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评钓鱼岛和东海协议


824 人阅读  日期:2008-6-29 9:44:48  作者/来源:伏波


中国对于与日本之间的领土争议采取的一贯态度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理由是,目前这个问题解决不了,那么就留待以后解决,而且“后代的人更有智慧”来解决之。对此,有人评论说,搁置主权是有勇气的表现。问题是,假如中国的对手日本没有搁置主权,假如后代的中国领导人比前代更加缺乏智慧,中国将何以自处?

笔者认为,所谓搁置主权与其说是有勇气的表现,不如说是缺乏远见更为贴切。原因有二:(1)如果中国搁置或回避主权争议,对方却不搁置,而是步步为营,不断深化主权控制,时间久了,按照国际法通行的“实际控制有效”的原则,中国将失去对钓鱼岛主权的法理权利。(2)中国的搁置换取不了对方的善意,日本这样的国家尤其信奉现实主义(realism)。从现实主义逻辑出发,日本并不认为中国搁置主权争议是出于解决争端的真诚愿望,而是因为中国目前的力量不够,没有收复争议国土的能力;日本认为,如果将来中国国力上升到那一步,必然要通过武力或以武力为后盾,强行改变现状,夺回争议领土,对此日本必须未雨绸缪。事实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中国一厢情愿地搁置主权争议,反而促使日本不动声色加快实施主权化措施。此乃中国方面极大的失策。

但亡羊补牢,事情尚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中国可以派出军舰战机进入海域为本国渔民、包括台湾渔民提供护航,以强硬姿态宣示主权。这样做并不会导致战争。因为国际社会都知道钓鱼岛属于争议领土,既然日本可以进入,中国自然也有权利进入。如果日本动用军事力量驱逐中国船只,中国可以同样以对,将日本船只悉数驱逐出去。日本难道因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中国这样一个拥有核力量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军舰开火吗?可以肯定的讲,这种现实可能性是极小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是:2000年7月18日,中国某科学考察船进入了钓鱼岛海域,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军舰拦截,中国科考船马上急电国内请求支援,中国某沿海基地即刻出动数架飞豹级战斗轰炸机飞临钓鱼岛上空,日舰被迫退出。

笔者强烈主张中国必须采取强硬措施维护主权,将日本的军事力量逼退,拆除或炸毁日本青年社在钓鱼岛安置的灯塔,使我们的船只和军事设施得以进入钓鱼岛领海,向世界宣告中国对此地“无可争议的主权”。如果中国们不采取言行一致的维护和巩固主权的行动,将来即便有力量彻底收回主权,也将付出难以想象的物质和道义代价。就现阶段而言,中国(包括台湾)确实没有收复钓鱼岛的能力,但如果以此“有理、有利、有节”的切实行动维护了国家主权,打乱并中止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化进程,也将是了不起的胜利。

谈到共同开发。中日两国均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中国主张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同时依照大陆架优先原则,对350海里大陆架主张排他性资源独占权,与法有据。按照公约的科学界定,日本的海洋经济权利仅止于琉球群岛西侧20海里处的冲绳海槽,此处水深达2,000多米,是中国东海大陆架的自然终结点,是与日本冲绳群岛之间天然的地质分界线。但日本根本不理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认为应当与中国共同拥有东海大陆架,进而擅自画出了所谓“中间线”,企图侵吞属于中国的海洋资源。国家间开展经济合作本无可非议,但必须明确主权和资源权的归属,否则不能进行所谓的“共同开发”,否则将造成既成事实的印象,为日后解决主权争议平添无穷的麻烦。此次中日达成东海协议,完全体现了中国单方面“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意愿。中国同意日本参与“共同开发”即便是按照日本单方面画出的中间线也完全属于中国的春晓油气田,这样的让步莫名其妙,中国又得到什么呢?

