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谈法论道 > 正文

绍兴新版“官场现形记”


7418 人阅读  日期:2009-11-13 21:42:22  作者/来源:孔令泉独立调查 中新网


2005年以来,浙江省绍兴市持续不断的吏治风暴刮落了包括4名厅级干部在内的14名官员。其中,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冯顺桥也由此落马。观察人士分析,这场由下至上的窝案是冯长期经营“小圈子”的恶果。

4月8日上午,53岁的浙江省绍兴市原副市长俞永谷在金华市中级法院受审。俞是绍兴官场腐败窝案已见诸报端官员名单中未判刑的最后一名。

在这场历时3年多的吏治风暴中,共有14名官员落马。其中厅级4名,处级8名,被称为绍兴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肃贪风暴。

观察人士分析,绍兴市的群官集体腐败,某种程度上是浙江省政府原秘书长冯顺桥经营官场的结果。

在这个多年打造的“小圈子”里,共同的利益使这群官员坐在了一条船上,结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最终拔出萝卜带出泥。离开绍兴3年后,高就浙江省政府秘书长的冯顺桥,仍然难逃翻船落水的宿命。

苦心经营“小圈子”

肃贪风暴源自曹娥江上游的绍兴市所辖全国经济百强县——新昌县。

2005年,位于该县的浙江康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板徐孝西东窗事发,牵出6名官员。

绍兴市越城区委书记、原新昌县委副书记刘德秋,新昌县常务副县长姚锦旗,新昌县国土局局长王敏勇,新昌县财政局副局长陈建军,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原新昌县委副书记蒋永舟,绍兴市委副书记、原新昌县委书记范雪坎先后落马。

第二年,反贪风暴刮向绍兴市下属的同样是全国经济百强县的上虞市。上虞市委书记任其良和他的两个助手、被称为两个“阿太”——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严永泰和副市长、政法委副书记张吉太翻船落水。

很快,这场自下而上的风暴刮向绍兴市,两名副市长谢卫星、俞永谷被掀翻。一同落马的还有已下海经商的原新昌县委副书记程晓帆和开化县委书记、原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金良。

2008年5月,曾与范雪坎、谢卫星、俞永谷搭档的前绍兴市市长、市委书记冯顺桥也走到了仕途的尽头。这些落马官员腐败的时间正是冯顺桥在绍兴市任组织部长、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其中有不少是他一手提拔或重用的。

冯顺桥在绍兴市官场经营20余年,根基深厚。冯是上虞人,从上虞一名教师,逐级升至教育局副局长、区委书记、上虞市长,有11年在老家上虞当官,在绍兴市委机关任职也有10年。

在任绍兴市委书记、市长之前,冯是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这位在1989年就是上虞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32岁后备干部,一直掌控干部任用大权。他在上虞和绍兴之间周旋,两地的官场有如自家的“菜园地”,采摘得心应手。

2002年7月,任其良在接任上虞市委书记时,上虞市委班子成员中曾有不同意见。冯力排异议,要求大家自觉服从他的领导。

边贪腐边抓警示教育

冯对上虞的厚爱,从他卖官鬻爵上略见一斑。

2002年底,绍兴市各县市(区)领导班子调整,时任上虞市交通局局长的张吉太觊觎上虞市副市长一职。但其年龄偏大、口碑又差,希望渺茫。作为绍兴市委书记的冯顺桥,直接向组织部门提出3条倾向性意见,最终让张如愿以偿。张吉太为此送给冯44.6万元。

卖官鬻爵,是冯为官的一个经营之道。在他的示范下,一个个组织部长如法炮制。落马的官员中,包括谢卫星、蒋永舟、王金良、刘德秋、任其良等都就任过绍兴所辖县或市的组织部长,卖官鬻爵成了他们的潜规则。

浙江某公司董事长李某,送给原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蒋永舟20多万元财物,蒋帮助其朋友和亲戚当上了新昌县某局副局长、当地镇长。另一家公司董事长宋某送给蒋近5万元,为宋的朋友买下了绍兴下属县级市副市长官职。

浙江康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板徐孝西向蒋行贿,帮助王敏勇买得新昌县国土局局长职位。

在原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金良受贿的101万多元中,大多来自房地产老板。这些老板用钱帮助亲戚朋友买官和调动。王金良还帮上虞市原副市长张吉太的侄子调进建设局下属的质检站,帮其外甥女进交通局,就连张自己的升迁也依靠王的帮助。

这些组织部长一面卖官鬻爵,一面大抓警示教育。王金良表现尤为活跃,经常带着市警示教育督察组到各县市区督察。蒋永舟做法如出一辙,到一个地方就讲警示教育的重要性。

在蒋永舟案发后,王金良不仅没收手,升任开化县委书记后,继续收受贿赂。他在浙江省纪委办案人员面前说:“我心理不平衡。收了钱还觉得自己比人家不知要好多少、清廉多少。”

