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俄罗斯面临外交大转型


1031 人阅读  日期:2009-11-26 18:22:45  作者/来源:吴非


【大公评论】梅德韦杰夫总统的对外政策正在经历着不同于以往的四个重大转型。第一,在外交自我定位上,正从强国型向大国型转换;第二,在外交战略谋划上,正从应急型向预防型转换;第三,在外交涉猎范围上,正从局部型向全局型转换;第四,在国际形象上,正从暴力型向道义型转换。

11月12日广州《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首发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APEC上演讲的中文版。梅德韦杰夫指出,俄罗斯未来不仅要以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矿产资源、生物技术和淡水资源,而且将会用科技、生产、人才潜力和极具竞争力的一些「资产」与世界竞争。梅德韦杰夫的表态,其实是俄罗斯外交转向的重要标志。当前俄罗斯仍面临信心方面的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主办的《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09)》指出,2008年俄格冲突的爆发是俄罗斯反对北约东扩的强力表现,是俄罗斯外交转型的标志性事件。梅德韦杰夫总统的对外政策正在经历着不同于以往的四个重大转型。第一,在外交自我定位上,正从强国型向大国型转换,要考虑到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日益提高的国家作用。第二,在外交战略谋划上,正从应急型向预防型转换。梅德韦杰夫上任后多次指出:一个强大的国家,其外交不仅应该具有善于处置危机的能力,更应该具有预防危机的能力。新的《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也强调,俄罗斯奉行「有预见性的实用主义外交政策」。第三,在外交涉猎范围上,正从局部型向全局型转换。第四,在国际形象上,正从暴力型向道义型转换。

俄在地缘政治上角力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院院长弗斯克瑞森斯基教授,从能源问题来看俄罗斯外交的特点。他强调俄罗斯在亚太地区与中国在能源策略上具有合作前景的重要性。他认为,亚洲或是亚太地区在世界政治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尤其是能源的需求使亚洲变得越来越重要,俄罗斯在这方面与中国合作大有作为。亚洲许多国家已经把能源问题视为国家安全的根本问题,并且很大程度地影响了亚洲国家的外交政策。他认为,亚洲能源市场已经成了世界经济的重点,而能源的勘探与开发以及为此引发的能源争夺战,俨然已经构成地缘政治上的严重冲突。

从弗斯克瑞森斯基谈的大亚洲能源战略来看俄格的军事冲突,不难理解格鲁吉亚的问题对于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的冲击程度。自2002年起,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就在美英两国支持下,修筑一条长达1760公里、输油能力每天超过100万桶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由于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爆发军事冲突,英国石油公司(BP)2008年8月12日关闭了两条途经格鲁吉亚的原油和天然气管道。英国石油公司称,这两条管道并没有因军事冲突而遭受破坏,关闭管道是出于安全考虑。国际能源机构此前警告说,俄格军事冲突将威胁到途经格鲁吉亚境内的油气管道,而格鲁吉亚在能源市场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一旦管道遭破坏,原油输送将受到严重影响。不难发现,格鲁吉亚试图挑战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霸权和帝国主义,来彰显自己的重要性。单纯强调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受到相对弱小的格鲁吉亚威胁也难以完全理解这里的问题。因此俄格问题必须摆在俄罗斯、格鲁吉亚和西方国家三方角力的框架下来检视。若说高加索地区呈现出无政府状态的特征,那么权力和安全利益必须在具体的互动关系和事件的脉络下来分析,才能探究出这里的冲突要素,以作为解释和准确预测的基础。

俄罗斯外交将会在七个方面努力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亚暨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卢金教授对于俄罗斯外交的分析,则侧重中国在平衡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中的角色。卢金认为,俄罗斯军事支持南奥塞梯的举动,几乎破坏了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在九十年代所形成的关系模式,并且确立了新的局势。俄格军事冲突表示俄罗斯拒绝西方的游戏规则,俄罗斯对于捍卫自己国家利益的作法会是具体的行动而非嘴巴说说而已。卢金认为,相对于苏联与西方的外交关系建立在意识形态的对立上,以摧毁西方帝国主义世界为目标,俄罗斯把西方当作是文明世界和世界政治的中心,俄罗斯要参与其中,并且能够与西方国家密切交往与相互影响。俄罗斯外交上尽管强调多极政策,但是在俄罗斯与西方外交政策的主轴下,俄罗斯在对中国、伊朗和中东国家的外交关系上,扮演的是平衡与施压西方国家的杠杆角色。

卢金认为,俄罗斯不似苏联有占领世界的企图心和宣传意识形态的明确目的,俄罗斯的外交政策特点,总体要为国内经济发展和社会政治稳定塑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外交政策首先要符合国家利益,其次要找出俄罗斯要如何被国际社会需要和认同。

未来俄罗斯政府将会在七个外交方向做努力:扮演对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核扩散的领导角色。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和地区分离主义。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并且建立有效的合作机制。发展与西方国家的共同利益。与世界主要权力中心的国家建立合作关系,例如建立莫斯科─北京─华盛顿三边互动合作机制,并在金砖四国和八国峰会框架下发展更为紧密的经贸关系。解决格鲁吉亚问题,避免国际势力干涉。加强信息活动的能量。

国际宣传战仍然不足

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入侵南奥塞梯后的行动,俄罗斯没有在第一冲突的时间内很好地向国际媒体与国际社会解释自己的行动,在信息缺乏下,国际媒体采取惯用的意识形态对立的手法,导致报道完全一面倒向斥责俄罗斯,国际舆论的压力过大也给俄罗斯增加负面的形象。

苏联解体后外交最大的转折点莫过于梅普共治下所发动的对格鲁吉亚军事打击,俄格军事冲突象征俄罗斯正式向西方国家与北约组织展现了梅普体制的强硬实力外交。不过俄罗斯政府对于俄罗斯在舆论战中的弱点认识是很清楚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认为,俄罗斯的媒体与官方的信息显然没有在俄格军事冲突中发挥作用。由此仍可窥知,俄罗斯媒体在国际媒体的新闻舆论战中,与其外交展示的决心相较,显然是相形失色的。

吴非,莫斯科大学博士;胡逢瑛,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博士;两人专注于俄美、台海问题,相关研究及评论文章在莫斯科、新加坡、华盛顿、台北、香港、上海、北京等地发表。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