首先绝不可能是日本在主权上的让步,因为主权已然被“搁置”起来了。其次,处在非法的“中间线”西侧,从任何意义上都完全属于中国的油气田凭什么让日本开发?!日本要求参与开采中国春晓油气田的理由是所谓存在“虹吸现象”,即中国的春晓油气田吸走了位于中间线东侧“属于”日本的海底油气资源。中国接受日本“共同开发”春晓油气田的主张,很难不被人理解为是对日本说辞的认同,那么对所谓“中间线”的原则立场实际上就变得含糊不清了。由此可见,中国在春晓油气田上的让步并不仅仅具有象征意义,而是很容易被认为是对日本所主张的“中间线”原则事实上的默认。换句话说,按照中国对外谈判中一贯奉行的所谓“互谅互让”的原则,在日后的中日谈判中,中国虽然口头上依然不见得会承认日本单方面画出的中间线,但很有可能基于“对历史和现状的考虑”,准备“以‘中间线’为基础”与日方谈判并达成协议。这也正是允许日本开发春晓油气田的危害所在。

中国政府对自己做出的让步显然并不理直气壮,否则不至于要求日本方面对协议文本严加保密。这种做法本身就足以令人生疑,而且,这种仅仅是用来蒙蔽国人的做法,丝毫无助于促进中国的国家利益。如果东海协议是中国外交的胜利,有什么不能够向国民公开宣示之处?!从中日双方透露出的有限信息中,看不出日本方面做出了什么让步。而且从技术上讲,即便日本有所谓的让步,比如从中间线稍作退让,中国的损失也是实质性的。这是因为,中国从未提出超出国际法依据的过分主张,而日本则是强词夺理,试图把毫无法律依据的中间线强加给中国;即便日本方面有所后退,其主张仍然是过分的、与法无据的。

当然,中国似乎也不是一无所获,而是通过自身利益的重大让步,把东中国海建成“和平之海、合作之海”,改善了中日政治关系。作为回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欣然决定出席今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仪式。中日关系是因中国付出利益上的重大代价从此改弦更张?至少官方控制下的媒体是在刻意向国民兜售中国“外交成就”将实现的愿景。如果中国官方把这样的外交面子工程也当成切实的外交成就来大肆吹嘘,那只能说是世界外交史上的奇闻,也是对中国人民智商的侮辱。难怪有评论认为,中国是得到了面子,而日本是得到了里子。

事实上,未来的两国关系是否将如中方所愿,其实尚在未定之天。可以肯定的说,日本丝毫也不会在钓鱼岛问题上让步;在东海资源分界问题上,日本依然会持强硬立场。中国试图通过改善中日政治关系,以分化日美同盟,其战略考虑上有其合理之处。但中国如果想通过经济利益上的让与换取日本的战略合作则完全是打错了算盘。中国目前的做法只会引起日本对中国的蔑视,日本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跟一个经济上依附西方的,外交上没有什么道义原则的机会主义的中国结成战略同盟?!

中国要想在战略上拉近日本,只有也必须依靠自身力量的壮大,实现技术自立,建成真正让日本敬畏的、政治上高度文明的强大的工业化国家。在那样的条件下,日本就会顾虑与一个独立自主的强大中国对抗将付出的可怕的代价,转而考虑与中国实现战略和解的可能。所以事情总是辩证的,自由主义和建构主义的逻辑并不完全适用于东亚社会。因此,当前,中日双方一方面应尽量通过平等交流对话,缓和政治关系,另一方面,中国在主权问题上则必须态度强硬,寸步不让;在海洋资源问题上,中国可以和日本谈判,但必须以冲绳海槽为基础,彻底否定日本的中间线原则。如果谈不下来,就搁置谈判。如果日本采取行动侵犯中国海洋资源,中国可以向国际法院控告日本。既然中日均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那么均应受此国际法约束。如果国际法院偏袒日本,中国则宣布不再接受这个没有公平可言的国际体系的约束。这将给谋求把中国纳入国际体系,把中国改造成所谓“对国际体系负责任的大国”的西方资本主义提出一个大难题。如果因为不能平等对待一个具有高贵的自尊、对国际安全承担重大责任的中国,如果因为漠视中国的合理利益而“逼反”中国,这对于世界和平意味着什么?届时谁应当为此承担责任并付出代价?

