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分述 > 正文

吴敬琏:世界金融体系充满泡沫


853 人阅读  日期:2009-10-25 19:38:35  作者/来源:吴敬琏


(上海讯))中国经济学者吴敬琏指出,21世纪以来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充满了泡沫,而中国因为增长方式会融入这个“扭曲的世界经济体系”。

中新网报道,吴敬琏昨天在上海举行的“浦江创新论坛”上说,中国一开始实行的是苏联式的、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改革开放以后又借鉴了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用出口弥补国内需求不足的出口导向政策。

吴敬琏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在论坛上指出,用投资来支撑增长,投资率就越来越高,由此造成消费率越来越低,消费率低最终导致需求不足。而用进出口弥补国内需求不足,则使外汇存比大量增加,中国由此和美国为首的世界金融体系发生了同样的问题:形成了大量的虚拟资产。而虚拟资产一旦在某个环节破裂,会导致资产负债表危机,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危机又影响了整体经济。

他说,应对金融危机需要标本兼治,短期可以用政策拉动需求,长期则要从根本上解决增长模式问题,“中国需要从过去用投资和出口支撑的增长模式,转到靠效率提高、技术进步支撑的增长模式”。

本报讯(记者 傅贤伟 徐瑞哲)在昨天举行的“2009浦江创新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就通货膨胀、贷款流向、政府作为等热点问题发表了鲜明观点。这位经济学家认为,一般而言,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与当前货币增量之间存在一年以上的滞后期,所以近期不可能马上出现通货膨胀,但这一趋势要引起重视。

“再杠杆化”货币超发需重视

中国要彻底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短期可依靠政策拉动,长期则需依靠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产业提升。吴敬琏认为,所谓短期政策,无非就是政府通过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增加需求,力度很大,并已见效。1月到9月份数据显示,前三季度货币供应量同比增加近30%,今年贷款总量肯定超过10万亿元,达到空前高位。尽管全年GDP增长保住8%没有问题,但发票子增长仍大大超过供给增长。

针对当前“会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的争论,吴敬琏表示两种预期判断都有一点问题。其一,“因为票子发得很多,马上要通胀了”,这个判断急了点,不会那么快;其二,“现在没有通胀就没有关系,可以再发票子”,也不对。他提醒说:“对付危机应‘去杠杆化’,但我们出现了一个问题———‘再杠杆化’”。这根掌控两头轻重的杠杆,就是资本和债务之间的比例关系,而现在债务一头的比例却增加了很多,因此不可轻视货币超发。

“国进民退”现象应充分注意

为了支撑经济而大量放贷,大量放贷就会出现金融风险。因此,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自保,就有区分、有类别地选择企业来发放贷款。10万亿元贷款一下去,主要是贷给了各级政府和国有大企业、以及拥有国家项目的企业,大量民营小企业贷款日益艰难。“这样就出现一个‘挤出效应’,发生了‘国进民退’。”吴敬琏认为,这并非好状况,应充分注意。

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小企业更是“主体中的主体”,应充分发挥小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关键性作用。吴敬琏说,据调查,70%以上新的技术创新都出自小企业。“如果我们热心于创新的话,一定要帮助小企业上来,给他们信心。”

“有所不为”行政准入过多

吴敬琏认为,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过程中必须打破制度性障碍,这些障碍往往是计划经济遗留下的问题,“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在有所为方面,最重要的是提供法律环境、经营环境,还有就是公共技术平台,这些东西需要政府牵头。在有所不为方面,比如,不应设立过多的行政许可和市场准入。对于国内市场,应根据法治“非禁即入”,不应通过行政批准进入。吴敬琏同时指出,有些地方行政部门肥水不流外人田。此外,“指定技术路线和产品路线”也应在政府“不为”之列。他认为,不为而为,可能出现判断失误,使投资效率变差。

左小蕾:经济恢复期间 货币供应增长不会导致通胀

从去年11月以来,为力挽经济下滑的趋势,货币政策积极地创造宽松的货币环境,特别是今年前8个月新增贷款超过8万亿元,不仅通胀预期成为关注的焦点,同时引起货币政策可能面临两难局面的担心:稳定经济增长需要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对通胀预期形成更大的压力。

笔者认为,这种把货币发行与通胀直接联系的观点是有误区的。实际上,经济不在均衡增长状态的时候,经济形势变化是由货币需求主导的,随经济形势变化而变化的价格水平也是由货币需求主导的。只有经济处于均衡状态,或者说经济处于偏热状态时,货币供给才会直接影响通胀。如果能够对货币政策与通胀形成的关系有更正确深入的认识,货币政策就不会再有两难的困扰。

经济恢复期间 货币供应增长不会导致通胀

凯恩斯学派最著名的论断之一就是“流动性陷阱”,认为在经济衰退期间,利率降到零也调动不了投资意愿。“流动性陷阱”意味着,靠印钞票制造宽松的货币环境只会给人假象,没有投资活动创造的货币需求,这些印出来的“流动性”根本流不动,更创造不了通胀。所以凯恩斯主张政府增加支出和投资,激活消费,激活投资,激活货币需求,最后激活经济。