这场警示教育尚未结束,又暴发上虞腐败窝案。在上虞的干部眼里,市委书记任其良怎么看都像是个清官的样子。“因为,他在这方面所作的讲话、批示、体会文章,实在是太深刻、太精彩、太感人了!”
勾结房地产开发商

肃贪风暴刮落的绍兴群官被指定在浙江省异地法院审理。法院审理查明,这些贪官的落马多与房地产开发、土地出让的黑幕密切相关。

俞永谷在绍兴有一套别墅,这套别墅市场价是300万余元,但俞几乎只用了半价就买下了。这套别墅坐落在绍兴经济开发区,是时任绍兴市副市长兼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俞管辖范围。2000年,浙江金昌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政权看中了这片地块,想搞房地产开发。

俞与他的顶头上司——绍兴市市长冯顺桥一起为潘拿地。尽管竞争对手的标的高出潘很多,但冯在市长办公会上定了调子让潘拿地,造成3219万余元的国家财产损失。

潘给俞的回报是现金贿赂178万元。潘将这个地块建成绍兴首个超大规模的高档商品房小区——森海豪庭。

在开工建房前,俞要潘按他的要求为他造一幢排屋,潘就将原来打算造别墅的地块给俞造了排屋。后来,俞对这幢排屋不满意,潘就给俞准备了一套别墅。2006年俞付款时,潘给俞的“折扣”是147万余元。

这个别墅,后来成了俞大肆收受贿赂的场所。

新昌的人都知道,绍兴市副市长谢卫星与丰岛集团董事长徐孝方关系非同一般。

丰岛集团是新昌县的明星企业,曾拥有一块位置很好、面积近9万平方米的农业用地。徐孝方想用来开发房地产,办法是将这块农地上缴入库,由县政府通过规划将其变更为商业用地,通过“招拍挂”的形式,由其拍下。

谢卫星为徐实现这一设想铺平了道路。他在这块土地的“招拍挂”过程中,设置了多重条件,最后被“定向”拍卖给了丰岛集团。这块土地后来被开发了“丰岛花苑”楼盘。2003年12月13日开盘后,销售火爆,徐孝方获得数亿元的收益。当然,徐拿出了数十万元来“感谢”了谢。

在此期间,谢的搭档、时任新昌县委副书记程晓帆也为徐提供方便,收受贿赂。2008年9月,徐孝方案发后,拉下了谢,也牵出了已下海经商一年的程。

上虞市委副书记严永泰与开发商的交易不过是到手3万元和2500美元,回报给开发商的却是提供一块四五千亩的滩涂供其造地。

而2005年,新昌6名官员落马均与新昌的浙江康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关,董事长徐孝西的案发最终牵出前新昌县委书记、绍兴市委副书记范雪坎,范也是此次肃贪风暴中最早落马的副厅级官员。

贪官连成腐败链条

2007年下半年,当王列东被浙江省纪委调查的消息传出,冯顺桥如惊弓之鸟,再也无法保持一贯沉稳作派。一位与会者说,那时,冯开会时时走神,心情沉重。其时,冯被列入副省长的后备人选。

在2005年,上虞市副市长张吉太被抓时,冯也惊慌了一阵,后来平安无事,认为讲义气的张未供出他。但王列东不同,作为浙江大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王,与冯不是一般交情。

王是绍兴的一大富商。2006年,他曾被评入中国新财富“500富人榜”,媒体公布的数据是:资产6.4亿元,年龄41岁。

早在1993年至1995年冯担任上虞市市长期间,帮王拆借了上虞市财政资金一亿元,又帮王在上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以极低的价格取得了较好位置的土地100亩,冯还帮王的公司减免电费1800万元。2003年,王的公司因逃汇,面临浙江省外汇管理局的处罚。冯闻讯后“干涉”,最终只受到最低限度处罚。同年,大普集团收购绍兴一房地产公司,冯帮其从银行转贷1.2亿元。2004年,冯顺桥任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后,将王的两个女儿分别安排到盐业和能源部门工作。王也多次向冯送钱送物,共计35万元。

更重要的是,王对冯知根知底,王一旦开口,冯在劫难逃。但这次王为自保,顾不了许多了。

而王是被任其良供出的。

2004年,大普集团要造万头奶牛基地,需要征地。拿了王列东20多万元贿赂的上虞市委副书记严永泰搞不定此事,就找到顶头上司上虞市委书记任其良打招呼。通过严的牵线,王列东送了任34万元、美元2000元。后经任授意,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以每亩1600元的优惠价将106.8万平方米土地出让给王列东。

2006年11月,严永泰和张吉太被“双规”后,严为立功,将任其良供出。任交代了王列东所送的贿赂。王被纪委控制和调查后,为了立功,最终供出了冯顺桥。此时,正是2007年下半年,冯的经济问题由此被浙江省纪委和中纪委掌握,冯顺桥被提名为副省级高官的计划因此被搁置。

