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地震之后:资本市场面临非常时刻


1043 人阅读  日期:2008-5-24 17:31:28  作者/来源:


本报记者 程元辉  上海报道

“地震对证券市场的影响只是短暂的,对整个中国资本市场安全不构成巨大冲击。”5月22日,多家证券公司分析师向记者表达同样的观点。

5月21日,上证综合股指在探底3360点,而尾盘大幅度拉升最高站在3560点,成为震后涨幅最高的一个交易日。5月22日,上证收盘指数仅比地震当日最低指数跌落60点,但震后上证指数出现三阳五阴的路线图。

从国际市场的历史经验看,发生在美国加州、日本神户以及印尼的地震,在地震发生之后的几天内,并没有对股市造成过大的影响,但几天之后,因为地震所引发的经济下滑担忧传导至资本市场,随即出现大幅下跌。

渤海证券期货研究员徐莉莉认为,四川地震受害的是区域经济,对宏观经济威胁不大,而宏观经济决定了证券市场走向,证券市场又是资本市场核心部分,从这层面分析,中国资本市场仍然处于安全期。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国际金融室主任曹红辉指出:资本市场正在遭受更严厉的考验,“地震的确给资本市场稳定带来了新的问题,这在以前的确很少甚至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除了交易信息的传送、证券交易及托管系统、交易场所的安全维护等外,上市公司的应急机制、资产及人员安全和经营管理的维护等都给企业带来了风险管理的重大课题”。

曹红辉呼吁:如何尽快建立企业的风险管理系统,制定专门的办法,成为未来上市公司改进管理的重要内容。同时,也要求资本市场管理部门尽快建立专门的应急机制,以应对紧急状况下的危机反应及处理,最大限度地减少和限制各种危机给金融市场及金融体系稳定造成的冲击。

换而言之,四川8.0级地震之后,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特殊时段的特殊考验”。

机构按兵不动

市场观望6月初消息

“事实上,四川地震冲击严重的是股民心理和市场信心,对证券市场冲击并不大,从这两天股市看,市场并不是活雷锋,四川板块的股票投资出现分化。”银河证券分析师曾涛告诉记者。

东方电气(爱股,行情,资讯)和宏达股份(爱股,行情,资讯)是被投资者抛弃的典型。有投资机构发表评估报告称,目前东方汽轮机的固定资产完全报废,损失至少在70亿元以上。东方汽轮机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恢复生产,而全部恢复到受灾前的水平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东方电气证券事务代表黄勇表示,由于目前尚处在救灾阶段,且余震不断,无法进入现场进行资产损失评估工作。5月12日,东方电气每股股价一度上涨到45元,但到5月22日,东方电气每股价格最低跌落到33元,每股跌12元,整价值跌4.4亿元。

5月12日,宏达股份每股价格37元,21日每股价格最低29.4元,创造历史新低。20日,宏达股份公告称:经公司核实,截止到2008年5月19日,公司死亡人数为74人,地震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8770万元,其中固定资产损失28660万元,流动资产损失10110万元。

不过,四川路桥(爱股,行情,资讯)和重庆钢铁(爱股,行情,资讯)为代表的灾后重建项目上市公司上涨幅度很大。曾涛认为,四川路桥和重庆钢铁在地震灾害中损失并不重,在重建中施工项目具有优先权,因此投资者纷纷看好。

曾涛还认为,震灾后重建工程、医药和防疫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股票继续走高,国际原油价格继续上涨的情况下,新能源板块可能会在未来取得突破。

曾涛告诉记者,最近股指下跌是受到成都周边地区余震消息影响,地震后,QFII并没有减仓,在原来主力进军的银行和保险板块按兵不动,新基金则出现增仓。

徐莉莉告诉记者,她担忧的是地震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截至目前,四川地震对全国总体经济将造成怎样的影响很难预料,现在正值年中数据和指标出台的时候,多数投资机构按兵不动观望。

灾区重建

财政税收政策更易操控

根据海通证券(爱股,行情,资讯)宏观分析师陈勇估计,四川地震约损失2300亿元,分别来自企业损失670亿元,1600亿元将用于安抚灾民。陈勇分析,三峡移民100万人口动用了400亿元,而四川地震产生400万灾民,安置移民和安抚灾民的人均费用几乎相当,因此灾民安抚约耗费1600亿元。

针对四川省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的需要,中央积极研究相关的金融问题,紧急出台针对灾区的特殊金融政策,并增加灾区贷款额度,暂缓重灾区部分地市准备金率上调,在各级国库开通绿色通道以便向灾区拨付救灾款。

“暂缓重灾区部分地市准备金率上调,对投资者进入灾区投资是绝对有利的信号。”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四川在重灾之后,百业待兴,大批资金将涌入这块热土。

陈勇表示,成都和重庆是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的两大重镇,是西部经济发展的龙头,两大地区的经济对西部经济的发展带动不可小视。贾康认为,投资者比较趋于利益投资,四川地震后也会有不少爱国投资者进入,无论何种资金的进入将给四川的经济复苏带来重要的帮助。

“在中国经济比较困难的这一年当中,政府紧缩货币政策的情况,四川地区货币政策的独松可能吸引大量的热钱涌入,到时对全国宏观经济造成怎样影响,真的很难判断。”徐莉莉向记者表示了她的担忧。

曹红辉认为,所谓上调准备金比率的政策,严格来说应是针对所有商业银行的,只是灾区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可以在本次上调0.5%的范围之外。至于四大国有银行及其他股份制银行由于其在人民银行的账户分散的原因,但实际上,这些银行在灾区的地区性分支机构也可以不上调0.5%的准备金。

陈勇的态度也格外轻松,“主要地震地区是偏远山区,主要城市破坏一般,尽管部分工厂不久将恢复生产,主流公司还将保持原来的格局,外来资本则主要进入房地产和基础建设,以及未来当地新兴产业”。

有经济学家表示,地震会加剧通货膨胀的压力,灾后恢复的宽松货币政策会支持增加通货膨胀。贾康则表示,国家肯定会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来调控整体经济方向。但他并没有透露,更深层次的内容。

曹红辉认为,对于地区性的这种资金调节,主要还是采用财政及税收政策,比较容易操作,毕竟银行主要按照市场规律在地区间配置资金,难以采用政策加以强制调配。但开发性金融机构则可以依据有关政策,提供政策性贷款。当然,对于商业银行的纯粹市场化贷款行为,政府可以对其在灾区重建中的利息实行全额补贴或部分补贴,减免银行在灾区重建中的部分营业税及所得税等。

摘自:金融界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