凯恩斯的著名论断再次被论证。为应对此次危机,世界各大央行都把利率降到零。在银行系统基本瘫痪的情况下,零利率的资金成本也无法活跃信贷和投资活动。各央行超常规地采取宽松的数量发行的政策也已半年多,经济显示微弱恢复,显然还未走出通缩的阴影,更没有通胀的压力。

笔者认为,全球经济的微弱恢复,更可能是凯恩斯主义主张的政府行为的结果。因为如果没有各国政府积极的财政政策的作用,通过政府支出和投资以及税收政策,激活投资和消费的经济活动,激活货币需求,“一厢情愿”的货币供给再多,也无法参与实体经济的运行,对经济增长的恢复也不会有直接影响,更不可能产生对与经济增长同步变化的价格水平的变化影响,也就不可能对通胀预期形成从总需求推动的角度发生影响。

实际上,经济恢复过程中的经济活动和经济形势的变化是货币需求主导,不是货币供给主导。经济恢复过程中,不存在形成严重通胀的机理过程,不存在价格大幅上涨的推动力。只要经济未达到均衡水平,货币供应增长不会对通胀形成产生直接的有效影响。

货币供应的不断增长会直接推动通胀是货币学派最经典的论断之一。但是人们在使用这个著名结论时,往往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前提假设,在“经济处于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如果货币供应仍然保持快速增长,最后的结果会引发恶性通胀。在当前经济还没有走出危机,经济增长还在企稳的过程中,货币学派关于货币快速增长会拉动通胀的结论的前提并不满足。所以,把当前宽松的货币供应增长与通胀联系起来缺乏理论和实践的支持。

货币政策可以收放自如

货币政策操作可以分几个阶段。经济现在处于复苏阶段,有必要继续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紧缩的货币政策肯定不是正确取向。这一阶段,货币供应增长仍然需要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匹配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所调动的投资需求、消费需求所产生的货币需求,最大化政府拉动经济政策的综合效应。在稳定经济增长态势的过程中,价格水平会相应的由负变正、逐渐上升,但是相信以满足经济运行正常需求为目标的货币供应的增长,不会推动通胀形势的恶化。

对于当前的货币政策,需要 “微调”的是,规范银行信贷,保证货币政策在“促民生,保增长,调结构”的既定方向上的“宽松”,需要流动性的地方足够宽松,不应该流向的地方严格把关,真正做到“有保有压”。推动银行信贷和货币供应的增长M2趋于更合理的增长水平。

当经济保持连续三、四个季度8%-9%的稳定增长以后,就业形势改善,国际经济形势也逐渐稳定,货币政策要逐渐回归正常状态。M2应保持在超过经济增长加通胀水平几个百分点的水平之上。在经济增长稳定以后,不要刻意推动超过经济潜在增长率的高增长。刻意推动超过均衡水平的增长,就会继续宽松的货币供应,导致过度投资,在短期内推动经济过热增长,导致价格水平不断上涨,进而恶化通胀形势。所以货币政策一定要在经济稳定增长以后,适时实施动态微调,使货币环境保证经济的正常运行,同时也不会推动通胀形势恶化。

在上述两个阶段之间的时间段内,货币政策应该按照动态微调的思路,随经济形势的动态变化更灵活地变化。坚持货币政策渐进调整的原则,有利于达到货币政策稳定经济增长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货币供应和银行信贷“合理”增长不是货币政策的紧缩。这两个概念的清晰界定,有利于逐渐淡化和消除由于对货币发行与通胀形成关系的误解,从而产生对通胀担心和对货币政策转向的猜测。

在我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的时候,要推动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转变货币政策。否则,世界各国货币政策的不同步,会加大货币之间的利差,非常可能带来国际投机性资本的大规模流入。

只要密切关注经济形势的变化,特别是对经济所处的均衡状态进行相对准确的判断,货币政策完全可以在不同阶段采取目标清晰、针对性很强的不同政策,该保增长时保增长,该防通胀时防通胀,不会处于两难的困境。当然在稳定经济增长与通胀形成过程中的动态调整也至关重要。

中国经济现在处于复苏阶段,有必要继续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匹配经济刺激计划调动的投资需求、消费需求所产生的货币需求。在稳定经济增长态势的过程中,价格水平会逐渐上升、由负变正,但不会推动通胀恶化

相关链接:




2009-10-25 20:15:20 网友
[1楼]:
只有吴老敢替咱老百姓讲话,不怕得罪那些黑心的商用学者。。。。。。
左小蕾 头发长见识短!中国的政治经济学就是被这些迷恋西方经济学的砖家搞乱的,马克思的货币理论被这些狗屁砖家严重歪曲!!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