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中国输血华尔街陷入两难 若美国货币激增外储将巨亏


533 人阅读  日期:2008-11-1 13:05:47  作者/来源:南方网-南方日报


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余震不断,美联储从美联储紧急提供给摩根大通290亿美元融资到美国政府拨款3000亿美元给联邦住宅管理局(FHA)管理下建立专项基金,从注资2000亿美元国有化房利美和房地美到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出台,以及此后贷款挽救实业公司,美国救赎成本不断加码,可能最后成本要超2万亿美元。由于美联储“央行中的央行”地位,很容易使美国救市成本转嫁于它国,特别是持有美元资产的中国、日本和沙特等国家。美国政府与这些国家政府进行谈判购买国债发行计划正暴露了这美元储备大国的尴尬和两难地位。

而最近的美元走势和石油价格走势已超出此前多数企业和分析人士的预期,其中变换似乎隐含了美国政府隐藏极深的战略意图和财富分配主导路径,是否这也是全球为美国金融危机买单的一个组成部分?而缺乏风险控制中国企业在外汇交易的巨大损失和隐现其后大银行机构对赌交易巨额盈利已说明,如今金融市场暗壑丛生。如何管理国家财富、如何改变不公平货币体系,需要更多思考和主动参与。

1.救市成本超2万亿美元

美国参、众两院最终在纽约时间10月3日投票通过了总额7000亿美元的救援法案,也就是这场惊心动魄让7000亿美元具有了全球知名度,似乎挽救风雨飘摇的金融市场就靠这笔巨款了。

但如果算上去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对市场的出手干预,花销早应该以万亿为单位计算。

拉开美国政府为华尔街输血大幕的是今年3月11日,美联储(Fed)创立证券拆借机制,向其一级交易商出借最多2000亿美元的国债。

几天后,美联储又向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Co)提供290 亿美元,作为收购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融资。

随后,美国政府拨款3000亿美元在联邦住宅管理局(FHA)管理下建立专项基金,旨在帮助偿付有困难的住房贷款借贷人,使他们摆脱原来高成本的按揭贷款,获得由联邦政府提供的更便宜更实惠的按揭贷款。

这只数千亿美元的基金并没能阻止住房贷款市场的情况恶化,今年7月底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 惊现资本金不足、融资困难的紧急情况,经营难以为继。

鉴于住房贷款市场的一半份额由这两家公司占据,美国政府不得不为房地美和房利美注资2000亿美元并收归国有。

本周,美国国会山附近的乞讨队伍中又多了一名新成员——通用汽车,数天前,通用汽车就已经徘徊在财政部的门口,哀求保尔森的怜惜。

通用汽车最终等来了一个好消息,能源部正考虑向其提供50亿美元的贷款。

虽然这不是保尔森亲笔签名的支票,但对于深陷金融危机泥潭难以自拔的通用汽车而言,这好比是提前收到的圣诞节礼物,可喜可贺。

时钟拨回到纽约时间10月1日,华盛顿,美国众议院驳回了布什政府最初提出的救援方案。现在看来,那场救与不救的争论是多么的不识时务。

还不到一个月,美国政界争论焦点已经变成还要救哪些行业,还要花多少钱。

继投资银行、房贷公司、保险公司、商业银行之后,汽车巨头告急,显然,能源部的50亿美元贷款并不包含在国会批准的7000亿救援方案之中。

如果还有下一个、再下一个……在美国实业公司纷纷高呼“救赎”之时,很难预测7000亿之外还需要多少笔50亿。

比尔盖茨说:“人生是不公平的,习惯去接受它吧。”毋庸置疑,美国纳税人为华尔街买单并不公平,不过谁叫他们是美国公民呢!

美国政府一边救援试图花钱消灾,一边减税力求平息民怨。那么,布什不从美国纳税人的口袋里掏钱,钱就只能来自美国之外了。

当美国救援方案终于付诸实施的时候,隔岸观火的国家可能还曾为美国纳税人鸣不平。不过,当最终美国救市方案出台,美国国会同意调整国债发行额度,表明7000亿美元并不仅仅是美国纳税人买单,而更多的是新兴经济体、中东国家、日本等等世界范围的纳税人共同负担。

国际货币体系的历史使多数国家只能习惯接受不公平的财富分配格局,不过如今是否继续扮演美国政府的圣诞老人呢?