历史经验早已雄辩地证明,绥靖妥协绝非实现和平之道。中国如果丧失钓鱼岛,丧失大批海洋资源,将造成战略上彻底的被动。1943年,德黑兰会议期间,罗斯福曾问蒋介石:“冲绳你要不要”?蒋答曰:“不要”。冲绳的前身是中国的属国琉球国,19世纪下半叶被日本吞并,当时琉球国王尚泰派专使急赴北京向大清政府求援,但清政府腐败无能,在军事力量、特别是海军实力远胜日本的情况下,却惧于和日本对抗,接受了列强的所谓调停,不但坐视琉球国灭亡,更向毫无道理的日本赔款50万两白银,以补偿日本军费。清廷本意也是出于“和为贵”,用现在的话说,就了为了其洋务运动的发展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但中国的软弱绥靖极大地鼓励了列强其后对中国属国越南和朝鲜的吞并行动,从而对中国的安全形成致命威胁,中国的和平发展也遂成“黄粱美梦”。事实上,日本吞并琉球一直没有得到国际承认,这就是为什么战后冲绳被置于美国托管之下,却并没有立即“交还”日本的原因。蒋介石作为一个政治家,无论有多少客观理由为其“不要”琉球开脱,但拒绝接受琉球,将之纳入中国版图的战略后果是灾难性的。在列强争霸的19世纪,琉球国并不具备独立的国际人格,东亚朝贡体系依然有效。如果中国在战后接收琉球为自己领土组成的一部分,或至少支持琉球复国,将是功德无量的伟大战略安排。相比之下,精明的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为重纳琉球(冲绳)做了理论上的充分准备,在国际法和外交实践上均作出创新。日本提出了“剩余主权”(remnant sovereignty)的概念,被美国所接受,以至于美国在1972年将冲绳主权“交还”给日本。由于台湾国民党当局对于钓鱼岛问题提出异议,美国即宣布置身事外,表示钓鱼岛主权问题由有关当事国谈判解决,美国仅仅是向日本移交了钓鱼岛的行政权。日本正式接收了钓鱼岛后,即有条不紊地实施主权化措施,将其主岛及附属岛屿或划归为大藏省的国有土地,或将之卖与私人家族开发,并都做了土地登记。钓鱼岛列岛中的赤尾屿还被日本租与美军做武器试验靶场。

大清腐朽没落,导致中国失去琉球,今日之中国决不能再失去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否则无法向子孙后代交待。此次台湾派出军舰首次进入钓鱼岛,为保钓船护航,这是划时代的壮举,值得高度赞扬。反观中国大陆,号称迅速崛起,国内生产总值已压倒德国,不日将超日赶美,却噤若寒蝉,无所作为,令人齿冷。台湾以一孤岛之力,加之安全上依赖美日安保体系,其孤军保钓行动必难以持久。大陆、台湾至今不能统一,以致在国际上相互算计,为他人所利用,实乃中华民族之大不幸。假若两岸顾念民族大义,联合保钓,其势岂是日本所能阻挡。况且从策略上讲,在台湾渔船被日舰撞沉之际,中国大陆迅即宣告并即刻派出军舰进入钓鱼岛海域威慑日本,进而为台湾后续进入钓鱼岛的渔船提供护航,这将激荡多少台湾同胞的心,一切政治歧见都将相形见绌。正如台湾在SARS期间,中国大陆如能积极帮助台湾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成员(中国政府为此可要求世卫组织与时俱进将接纳机制修改为“成员方”(member)而不是“成员国”(member state),以体现中国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统一)以便让台湾及时获得国际机构的援救,将大大赢得台湾的民心。中国坚决有力的保钓行动从站立上也有利于分化日台关系,有利于国家统一。但中国的出发点主要不是为了利用台湾的弱点,而是为了民族大义。所谓“兄弟阋于强,而外御其侮”,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点有史为鉴。1974年,中国西沙群岛被南越占领,中国东海舰队需驰援南海,为此必须经过被国民党海军封锁的台湾海峡,蒋介石得知此情后,叹息道:“南海战事紧啊”!旋即命令国民党海军为东海舰队的军舰放行,并打开探照灯为东海舰队行进前方照明。此情此景令人感佩不已。反过来看,此次中国不作为的效果和后果又是什么,毋复多言,实是有目共睹。

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中国的发展业已取得巨大成就,但同样也积聚了巨大的矛盾和冲突。中国正处在历史的转折关头,如何把握历史的契机,把中国引向辉煌和伟大的巅峰,需要中国领导人在内政、外交上有大政治家的气魄、眼光和睿智。中日之争只是冰山之一角,国人对中国外交表现之失望和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此非国家之福,势必加剧国家的内部危机。知微见著,大权在握的执政者们当从虚骄自大中警醒。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