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新疆暴动撕裂民族感情伤口


8613 人阅读  日期:2009-07-08 21:52:24  作者/来源:韩咏红 北京特派员


发生在星期天的新疆乌鲁木齐流血暴动,一下夺走了156人的生命,近千人受伤。然而,比这场新疆多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暴动更叫人震惊的,却是局势的后续发展:逾万名以大学生为主的汉族青年昨天走上街头,他们手执铁棍与木棍,高喊“镇压恐怖份子”、“打到热比娅”等口号,声称要用武力保卫家园,要维族人血债血偿。

谈起新疆问题,大陆专家往往不愿意谈到民族矛盾。诚然,对于敏感的民族问题确实不宜渲染,可是经过几天来局势的演变发展,汉维民族矛盾与心理隔阂,已经以血的方式摆在大家眼前。

维吾尔族与汉族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在观察一片土地上两个民族的矛盾时,我们首先关心土地归属与居住合法性的问题。疆独核心的观念是:汉族占领了属于维族的土地,掠取了当地的资源,而且在文化上将其殖民,将维族“汉化”并最终在文化与精神上都被驯服。

中西方的研究都指出,“维吾尔”或者说维族的认同,实际上并非自古以来既有的概念。维族是个多源民族,也就是多个民族融合形成的民族,“维吾尔”的意思指的就是“联合”、“同盟”,而在民族形成以前,沙漠上逐草而居的游牧民族有的是部落认同,而没有民族概念或者民族认同。

他们生活的新疆地区,自汉代起称西域,清朝时更名为“新疆”,取“故土新归”之意。清朝时代,中央王朝已经完全控制着新疆地方政府,实现了新疆与内地各省行政制度的统一。

疆独的理想是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在中国军阀混战的民国时代,“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也曾两次出现,一次是在1933年,政府设在喀什,一次是三区革命(“三区”是指当时新疆的伊犁、塔城和阿勒泰三个地区)初期的1944年,政府设在伊宁。但是时间都不长,第一次只维持了几个月,第二次,三区政府最后与国民党政府谈判改组新疆省政府,成立联合政府,放弃“东突厥斯坦”的称呼。

东突厥斯坦是上世纪20年代,在特殊的国际环境背景下随着泛突厥主义传入中国,有考证说,突厥族与突厥斯坦,实际上与维族并没有主要关联。

从一种意义上看,这个在当时有苏联支持背景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苏联多次试图吞并新疆地区,将其改为“东突厥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理想或者说疆独思想理论体系,催化了维族对中国的离心力,“我的土地被你侵占”了的观念由此被强化。不过,换一种角度说,民族相处的矛盾,经济地位的差距,维族对汉族政府统治的不满,应该也加强了疆独理论的魅力,为分离主义提供了土壤。

民族尊严的问题

在各种问题之中,一个较常被忽略的是民族尊严的问题。

少数民族问题往往让汉人满腹不平,政府对少数民族施行许多优惠,如高考民族加分、经济扶持、计划生育特殊规定等等。然而,这些政策是否解决一些少数民族人士感觉“被统治”的心理,在新疆与西藏这两个地区里,显然还有困难。有少数民族在网上留言称,政府虽然施予“小恩小惠”,但是在民族关系敏感地区,他们感觉到被防备、行动受监控。

在乌鲁木齐暴动后的,国际上的许多目光再次聚焦到中国民族问题上。西方学者指出,疆独煽动了一部分极端分子,但毕竟不是所有维族,政府需要检讨固有的少数民族政策与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手法。

这应该也包括加强对少数民族的文化与思想感情的了解与尊重。以汉人为主体的政府也需要自我教育并且教育广大汉族人口,在照顾经济均衡发展的同时,以更大的包容心来看待文化、生活习俗与自己千差万别的少数民族。

也有国内学者指出,苏联时期留下来的民族政策框架或许已经过时。这套政策设计下的“民族”是一种政治认定,长远而言,将“民族”去政治化,以文化取向的“族群”代之或许更有利于淡化民族识别,促进和谐。