一把手腐败危害深重

据知情人士透露,因种种原因,此时对冯顺桥展开调查的时机还不成熟。到了2008年5月,换届已经结束,各种线索也纷至沓来。冯过从甚密的上海公路大王刘根山案发,又为查办冯推了一把,浙江省纪委觉得时机已成熟。

2008年5月14日,在俞永谷被“双规”10天后,冯顺桥亦被“双规”。

知情人士透露,俞的落马与金昌公司所拿的森海豪庭地块有关。当时与金昌竞争的另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总金某,因为对此地块的争夺而惹恼了冯顺桥,金因偷税等罪,被判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3000万元。

金某在狱中一直申诉喊冤,出狱后更积极搜集冯顺桥的贪腐材料,最终向中央纪委实名举报。在举报冯的同时,金也举报了俞。俞那耀眼的别墅最终成了埋葬他仕途的坟墓。

冯被“双规”后,有关其有多个情妇的江湖传闻亦漫天飞舞。接近冯的知情人士称,传闻非虚。而浙江省新闻发言人也称,冯顺桥还犯有其他严重违反纪律的错误。

经杭州市中级法院审理查明,冯顺桥于1993年至2006年,在担任上虞市市长、绍兴市市长、绍兴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收受贿赂79.65万元,2008年12月6日,51岁的冯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16天后,他的昔日同僚、绍兴市原副市长谢卫星,被宁波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谢受贿118万余元。

今年2月2日,受贿26.6万余元的新昌县委原副书记程晓帆,被丽水市庆元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

至此,除俞永谷外,绍兴腐败窝案已见诸报端的涉案官员均已获刑。除受贿339万元的范雪坎被判无期徒刑外,其他均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俞永谷被检察机关指控受贿414万余元,他被抓时任绍兴文理学院党委书记(正厅级)。

4月8日,在法庭上,面对检察机关指控,俞一直低声称是,或点头无异议。但在最后陈述时,俞哭了,哀求审判长从轻判决,使他能在有生之年为老母送终。

浙江省办案机关一位负责人指出,这些一把手腐败所带来的深重危害,是带坏了整整一帮人。而一帮人的危害才是最可怕、最难以纠正和最难以想象的。

绍兴市原副市长谢卫星受贿案开庭审理

浙江省绍兴市原副市长谢卫星涉嫌受贿罪一案,由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于2008年11月4日交由宁波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该市检察院于11月25日向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12月8日开庭审理。张利兆副检察长出庭支持公诉。

现年53岁的被告人谢卫星文化程度研究生,原系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因本案于 2008年8月26日被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9月8日被依法逮捕。

公诉机关指控,1996年至2008年,被告人谢卫星在担任浙江省新昌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代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绍兴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浙江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或个人,在土地转让、企业改制、干部提拔等事项中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10000元、美元23000元、日元250000元,购物卡价值人民币37000元,总价值人民币109710元的手表5只,价值人民币15000元的钻石1颗。

据了解,1997年至2004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浙江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某某谋取利益,先后12次收受徐某某所送的钱物共计人民币365000元、美元5000元、日元250000元和价值人民币15000元的钻石1颗。

1997年至2003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浙江某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某谋取利益,先后7次收受王某某所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170000元。

1997年至2004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浙江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某谋取利益,先后9次收受陈某某所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140000元、美元3 000元。

1996年至2005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浙江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宋某某谋取利益,先后12次收受宋某某所送的钱物共计人民币135000元、购物卡价值人民币22 000元。

1998年至2002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浙江某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一制药厂建设用地出让等事项中谋取利益,先后5次收受金某、李某某所送的钱物共计美元7000元、价值人民币18000元的TUDOR手表1只。2005年,被告人谢卫星将其中的美金2000元退还给李某某。

1999年至2003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新昌县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谋取利益,2003年春节期间,在家中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吴某某所送的价值人民币47178元ROLEX手表1只。

2005年至2007年,被告人谢卫星为绍兴市某酒店有限公司谋取利益,先后5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宋某某所送的钱物共计美元4000元、购物卡价值人民币15000元。

2000年至2005年,被告人谢卫星为浙江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谋取利益,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总裁张某某所送的共计价值人民币44532元的RADO、TUDOR手表3只。

被告人谢卫星为新昌县某水产养殖公司谋取利益,2003年3月,被告人谢卫星赴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考察期间,在住宿的宾馆房间里收受该公司经理梁某某所送的现金美元2000元。

被告人谢卫星为绍兴市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谋取利益,2004年4月,被告人谢卫星赴日本、韩国等国考察期间,在住宿的宾馆房间里收受该公司董事长陈某某所送的现金美元2000元。

案发后,被告人谢卫星在其家属配合下退清了受贿钱物。庭审中,谢卫星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法庭将择日进行宣判。

相关链接:




2022-09-07 10:30:34 网友
[1楼]: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2021008149号 | 浙公网安备330602020005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