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中时社论:这样的国民党,真令人讨厌


1497 人阅读  日期:2008-7-5 19:13:33  作者/来源:联合早报网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立法院行使监察院人事同意权,副院长提名人沈富雄以五十一票同意未过半,中箭落马,让马英九总统首次提名即遭重挫。在不同意沈富雄的五十四票和六张废票中,据估算,民进党只占了不到十票,换言之,国民党以近乎集体反对的形式,发动了一场“同意权政变”,目的只是为了给自己提名当选的总统难看。国民党却忘了,给马英九难看的同时,却让自己的政党形象再跌一成!

号称“完全执政、完全负责”,在国会可掌握四分之三席次的国民党,修理马英九的目的确实完全达到。在幕后操盘者,不论是因为提名不符其理想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或者为了党政运作心有芥蒂的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乃至主持议事在立法院拥有绝对影响力的立法院长王金平,成功地连成一气,狠狠地给了人气指数远远超过他们的马英九一记重击。然而,吴、王、宋乃至所谓的“反马立委”,除了大吐一口气,刷掉带着绿色彩的沈富雄,到底赢得了什么?

马英九选前选后,一再声言地就是要做个“全民总统”,而非特定政党的总统,就任迄今,基本一贯地落实这个理念,考监委提名亦反映他的想法,希望能广纳各方人士,但在审荐小组讨论过程中,政党颜色即一再成为被推荐人选的干扰因素,以致于最后推荐名单,有所谓的绿色彩者,都已经少之又少,即使如此,许多社会公认的中立人士,只不过因为曾经在扁政府期间任官,同样备受立委审查之羞辱。

就拿沈富雄来说,他曾是民进党籍,长年奉献党外运动,审查过程中,最受质疑的不过就是二○○四年陈由豪献金案,他以“四个可能”避重就轻带过陈由豪抱钱进扁官邸之事;不要忘了,陈由豪在当年宋楚瑜兴票案爆发时,还曾被宋楚瑜一度企图拉来背书成为宋的“长辈”;更别忘了,陈由豪案其实无法改变二○○四年的选举结果。

而沈富雄在红衫军凯道抗争时,他已经站在陈水扁的对立面,二○○七年八月,当民进党全党力拱陈水扁回任党主席之际,他选择退党,站在他坚持是非不容混淆的一边,绿营从此不当他是自己人,但蓝营却也不因此容纳他。沈富雄被动接受马英九的提名、被动走完立法院审查全程,却依旧无法避免成为蓝绿恶斗生态下的炮灰。同样的,曾经在凯道抗争扮演重要角色的监委提名人陈耀昌,也不过因为总统大选前表态挺谢,而以极低票落马,马英九都能接受陈耀昌选前表态,何以国民党不能?

为什么陈由豪献金案改变不了选举结果,却让两颗子弹轻易让人气已经跌到谷底的陈水扁连任?很简单,当国民党一切均以政党为本位思考国家选举时,民意支持的底盘就不可能扩大,因为痛恨民进党意识形态治国者、厌恶陈水扁唯政党利益是从者,同样痛恨或厌恶唯国民党利益是从。这个道理,尝过两次败选滋味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和宋楚瑜、甚至此刻身为执政党主席的吴伯雄,好像迄今仍无法真正了解。

台湾历经八年政党恶斗,整体社会气氛对政党、对政治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马英九以超高票当选,因为他刻意地跨出国民党的基本盘,以全民社会为念,当选后,他用尽可能超越政党藩篱,化解因选举恩怨造成的社会对立,企图走出一个相对和谐的社会气氛,民进党立委不容许,在立法院恶言恶语,还有一个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出面,呼吁党人理性监督,要全民共度难关。

相对的,国民党却还玩着权力斗争的老把戏,只是,这一回斗争对象从陈水扁转到了马英九。当年,国民党甚至还能容忍社会形象远逊于沈富雄,意识形态和政党立场远高过沈富雄的姚嘉文出任考试院长,让国家考试混乱离谱八年,却无法接受社会声誉远高过姚嘉文的沈富雄,由此可见国民党气量之狭,眼界之窄。

掌握大权的国民党忘了,此刻国民党能在立法院占有四分之三席次,不是靠立委本身的社会形象和声望,相反的,还有很大部分还是来自马英九的站台辅选加持;因为人民对马英九的信赖远远超过对国民党的信赖。国民党恶整考监人事权的结果,只证明了一件事,不论谁当总统、谁执政,国民党都会是政治之乱源!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