在乌鲁木齐暴乱发生后,中国官方与世维会展开了相互指责。在将矛头指向疆独组织,痛声谴责暴力的时候,中国政府显然陷入两难。电视画面播出汉族被打得头破血流的画面,固然加强政府镇压的合理性,但也在反向激起汉族对维族的怨恨。

汉族大规模上街,手执武器要打少数民族,在新疆、西藏或者其他少数民族地区都是罕见的。这说明他们已不信任政府能够有效地保护他们,也表明他们认为,星期天的暴动不是维族对汉人官员、汉族政府的暴力,而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罪行。

汉维关系走到今天,是许多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暴力、流血不可能为任何问题的解决催生良善的方法。如果暴动真有策划者,这恐怕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结局,反之,这更凸显当政者化解民族矛盾的重要性。

乌鲁木齐昨天宣布了戒严,也许暴动就此结束,愤怒的情绪可能被抑制下来,但抚平民族感情裂痕却将是未来一段漫长的旅程。

热比娅参与煽动?争议延烧到新闻发布会

乌鲁木齐暴乱事件

新疆发生流血暴动后,中国政府与海外疆独组织相互指责,争议延烧到中国外交部新闻发布厅。昨天,连续有记者要求发言人展示世维会首脑热比娅与暴动有关的证据,一来一往的答问是发布会焦点之一。

秦刚答话时则回应:纸包不住火,相信随着调查的进一步展开,事实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

他也说,有关部门这两天已经陆续公布了一些热比娅参与煽动这起事件的一些事实。

不过,对于记者有关中国是否会向美国要求引渡热比娅,以让她接受法律惩罚的追问,秦刚没有回应。

新疆暴动发生隔天,中国政府组织外国记者进入乌鲁木齐现场采访,一反去年西藏骚乱时立即封锁西藏驱离外国人的做法,开放姿态博得国际媒体不少好评。然而,随着事态后续升级,外媒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昨天就发表文告,抗议中国政府扣留数名在乌鲁木齐采访的记者。

被问及此,秦刚昨天继续展示对外媒的姿态。他解释记者被扣留的情况时说:“有可能出现有关执法部门认为记者违反了有关的规定”,“从而产生一些误解,或者一些问题”。

他又强调, 如果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遇到情况和问题,请尽快地与外交部取得联系,并承诺将尽所能予以协助。

“但是如果大家触犯了法律,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在有的情况下我们也无能为力。”

至于乌鲁木齐互联网被切断,记者使用电话通讯也受阻碍的原因,秦刚重申新疆官方的解释,称当局发现境外的“分裂势力”,在事件之前频频使用互联网、手机这样的方式来“策划,煽动、串连”。因此,切断互联网等措施完全是为了维护当地社会稳定的需要。

他又说:“如果说, 你们(记者)传输信号遇到什么困难,什么问题, 你们解决不了, 也可以向我们提出来,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助你们。”

此外,秦刚昨天也透露,中国政府已就两个驻外使领馆遭袭向荷兰和德国政府“提出严正交涉”,要求两国“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确保中国外交人员和机构的安全与尊严,保障其正常工作秩序,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并且要查办肇事者”。

约有150名示威者前日在中国驻荷兰使馆门前举行示威游行,他们向使馆投掷石块,致使使馆多处玻璃被砸碎;中国驻德国慕尼黑总领馆在同一天也遭到两名不明身份的年青人投掷的燃烧瓶袭击。

另一方面,新疆的冲突情况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联合国昨天呼吁中国和冲突民族停止暴力。

正在俄罗斯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并未针对新疆情势直接表态,但白宫发言人吉布斯从莫斯科发出简短的文告,声明白宫对新疆民族冲突造成人命伤亡的情况“非常关注”,并呼吁各方克制。

