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中国人宗教信仰震后或复兴


1170 人阅读  日期:2008-6-15 16:36:20  作者/来源:叶鹏飞


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可能在四川汶川大地震的灾区中找到复兴的种子。

在救灾工作进入安顿灾民的新阶段后,受灾民众的心灵建设成为灾区重建的重要内容之一,宗教作为一种重要的手段,也引起了官方的注意。

宗教团体虽然也捐赠不少金钱与物资给四川灾区,但是它们的主要作用显然还在物质之上。民间政治学者秋风在《南方周末》撰文说,灾区民众的心灵需求是资源雄厚的政府力所不能及的。他认为,死难者需要永恒的宁静,幸存者需要心灵的抚慰,唯有宗教信仰才能够满足这种需求。

北京的藏传佛教寺庙雍和宫在5月21日举行四川汶川大地震往生者祈愿法会,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主持法会,并独诵超度祈祷经,祈福消灾。

中国佛教协会早在灾后两天的5月14日便在北京广济寺举行“为地震灾区消灾祈福大法会”;19日再度在广济寺举行诵经祈祷大法会。

中国的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回教)各界也都相继在各大城市举办了类似的祈福法会和烛光祷告晚会。

中国民族宗教网6月3日刊登署名文章《大地震之后的哀伤治疗》,作者指出:“宗教在地震灾后安抚人心,哀伤治疗上确实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官方在灾后不久便派遣国家宗教局副局长齐晓飞到灾区,“指导四川省宗教工作部门和宗教界的赈灾工作”。

根据中国民政部公布的数据,至昨天中午,汶川大地震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6万9136人,失踪人数1万7686人。惨烈的规模和巨大的创伤迫使幸存者及全社会必须从信仰中寻求答案。

大陆著名学者朱学勤对于大地震的感言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他用近乎宗教情操的语言质问说:“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

此前,各种关于大地震天人感应的说法在中国社会不胫而走。有人试图从大地震的日期演绎出与“8”有关的数字,来解释地震与3月14日拉萨流血骚乱以及8月8日北京奥运会的关系;也有人相信2008年是中国崛起之年,因而“惊天地、泣鬼神,山摇地动”。

虽然无神论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统治中国超过半个世纪,30年改革开放的物欲横流让中国社会急需信仰来填补心灵真空,近年的多个调查已经发现宗教正在回流。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在去年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中国信仰宗教的实际人数为3亿,是官方统计数字的三倍。《中国日报》引述这项民意调查说,大约2亿人信仰佛教、道教或是崇拜龙王和财神等民间传说中的神;4000万人是基督徒,相当于所有宗教信仰者的12%。2005年的官方基督徒数据是1600万人。

汶川大地震或将进一步刺激这个数字上升。上海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灾区倒塌的无数房屋之中,有寺庙,也有教堂;在悼念死者和感谢生命重生的仪式中,也有烧香燃烛、双手合十、拜天叩地、两手划着十字架的身影……

李向平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害,中国人基于对天地间最宝贵的生命的敬畏,开放了他们的家国结构,同时也开放了他们的信仰和宗教。”

大灾激发了中国社会对于宗教信仰的需求,也加重了官方在管控上的挑战。基于统战需要以及对佛教的信赖,中共允许台湾佛教团体如慈济、法鼓山、佛光山等派志工到灾区;但对于境外基督教团体,则坚持救灾不传道。

《华尔街日报》日前报道,韩国一家基督教学校的30岁美国教师乔布赖特为四川灾区筹措了救援物资,在北京飞往成都的班机起飞前,他在飞机洗手间掉落了一张印有圣经句子以及一家基督教电台具体介绍的卡片,引起了机组人员的注意。

中国警方随即请布赖特离机接受调查。在仔细询问了他的意图后,中国警方表示,如果布赖特愿意,他可以乘另一班飞机前往灾区,但布赖特决定打道回府。

他说:“他们紧张只因为他们认为我打算前去传道。”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