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普京怀疑未必空穴来风


547 人阅读  日期:2008-9-4 15:01:43  作者/来源:章文岳


俄国总理普京近日在接受美国CNN记者采访时,语出惊人,说:“我们知道那里有许多美国顾问。这些指导人员本来应该在培训中心服务,但他们去了哪里呢?军事行动区!”他说:“这些人没有权利呆在安全区,为什么美国高层领导人允许其公民呆在那里?如果他们允许公民这样做,那我开始怀疑,这是为了打一场小小的胜仗而故意作出的安排。”

格鲁吉亚在入侵南奧塞梯前夕,俄国发现有美国人在那里活动,他有理由怀疑格的入侵是受美国鼓动的。从美国明确即将从伊拉克撤军,基地的恐怖组织已不是对全球民主化最大的威胁,而把目标对中近年来咄咄逼人的俄国民族主义看,这怀疑让人接受。

当然要给普京为代表的俄国复仇色彩浓厚的民族主义一个教训,一次惩罚,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俄国有仅次于美国的核武库,拥有庞大的能源储备和出口量。这教训与惩罚只能适可而止,让南奧塞梯归顺格鲁吉亚,逐出俄国的维和部队(由联合国安排),进而瓦解“独联体”,至于形成当年那种规模的持久冷战,是不可能的。当年苏联拥有东欧各国的武装力量,号称“华(沙条)约”,而与“北(大西洋公)约”相抗衡,加上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中苏同盟,确实称得上世界规模的冷战。今天,本网认为:对峙几年,俄国不能不以退却告终。

格武装入侵它的反叛地区,这反叛一直受俄罗斯的鼓励,且有所谓“维和部队”为之撑腰。但如果没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首肯和作为坚实的后盾,格是决不会进入南奧塞梯首先向俄军开火的。正受民族魂狂热拥抱的普京不可能不作强硬的反弹,索性用坦克大举占领格的几个边境城市。这正落入了美国设置的陷阱。

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欧洲和俄罗斯研究所所长皮奥特尔·杜特克维奇教授独具慧眼,他力排众议说:

一些批评家认为格鲁吉亚冲突是布什政府外交政策的又一次失利,然而,这实际上是美国战略的出色实施,达到了预想结果。

首先,这场冲突从来不仅仅牵涉到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它们不幸充当了地缘政治演习的间接牺牲品。虽然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错估了俄罗斯的回应,高估了西方的援助,但这并非问题所在。萨卡什维利总统在这场游戏中只不过是独特的配角。

这里的重点也不是振奋起来的俄罗斯,虽然它对支持科索沃独立、橙色革命和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的西方给予了反击,虽然这在当前局势中也很重要。

简而言之,这都是美国削弱世界核大国俄罗斯的一次尝试。后者常常在伊拉克、阿富汗、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外交问题上与美国唱反调。这是一次为俄罗斯设下陷阱以削弱其世界地位的、相当成功的尝试。此外,美国出于国内政治考量也要树立一个恶棍靶子。

美国当然明白,被逼到角落的俄罗斯除了反击格鲁吉亚之外别无选择。格鲁吉亚袭击了合法驻扎在该地区的俄罗斯维和部队与南奧塞梯平民。如果俄罗斯不予反击,那它就会陷入十分糟糕的境地;俄罗斯不能确认自己能否保护盟友和附属国免受外国武装干涉,它将变回20年前的样子——可以忽略不计的非重要国家。

美国政治领导人一直在考虑设置何种陷阱。美国清楚地知道,它要付出多大努力才能刺激俄罗斯作出回应。如果古巴企图在外部势力的帮助下驱逐美国士兵,或者俄罗斯决定在委内瑞拉部署反导系统,难道美国能袖手旁观吗?

美国人绝对没有失去对容易冲动的萨卡什维利总统的控制。在驻格鲁吉亚的观察家中间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萨卡什维利就连去厕所也得提前打电话与美国使馆沟通一下。”美国得心应手地操纵着格鲁吉亚总统。

俄方回应的结果正如美国所愿。如今俄罗斯在世界上的政治影响力被削弱了。整个国际社会几乎异口同声地谴责俄罗斯的行径,而俄罗斯对美国军事冒险的任何批评都失去说服力。此外,正在重振的俄罗斯经济遭到重大损失。外国投资者要么推迟项目的落实,要么彻底放弃了项目,俄罗斯证券市场为此付出了代价。美国和它的小朋友格鲁吉亚表现出人道主义愤怒,将俄罗斯形容为一头喜欢挑衅和侵略的熊。

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完美落实的战略。

同时,北约一边呼吁俄国撤离格国,一边北约的舰队浩浩荡荡地一艘接一艘的驶入地中海,与驻守在地中海的俄舰对峙。在这国际形势风云突变,有人惊呼冷战重新开始了,中国一些专家以为可以渔人得利,其实,除了减少西方要求变革的压力,中国所得甚微,只是值得一提的是:伊拉克与之签订了30亿美元的石油采购合同,这是布什给予胡锦涛的礼物。

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在英国《泰晤士报》网站8月19日发表文章:俄罗斯不会在侵略中获益

文章说:苏联解体使这片土地产生了新情况——尤其是独立自主的国家。许多国家已经加入欧盟和北约;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表示他们希望加入北约,而北约也说他们可以加入。因此,我们必须在欧盟和北约内部以及联合国决议中强化对这些的国家支持,同时设法与俄罗斯接触,向其展示冒险主义和侵略所要付出的代价。