在7000亿美元的救援法案出炉之前,美国政府还有两次大手笔的输血。

9月15日AIG和雷曼(Lehman Brothers)倒下后,AIG 获得850 亿美元贷款,同时美国政府向摩根大通偿还了至少870 亿美元,以帮助结清和推动与雷曼顾客和客户的证券交易。

上述救市成本已达到9000亿美元,还没有包括如维修废弃住宅投入40 亿美元等小额救援支出,所以7000亿美元只是在此基础上继续追加而已。

目前美国政府开出的账单不会低于1.6万亿美元,而账单超过2万亿美元也不是一件难事。

据Bloomberg统计,英美两国的主要银行在今年9月底之前的减计资产和不良贷款共计6590亿美元,而截至10月22日,将政府援助计算在内,这些银行补充到的资金仍然不足以弥补损失,融资额约为6380亿美元。

更加添乱的是汽车巨头加入到讨钱大军中,航空业、电信业、石油业等等巨头是否也会步其后尘要求政府施舍呢?

“通用汽车的救援如果获批,那绝对是出于政治原因。”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院长罗伯特布鲁纳(Robert Bruner)向本报记者表示,“通用汽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力绝对不能和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相提并论。”

在他看来,汽车制造业目前的经营压力非常大,然而它们倒闭产生的影响远不如金融行业崩盘,并不会给经济带来致命打击,不过基于通用汽车与美国政界的交情,国会认可此次援助的可能性很大。

罗伯特布鲁纳所说并非耸人听闻,政治势力与获得政府施舍之间的关联若隐若现。

此前房地美和房利美的获救确实能给出不少有说服力的理由:房贷市场的龙头地位,国有企业的历史渊源等等,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两家公司多年来都在国会笼络各届政府的政要,还聘请了一些议员作为公司顾问,并发给他们可观的顾问费。

雷曼倒闭后,同为前五大华尔街投行的高盛(Goldman Sachs)获批成为金融控股公司,最大的意义在于其能经营商业银行业务从而获得储蓄存款,渡过难关的机率陡然增加了。

而高盛与美国财长保尔森的密切联系似乎为高盛的转型留下了注脚,而具体实施7000亿美元救援法案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保尔森在高盛的得意门生。

还有哪些企业在美国政界拥有非凡的影响力,可能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如果按照这种轨迹运行,“救市成本很难控制,是由政客们决定最终要花多少钱。” 罗伯特布鲁纳坦言。

当然,如果美国政府花的只是本国纳税人的钱,可能无法指责,毕竟是美国的家务事。

但事实却不尽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的朱明方博士提醒说:“与接近2万亿美元的救市成本相对的是当前美国政府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今年初白宫就预测2008财年的政府财政赤字将超过4000亿美元。”

当初,美国议员们投反对票的理由有几种:涉嫌滥用纳税人的钱、隐含道德风险、两党政治斗争需要等,却没有人提起7000亿美元的来源,要么是集体健忘,要么就是刻意回避。

他称,美国政府筹集救市资金的主要渠道有两个——增加税收和发债。美国7000亿美元的救援法案中明确附加了大约1500亿美元的额外减税条款,而且今年布什早已积极推行了1680亿美元的退税计划,可见美国政府对于税收的态度是不增反降。

那么发债是缺钱的美国政府眼下唯一选择了。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08年8月末,美国国债的前三大持有者为日本、中国和英国,持有量分别为5859亿、5410亿和3074亿美元,三国持有量占据国外投资者持有总量的80.7%。

11月美国总统大选就将揭开谜底,目前各种调查结果都指向奥巴马获胜的可能性更大。民主党在美国历史上一向以成功干预市场化解危机而著称,如果奥巴马登上总统宝座,美国政府的救市是否会更加不惜成本,钱是否依然来自发债?

