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俄罗斯未来之辩


1124 人阅读  日期:2010-09-23 11:02:23  作者/来源:斯基德尔斯基


走什么样的道路固然主要事关俄罗斯人民自己,但由于俄罗斯横跨欧亚广袤的土地,其未来一日不定,整个世界就一日不得安心。

许多人说俄罗斯缺乏“公民社会”。但这里的公共氛围其实很有意思,严肃的话题也可以被讨论,部分弥补了这个不足,而大人物也不仅仅只在电视上露脸。

在9月的头两周,俄罗斯的两大政治团体——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和全球政策论坛(Global Policy Forum)相继召开会议。前者是在一艘船上召开,以总理普京出席在黑海沿岸的索契的晚宴结束;后者在雅罗斯拉尔夫召开,会议在总统梅德韦杰夫出席的讨论会中达到高潮。学者、智囊成员和记者(包括俄罗斯和外国记者)与政治及商业领袖一起探讨俄罗斯的未来。

从典型的俄罗斯作风来看,这两次会议有三个特殊的地方。一是媒体所显示的强烈兴趣,连最怕面对镜头的学者也可以忽然成为俄罗斯的电视红人。

二是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皆乐于公开与知识分子一起出现在后者的聚会中。在这方面,有信心这么做的西方政治领导人,在我记忆中,最近的就只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最后,两次会议出现了两个对立的政治阵营,流露出一丝不很明显,但却毫无疑问的针锋相对的味道。明眼人都能看出,两次会议显示俄罗斯的两头政治开始出现瓦解的迹象。

瓦尔代会议的主题,是俄罗斯的历史和地理状况,是否注定了这个国家难逃独裁桎梏。如果民主代表了未来的潮流,俄罗斯注定要错过吗?

悲观派——主要是俄罗斯历史学家——认为俄罗斯很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摆脱独裁统治的传统。莫斯科大学的列夫·贝洛索夫(Lev Belousov)指出,俄罗斯人的被动和忍耐,让独裁政治在俄罗斯一次又一次地死灰复燃。布尔什维克(Bolsheviks)继承了沙皇的专制;普京则绕过民选总统的竞争机制,重开指定接班人的君主作风。

弗拉基米尔·雷日科夫(Vladimir Ryzhkov)等激进派,则断然否定历史决定论。雷日科夫指出,俄罗斯人不应该因为历史原因而让独裁合法化。抗议的声音越来越大。俄罗斯受到的束缚来自普京,而不是历史。

历史局限性和历史决定论

这些讨论多数不很明确,这类讨论一般都是这样的。大多数与会者没有厘清历史局限性和历史决定论的分别。没有一个国家或者文明能够完全摆脱历史,但所有的历史都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国家不像动物,长成什么样子在出生时便由基因决定了。

对独裁的讨论难免和其他课题联系起来。有人辩称独裁是建设帝国的必要条件。但这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帝国对俄罗斯是必要的吗?俄罗斯能放下帝国的历史,接受与新近独立的近邻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的正常关系吗?俄罗斯能不能只是世界舞台上“普通”或“一般”的角色?

在梅德韦杰夫出席的雅罗斯拉夫尔会议上,讨论的焦点转移到民主与现代化之间的联系。所有人都同意,俄罗斯的经济必须实现多元化来摆脱对能源的依赖。正如梅德韦杰夫指出,基于原材料的经济,无法避免商品价格大幅度波动的影响。

但在政治和经济现代化的关系上,出现了两大观点。在普京看来,民主是现代经济的结果,是努力工作得到的奖赏。只要国家自上而下实现现代化,民主就自然会随着经济繁荣和中产阶级的崛起成长,尽管这可能是个缓慢的过程。克里姆林宫首席理论家弗拉基·苏尔科夫(Vladislav Surkov)认为,完全的民主须以“高层的民主”为前提,暗示俄罗斯再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一观点,是以梅德韦杰夫亲信的智囊机构当代发展研究所(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Development)主任伊戈尔·尤尔根斯(Igor Yurgens)等人为代表,他们认为民主是经济现代化的先决条件。他们指出,俄罗斯目前的政府,缺乏真正的诱因,来改变自身或俄罗斯人的不良经济习惯。

数据显示,俄罗斯已从衰退中略为复苏。然而,我们还是几乎看不到任何创新。精英阶层满足于利用来自能源的收入过舒适的日子,腐败也依旧猖獗。普京是个弱势国家的强势领导,但疲弱的俄罗斯缺少动员或反馈机制,没有能力实施现代化项目。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之间的分歧是显而易见的。梅德韦杰夫绝非普京的傀儡。两人都认为俄罗斯迟早必须实现民主。普京强调需要时间,但梅德韦杰夫却在公开讨论中发出了自由化的清音。反对派说这只不过是“好警察-坏警察”的老把戏。但这些说话是重要的,而新的说法必然能够成为一股政治力量。

此外,梅德韦杰夫的主要战略目标必然是争取连任总统。他不能公开挑战普京,但却可以显示比普京看得更远的立场。要做到适当的平衡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普京一旦认为自己的继承人意欲颠覆他所建立的独裁国家,便会把总统宝座拿回来。

苏共倒台已逾19年,但俄罗斯前进的方向仍旧模糊。走什么样的道路固然主要事关俄罗斯人民自己,但由于俄罗斯横跨欧亚广袤的土地,其未来一日不定,整个世界就一日不得安心。

俄罗斯是西方的一部分吗?它的历史和地理情况,能够给它特殊的欧亚观点,来调解东西方文明或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回教)之间的潜在冲突吗?俄罗斯很难清楚地在地缘政治上归类,但其重要性却仍是不可忽视的。

作者Robert Skidelsky是英国上议院议员,华威大学政治经济学名誉教授和莫斯科政治研究院董事局成员。

英文原题:Russia Debates Its Future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