在今天召开的北约外长紧急会议上,我会主张对格鲁吉亚予以政治支持和实际帮助。在政治上,我们必须重申维护格鲁吉亚领土完整的承诺。在实际方面,我们必须信守北约在4月峰会上作出的予以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成员地位的承诺,并着手开展切实的军事、政治合作。这是规划好的、最终接纳这两国成为北约成员的路线图的一部分。

而在俄罗斯方面,我赞成与其进行冷静接触,将克里姆林宫在国际体系中所需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转变为迫使其负责任地采取行动的力量。

一句话:俄罗斯跟中国一样,必须适应国际主流社会的游戏规则。

本来在中东战乱地区可以腾出手来时,朝鲜及其后台就是民主化推进的下一个目标,但中国在胡温领导下处事谨慎,处处以发展经济为考量,不像普京近年来咄咄逼人,于是出锋头必出霉头,一边加紧与胡温示好,分化俄中;在西方多国扬言要抵制京奧会开幕式,他反而率领一家三代前去捧场;为使中国摆脱对俄罗斯油气的依赖,让出了伊拉克出售30亿采购石油的合同。所以,法国《费加罗报》驻北京记者阿尔诺.德拉格朗热所谓“中俄成了针对西方新‘轴心’,着实荒唐。这种分析如在一年前,还会引起重视,京奧会与“上合”组织《杜尚别宣言》后,则是荒唐可笑的高调了

格鲁吉亚事件发生在2008年8月8日,这正是京奧会隆重开幕的一天。在观赏台上布什与普京还彬彬有礼地作了交谈。我们也看到中国外长杨洁虒就坐在布什父子的前排,随时充当翻译(老布什在当驻华联络处主任时,杨就是他的翻译)。我们更注意到布什三代都受到胡锦涛最高规格的招待和礼遇,在国宴歺桌上举杯同饮美酒建立私人的友情。胡锦涛是为了答谢美国总统对京奥的捧场,以此为契机,建立感情,老实说,大陆不仅在台湾问题上需要美国的理解,更在经济面临困难的当前,离不开美国的合作。而布什如此带领一家三代前来给大陆面子,胸有成竹、面带喜色,他想的是格鲁吉亚已经炮声隆隆,胡锦涛不会像往常一样与北方熊一唱一和给西方麻烦了。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

中国一直担心美国对穆斯林极端主义的注意力正在减弱,美国国内各种势力会把眼光转为锁定北京,打压中国。而俄格冲突会使美国的注意力集中到一个新的“妖魔”,北京也就会随之松一口气。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主任裴敏新对此评论说,民族分裂在中国是个高度敏感的问题。因此中国不可能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的问题上表示支持俄罗斯。

另外,裴敏新认为,从中国的长远利益来说,尽管中国同俄罗斯有所谓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同西方关系之重要远远超过中国同俄罗斯关系的重要性。从这点考虑,中国也不愿意在这场冲突中对俄罗斯表示支持。于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中国大概也就只好“沉默是金”了。只要这一问题不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北京就不会表态。即便提交到安理会,中国的表态也可能就是弃权。

消息人士指出,“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都有自己的问题地区。如果其中一个国家承认高加索的共和国独立,那么对其自身的领土要求也会立刻随之而来。例如,中国就将面临台湾和新疆独立的问题。

在围绕格鲁吉亚的冲突中取得“上合”组织支持的努力失败,使得莫斯科只能继续独自面对西方。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驻莫斯科的分析人士叶夫根尼·沃尔克说,杜尚别峰会的这份声明非常模棱两可,这反映俄罗斯处境的尴尬。

只是在无赖国家阵营中引起了由衷兴奋。只有这些国家急忙表示支持俄罗斯。首先表态的是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接着是利比亚领导人的儿子赛义夫·卡扎菲。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称赞了俄罗斯的行动,他说,与格鲁吉亚交战后,俄罗斯应该认识到与美国和西方的合作没有前途,应该改变其国际兴趣的方向,例如可以集中精力同中东国家发展友谊。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也表态支持俄罗斯。

这实际上意味着邀请俄罗斯领导国际反美俱乐部。到目前为止,伊朗和委内瑞拉不公开地领导着这个俱乐部。内贾德和查韦斯是其主要代言人,现在普京可能会在他们当中当老大。

这种选择等于俄罗斯自愿退出八国集团并将可能尝试建立与之抗衡的组织,如邀请白俄罗斯、古巴、利比亚和叙利亚建立新的七国集团。

然而,并非国际反美运动的所有头面人物都对这种事态感到高兴。例如,内贾德至今也没有急于表态支持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战略目标是在本地区占统治地位,它们根本不需要俄罗斯这个保护人,而更愿意把俄罗斯作为武器供应者。白俄罗斯和利比亚为与西方和解近来付出了不少努力,因此彻底放弃已经取得的成果对它们不利。

由于俄国孤立的处境,它宣布承认格的两个反叛地区的独立,不过是有名无实,一纸空文,最终还得承认失败,能守住“独联体”地盘已经不差了。

通过这次美俄对抗的教训,本网认为中国应加紧融入国际主流社会,抛弃与主流社会相对抗的反西方联盟幻想,才是明智的顺应潮流的国策。


<<上一篇文章:俄美对抗是历史回归
>>下一篇文章:外资大鳄正加速并购民族品牌 触及中国经济安全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