《外交季刊》的编辑、美国学者詹姆斯霍奇(James F. Hoge, Jr.)对本报记者表示:“奥巴马如果当选,将支持继续执行现行的7000亿美元救援法案,最可能增加两大救市措施。”

他预计,其中一项是针对不能继续支付住房抵押贷款的穷人,政府将出资给予其非常优惠的融资以帮助其保留住房。

奥巴马还有望推行对更多行业的援助,以刺激经济、降低失业率。

这也预示着,很可能明年新总统上任后,美国政府还将需要更多的资金。

2.美元主导短期无法改变

这也就意味着美国政府的慷慨大方或者自上而下的健忘必须建立在日本、中国和英国等在为其输送资金基础之上。既然花了其他国家的钱,如何花、花多少就不再局限于是美国的家务事。

“美国政府利用美元在国际金融货币体系中的特殊地位,将危机向全球转嫁,而且近代以来的每一次危机中,美国政府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朱明方说。

他认为美国转嫁危机其实有两条路线——发债和运用汇率手段。其一就是美国政府发行国债,其他国家自主购买。

近两个多月,美元汇率升幅超过20%(以欧元为例,欧元兑美元汇率从7月15日最高1.6038到10月28日最低1.2328),美元走强与美国国内经济形势有些格格不入。在他看来“这就是美国政府操纵汇率的结果。”

美元近期走强给美国政府带来的必然是好处。首先,世界范围的美元都回流美国,这能弥补美国国内的流动性不足。其次,美元在这段时间呈现强势会给美元盈余的国家增强继续持有美国国债的信心,避免因担忧不仅不再继续购买反而抛售美国国债的行为。

美元购买力上升还将使美国企业受益匪浅。

詹姆斯霍奇预测:“许多经济学家都在讨论美国国内的危机何时见底,我听到最乐观的说法是明年春天经济将恢复上行周期,最悲观的则认为要到明年秋天甚至2010年的冬天才会有好转。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美国以外,更大地域范围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当其他地区随后陷入危机时,美国企业就可以利用短期强势的美元收购相对便宜的资产。

而且,美国政府运用汇率带来的不公平还有另外一层,即借美元的主导地位在需要的时候推低大宗商品价格,以满足本国利益需要。

目前国际资金的一条投资路线是借欧元、澳元在外汇市场换成美元,换来的美元如期炒高日元,大批机构投资者由于承受不了日元升高,抛售包括股票在内的资产,赎回日元,因此全球股市的大幅下跌。

而另一方面推高了美元对欧元等货币的汇率,而商品期货市场是以美元计价的,美元大幅升值导致商品价格下跌的习惯逻辑,在当下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陷入萧条时,美元以强势货币出现,可以大肆购买全世界的廉价商品。

美元独一无二的地位来自布雷登森林体系确立美元为世界货币,这60多年以来,美国政府正用美元“绑架”了其他国家。

布什、保尔森都曾公开发言称巨额救市计划不仅是挽救国内金融市场,还是对世界负责的表现。如此大国风范颇令人触动,不过隐含在美国政府负责态度之下的是全球不得不为其买单。

“我承认这是不公平的——美国救市,却由外国购买美国发行的债券从而向美国注入资金。” 詹姆斯霍奇表示。“如果美国经济全面崩盘,那么全世界将承受比现在更大的损失,这是更残酷的。”

他观察到现在世界各国在购买美国国债时变得较为谨慎,购买却仍在继续,而且无论是日本、中国还是英国、中东地区,都没有发现有大幅赎回、减持的现象。

既然不公平来自美元的主导地位,改革世界货币金融体系就被各国领导人提上了议程。

10月24日召开的亚欧首脑会议上,参会领导人一致决定将对世界货币金融体系进行“有效和全面的改革”。

不过,路漫漫,其修远兮。

罗伯特布鲁纳指出:“尽管这次危机格外严重,美元还是将占据其领导地位,但在将来不会是唯一的主导货币。在危机进程中,有证据表明许多投资者都将本国货币兑换成美元,因为他们认为在经济动荡时,美元仍然比本国货币安全。”

对于有效和全面的改革世界货币金融体系,他认为需要假以时日。11月15日即将在华盛顿举行的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有望起草应对危机的共同方案,他认为值得关注的不仅是该峰会将推动全球合作应对危机,还将涉及改革外汇储备中的美元地位等。

詹姆斯霍奇提出此次危机发生之前就有迹象显示世界货币金融体系需要有所改变,现在这种需要更加迫切。

长远来看,他确信美元丧失主导地位是不可避免的,而未来几年欧元将持续在世界货币金融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而短期内较为可能取得进展的是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明年上半年考虑增加中国、印度、巴西等主要新兴经济体的投票权。

同样,朱明方说,变革美元地位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中,美国具有“一票否决权”,增加中国投票权固然是有益的,最终,还是应该着眼于世界货币金融体系的根本改革。