日本政府昨天也对新疆暴乱所造成的伤亡表示遗憾,并呼吁和平解决这次的冲突事件。日本内阁秘书长河村建夫说:“我们关注这个情况,并将继续观察后续发展”。

新疆暴动导致 中国与回教世界关系紧张   (2009-07-15)

新疆暴动导致中国与回教世界的关系出现紧张。继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指控中国对维族进行“种族灭绝”以后,昨天又有消息说,基地组织在北非马格里布的分支下令对当地的中国人发动袭击,为维族回教徒复仇。

英国的国际风险评估机构史特林·阿辛特(Stirling Assynt)最近发表的报告说,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简称AQIM)可能以阿尔及利亚工作的五万名中国工人,以及在整个西北地区的中国公民与工程项目为攻击目标。报告并说,一些“圣战”信徒表示要看到中国遭到对付。

这应该是基地组织第一次直接对中国公民与中国利益构成威胁。彭博社昨天也引述上述报告的警告说:应严肃对待这些威胁。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说,中国将“密切跟踪有关事态”,和有关国家合作采取必要的措施来保护中国的海外机构与人员安全。

他没有说明中国政府对于公民与海外利益受恐怖袭击的风险评估。

至于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有关中国进行“种族灭绝”的指控,他反驳说,新疆事件中的死者大部分是汉族,此外中国的维吾尔族人口从1949年的329万增加到今天的将近1000万,因此中国根本不存民族灭绝的情况。

他反问:“世界上哪些国家的民族灭绝是这样的呢?”

秦刚指责一些其他国家“纵容和支持”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要求这些国家停止对“三股势力”的资助和支持。

本月5日发生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少数民族流血暴动,让中国再一次面对外界的批评与压力。不过,与去年“3·14”拉萨事件不同的是,拉萨骚乱后中国的压力源主要在西方,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与民众甚至恫言北京奥运;而在本次新疆事件后,被激怒的是回教世界里的回教徒。
上周二,国际伊斯兰会议组织发表声明指责中国不当使用武力,导致许多平民死亡,并呼吁中国正视国内穆斯林少数族裔的问题,进行根本性解决。

另据《纽约时报》发自黎巴嫩的报道,三个回教领袖周一批评伊朗政府为了与中国的政治、经济与军事关合作,所以在新疆维族回教徒的问题上保持缄默。

一些伊朗国会议员也质疑伊朗与中国的关系,但他们的矛头也同时指向国内,指责政府在上个月的大选中镇压过许多反对派的示威者,因此没有立场批评中国。

中国政府提早将有关课题放到议事日程

谈到新疆暴乱对中国与回教世界关系的影响,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盛力军接受本报电访说,新疆事件迫使中国政府提早将有关课题放到议事日程。

盛力军认为,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应该已经认识到与回教世界的关系将成为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问题。中国过去一直试图回避,视之为美国或西方国家所需要面对的问题,而今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中国与回教世界的关系问题将越来越显著地反映到外交上。

至于国际回教组织与回教徒对新疆事件的关切,盛力军表示,按照回教教义,回教徒对于回教兄弟感情的概念可能强于国家主权概念,因此有所表态是“比较自然的”,但这不会对中国与回教国家的外交关系造成明显冲击,回教国家当前没有与中国交恶的强烈理由。

此外,盛力军强调,新疆事件并非出于宗教原因,维吾尔族只是新疆地区的其中一个回教群体,当地还有不少信奉回教的其他民族,如回族,他们与中国政府就不存在宗教信仰自由的矛盾。

至今只有土耳其对新疆事件表态强烈,然而这一表态只停留在话语层面,没有成为国家政策。有分析人士认为,不能排除土耳其以及土耳其语系国家的姿态,包含一种在中亚推进“泛突厥主义”的战略意图。

相关链接:




2009-09-24 16:26:54 网友
[2楼]:
     新疆鬼子去吃屎吧!
2009-09-04 14:11:22 网友
[1楼]:
汉族人怎么你们了啊  要这样呢   灭了他们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2021008149号 | 浙公网安备330602020005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