困局在很大程度上暴露了美国两党制政治的弊端。其弊病主要表现在,美国的总统选举越来越多的是培养政客,而非政治家。政客与政治家的一个基本的区别在于,政客仅仅盯着下一次选举,为的是打赢选战;政治家则关注下一代的未来,着眼于可持续发展。政治家要比政客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能够因应时局,能够把握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纵观当今的美国政坛,上至总统,下至地方官员,充斥的是大量的政客,以及政客之间的互相攻击,而缺少时代所需要的政治家。比如,近来小布什攻击民主党控制的国会,指责议员们在有关应对经济问题的法案方面不予以合作。

区别于政客,政治家有其深邃的眼光与感化之风度。他们既能够善于理解当今世界变化的大势,又能够把脉美国在全球的优劣;既能够把美国政治、经济和战略的长远利益有效地联为一体并且持续运作,又能够避免政策制定过程中官僚政治的勾心斗角与互相掣肘;既能够针对经济困局做出迅速反应并且切实有效,又能够避免因特殊利益集团或者大选年而随意变更政策。正如钱穆所言,一政治家之可贵,固然在其政才与政绩。更可贵者,则在其政治之风度。凡此政治家风度潜力之所及,自足以感靡伦类,规范侪偶。一政治家之风度,其潜力所及,每成为一时代政治之风度。而此一种政治风度,既已为群力所凝,往往可以持续发展,达于数十年乃至数世之久者。

问题的悲剧在于,我们难以在今天美国的政局中发现具有如此政治风度的领袖气质。包括美国在内的诸多精英人士对美国下一任总统的期许就是最好的明证。向盟友和对手说明,美国愿意倾听他们的意见;采取多边主义;结束这种自认为凭借美国的实力和地位就能维持下去的双重标准;带头承担能源责任;叫停基督教针对伊斯兰教的宗教战争(反恐战争);采取主动,像当年尼克松访华一样对伊朗来一次“破冰之旅”;把政权更迭的威胁从谈判桌上拿走;结束对古巴禁运……与其说这是对新总统的期许,不如说这是对主政华盛顿八年的布什总统的一记响亮耳光。因为,总统就是国家问题的所在,起码是国家衰退的首要担当者。在前几任总统主政业已埋下诸多经济问题的伏笔之下,如此总统,如此政客,如何可能承担起推动美国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重责?

再次,美国的衰退是其先发制人必然导致后发制己的结果。政客大量充斥的美国政治舞台,既不会仔细研习历史教训,又不会认真问学历史劝诫。针对战后美国频频发动战争,国防费用大增的美国历史,美国著名史家保罗?肯尼迪在1988年举世瞩目的巨著《大国的兴衰》中提出美国衰落论。肯尼迪特别强调,鉴于国防费用与军事安全、社会与消费需求、发展经济需要投资,这三者之间的不同需求必然导致对资源的争夺。如果一个大国在国防、消费和投资这相互竞争需求的三者之间不能保持大体平衡的话,那么,大国的衰落则是大势所趋。因为,如果一个国家把过多的资源用于军事目的而不是用于创造财富,那么,从长远来看,就很可能导致该国国力的削弱。同理,如果一个国家在战略上过分扩张,比如侵占大片领土或者耗资巨大的战争,那么,它就会冒这样的危险:为此耗费的巨资很可能超过对外扩张所带来的潜在利益,如果这个国家已经进入经济相对衰退期,其困境将更为严重。历史上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等大国兴衰的历史业已证明,从长远来看,生产能力获取财富的状况同军事扩张耗费资源的状况之间具有很重要的相关性。

如此说来,主政八年的小布什政府似乎在逆历史规律而行。这一点,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予以佐证,一是美国飙升的军费开支,二是美国近年来的反恐战争。2007年,美国军费开支创历史最高纪录,达到5468亿美元,占全球军费开支的45%。小布什主政以来,尤其是911事件以后,华盛顿采取所谓的“先发制人”战略,尤其是发动得不偿失的、使美国的扩张期跌入低谷的伊拉克战争。系列事件与种种举动均已表明,小布什政府至今仍然沉浸于战争的阴影与军事的较量之中,对于20年前(1988年)史家保罗?肯尼迪所提出的美国因没有处理好国防、消费和投资这三者之间的关系而导致美国的衰落这一宏论置若罔闻。换言之,频繁使用武力以捍卫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恰是华盛顿担心其衰落的最后杀手锏。其当然逻辑只能是,美国的衰落具有历史必然性。

(作者注:本文是在笔者最近接受广州日报访谈的基础上修改而成。访谈的相关内容可参见毛玉西:“衰退折射政策目标滞后,经济问题源于政治弊端”,广州日报,2008-07-27)


<<上一篇文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
>>下一篇文章: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被判死刑内幕



2008-8-6 18:09:51 with.the
[1楼]: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