3.中国两难

截至9月底,中国外汇储备总额为1.9056万亿美元,居全球首位。如何使近2万亿美元并且还将继续增加的外汇储备减少损失和降低风险,是学术界热议的话题。

一直以来,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投资的方向为美国债券。据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中国持有的美国债券总数达922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的11970亿美元。

近期华尔街危机频现,美国政府信用和实力遭遇挑战,依然没能阻挡中国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的热情,2008年8月末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较7月增加了223亿美元,继上月增持149亿美元后,再次刷新今年以来持有美国国债的月度最大增幅。

在美国机构债中,中国更是赶超日本排名第一,其中房利美和房地美发行或担保的债券占总额的40%左右。

从2007年8月次贷危机发生后到2008年5月的10个月中,中国的机构债不但没有减少,净购买额反而达到590亿美元,超过购买美国国债的240.7亿美元的2倍。

房利美和房地美有惊无险的被美国政府接管,却敲响了警钟,雷曼倒闭更是让人心惊。

因此,部分学者提出现阶段至危机彻底结束前,外汇储备应该更多的持有美元现金。美国债券尤其是机构债在某些情况下有可能变得既不安全也丧失流动性,这显然背离了外汇储备的宗旨。

朱明方认为此举不失为短期内的安全举措,不过仍然无法逃脱依赖美元这一命运。

还有学者建议外汇储备依然可以主打“国债牌”,不过在美国国债发行时要有所改动。该方案的框架是由美国政府发行以人民币为计量的国债,中国普通投资者可以购买,那么美国政府直接获得的是人民币,然后将人民币从中国外汇储备中兑换出美元,拿回美国国内使用。

这个方案有利于扩大人民币的流通范围,并能够转嫁汇兑损失的风险,美国将不得不承担数年后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之痛。

并且还能避免发生极端情况,在传统美元国债到期时,美国万一国家信用恶化,以激增货币供应量来偿还,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存在有待克服的困难。

“由美国发行人民币国债,中国民众购买,这对中国外汇储备来说确实能转嫁汇兑损失。”罗伯特布鲁纳认为,“但是另外一方面,此举相当于转移了中国银行[3.02 -0.33%]业的大量居民储蓄,对于中国金融机构的稳定性是否会造成影响,很难推断。”

他谈到除了美国的政治障碍,此举还需要更严密的论证。

另外,还有学术界的一种呼声是用中国外汇储备购入黄金而不是债券。对于主打“黄金牌”的最大担忧在于全球市场上黄金流通量相对于美国国债市场来说好比小巫见大巫。

对于庞大的中国外汇储备而言,能够在市场上买到的黄金较为有限,还需要警惕潜在的交易风险,如果外界知道当中国外汇储备这个大买家介入,势必推高黄金价格并引发国际买家的投机套利。

朱明方表示,增加黄金储备无疑是好事。欧美等西方国家的央行储备资产中,黄金储备量均占相当高的比例。美国黄金储备量占75%,意大利为66%,德国和法国也都在60%左右,还有北欧发达国家等都有较高的比例,而中国黄金储备量少于央行储备资产的2%。

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在黄金储备上确实大有文章可做。关于如何买到大量而又便宜的黄金他认为可以先在外汇储备的增量上适度提高购入黄金的比例,这样也是渐进式的交易,规避了交易风险。

而此次金融危机,也是值得考虑的增仓良机。

以10月5日至11日这一周为例,欧元体系的黄金储备减少了1.55亿欧元,而在之前数月中,欧元体系的平均每周黄金的减持量从未超过5500亿欧元,一般波动于2000万欧元附近。

据此推测,9月份以来欧洲各国纷纷解囊援助本国金融机构,目前金融市场情形尚未发生逆转,金融机构仍需政府提供帮助,很可能欧元体系一反常态的减持黄金储备将有望持续一段时间。

“这对想要增持黄金的投资者而言意味着购买机会。”朱明方表示。

而在抄底华尔街存在较大的政治障碍和经营风险时,用外汇储备购买一些美国企业、政府在美国以外的优质资产也是可以考虑的选择。这也是较为成功的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和GIC的做法,尤其是美国海外的石油等资源类资产。


<<上一篇文章:地方政府债务至少在万亿以上 负债运营已成常态
>>下一篇文章:一个商务部官员和律师们的隐秘交易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