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从金融危机看中美发展模式复杂关系


539 人阅读  日期:2008-10-16 8:22:03  作者/来源:谭中 联合早报网


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日益升高,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前已经有了两个信号。一是世界十大公司中国占一半(美国三家,俄国、荷兰各一家);另一是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任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国的崛起:挑战与机遇》中道出中国和美国应该是“平起平坐的伙伴关系”。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各方舆论更大肆渲染,把中国说成“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

伯格斯坦强调只有美国和中国是真正的“经济超强”,认为今后十年美国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使中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挑大梁”。从美国方面来说,它必须从以欧洲为重心转向依靠中国,与中国“极权主义政权”积极合作。从中国方面来说,它必须卷入和美国合作的国际领导机制。

成为全球化的附庸

当前金融危机中美国最流行的一句话是:“事态改善以前将会更加恶化”。明眼人看出:世界第一大经济美国滑坡了,按物价折算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的中国就更形象突出。但这问题太复杂了,北京当局应该用整体、辩证、历史、科学的逻辑从四个方面分析一番,然后决定下一着棋怎么走。

第一,正像伯格斯坦所说,中美两国都有“强大的发展能动力”。美国的崛起使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发展最终毁灭于“繁荣-萧条-危机”恶性循环的预言破产。马克思理论的掘墓人、前奥地利政府部长、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的名言“只有妄想狂者才不被淘汰”,成为新时代的进步旋律,对美国信息革命起了巨大推动作用。

我们可以把熊彼得的话改成“只有翻身才不被淘汰”来形容中国,是经过一个多世纪挨打、挨饿、挨辱以后,睡狮醒觉、发奋图强,政府、民间两个积极性同时发挥,全国一盘棋的这样一种能动力,目前尚无法和美国较量。

第二,伯格斯坦指出:中美两国都与世界经济整合并能影响世界经济,但美国是当今全球化的龙头,中国则是全球化的附庸。2007年,中国生产总值的72%出口,国内消费只占38%。“bandwagon/搭彩车”是一个国际关系学中的词汇。中国当前发展可算“搭美国彩车”。

第三,中国“搭美国彩车”的一个典型例子是:东莞和温州所生产的芭比娃娃的出厂价格是1美元,在美国市场上的零售价格是9.99美元,中国得到的是“平常利润”,美国得到的是“超级利润”。“超级利润”这个名词是斯大林对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理论的发挥。当今美国经济发展已经不屑于挣“平常利润”,所以不断把工业迁移到海外。

还是要自力更生

从中国方面来看,“自力更生”发展生产始终不能摆脱贫困,因此改革开放,向外国寻求资金,有了资金才有下金蛋的鹅。从美国方面来看,华尔街启动全世界资金产生、周转、生息、生蛋的网络与机器,它控制的“CDS市场”从1990年代开始交易额每年翻一番,到2000年达到1000亿美元,到2004年达到64万亿美元。这种“超级利润”是中国东莞、温州等地一万年都挣不到的。还有美国可以滥印美钞、把通货膨胀转移给其他国家,别国无可奈何,更无法效法。

“CDS”是“credit default swaps”的缩写,中文翻译为“信用违约互换”,是国际债券市场上交易最多的所谓“信用衍生产品”,是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的宠儿。格林斯潘退休后在世界最大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当过总经理。现在他自己制造出的“金融衍生品”发霉,今年贬值50亿美元,他也悄悄抛售掉500万AIG的股份。

第四,四分之一世纪中国“为他人作嫁衣裳”而使美国生活日用品价廉物美,“寅吃卯粮”的美国生活方式在“衣食”方面无后顾之忧后,就向“住行”方面冲刺,疯狂地向银行贷款买车、买房。殊不知这“CDS”是资本主义“大鱼吃小鱼”的机制,使无法担当风险的个人与银行频频破产,最后连大财团也不能幸免。如果11月大选是有“社会主义”之嫌的奥巴马获胜,美国大资本家阶层可能出现更大混乱,继续玩弄“金融衍生品”而获取“超级利润”肯定会变成历史。

当前的中国根本不是能够拯救美国危机的观音菩萨,还要提防明年美国新总统不让中国继续“搭彩车”的突变。其实这“彩车”远非天堂,仍然受人宰割,还可能翻车使中国也同归于尽。中国必须回到“自力更生”发展的正道上来,名符其实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小康社会。


<<上一篇文章:三中全会明确缩小政府征地范围
>>下一篇文章:中国官员辞职被疑为抵消刑责 复出备受争议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