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历史 > 正文

北京和平解放前夕国军将领大哭:我们对不起领袖


1774 人阅读  日期:2011-03-23 19:45:33  作者/来源:人民网


核心提示:休战前一天下午,傅作义召集“剿总”副参谋长以上官员及所属各兵团司令、军长开会,宣布和谈协议。居仁堂一片沉默,突然有人哭起来,是那种嚎啕痛哭,边哭边有人叫:“对不起领袖呀!对不起领袖呀!”就在当天,他们对不起的领袖宣布下野,回溪口老家了。

摘自人民网 作者:雷颜童 原题为:林彪给求和的傅作义吃了颗定心丸 原载于《翻阅日历》2009年第9期 本文为节选

1949年9月19日,在政协会议开幕的前两天,绥远顺利实现了和平解放。策划起义的是已在年初举义的政协代表傅作义。绥远和平协定签字后,傅作义匆匆赶回北平,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向政协报到,可他回北平的时间晚了,北京饭店宽敞的大房间已经分配完了。陈毅听说后,二话没说就把自己在北京饭店的大房子让给傅作义,和警卫员一起搬进了小平房。

在陈毅看来,自己住的好坏不算什么,让傅作义住委屈了可是政策问题。而听说傅作义回来参加政协,与会的其他军队代表就没有好态度了。有人说,别看傅作义把一野打得很苦,那是因为一野装备不好,要是碰上我们三野……有人还说,最好不要碰上他,见到这些国民党将军,我就想起牺牲的战友!

傅作义是所有起义的国民党将领中实权最大的,所以他起义的过程,也最为艰难。不仅在起义前百般犹豫,甚至起义之后,也曾深深陷入苦闷。

“中兴功臣”不听蒋介石的话

1948年初冬,设在北平西郊公主坟附近的华北“剿总”司令部内,一个身穿棉服的军人双手插在背后的棉裤腰里,两只穿着黑布鞋的脚,在漆成棕红色的地板上来回踱步,好像正在思考着什么……

要是看这身装束,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土包子”打扮的人就是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先不说一身土得掉渣的臃肿棉衣,和我们印象中军装笔挺的国民党将军形象相去甚远,他那个动作也很有看相,双手不是左右叉在腰间,而是插进背后裤腰里。一个八面威风的三星上将,怎么看都像一个老农民。

可就是那些瞧不起杂牌军的蒋氏嫡系,也不能不对这位农民打扮的“剿总”司令深怀敬畏之情。因为,将军的威风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

傅作义从不在乎自己的装扮,永远都穿着同士兵一样的棉布军服,只有在去南京开会时,才会换上军呢制服。就是穿着这身类似八路军的军装,傅作义在抗战时响亮地喊出“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对日作战连战连捷,使日军长期不敢西犯。蒋介石特设“青天白日勋章”,第一枚给了自己,第二枚就授予了傅作义。

内战伊始,傅作义更是出手不凡。他声东击西,迫使华北野战军放弃张家口,被国民党视为“中兴功臣”。1947年底,蒋介石成立华北“剿总”,将华北军政大权交给傅作义。

傅作义红极一时,仿佛成了打内战的高手,然而时至1948年初冬,国民党军队在东北节节败退,傅作义这个高手也不知道这个内战该怎么打了。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傅作义那个别具一格的习惯动作——双手叉在背后的棉裤腰里。傅作义在发愁,面对即将入关的东北野战军,是战?是退?还是守?

蒋介石要他撤军江南,以确保江南半壁江山。傅作义不是傻子,他知道作为一个军人,要是没有自己的地盘,就是有枪杆子也不好使。张学良的东北军之所以那么惨,就是因为离开了东北。

傅作义更清楚,即使对他委以重用,但老蒋向来看重嫡系,不可能拿他当亲人。在傅作义的华北“剿总”,蒋介石一面把中央军李文、侯镜如等兵团交给傅作义指挥,背地里却交代他们:“军令听傅的,政治听陈(继承)的。”傅作义早就看透了,他能在战场上打成抗日名将,打成内战名将,却永远也不可能把自己打成蒋介石的嫡系。南下江南,自己半辈子积攒的那点本钱肯定血本无归!

傅作义的部下想回老家绥远。这也是条路,但现在还不是离开老蒋单干的时候。掂量来,掂量去,傅作义掂出个“守”字,加之美国即将送来1.6亿美元援助,固守平津挺好。

谁也没想到的是,美援还没到,戴狗皮帽子的林彪先到了。

主动求和,傅作义言不由衷

1948年11月7日,傅作义给毛泽东发了密电,表示认识到过去以蒋介石为中心的错误,“决计将所属60万军队交毛主席指挥,以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14日,傅作义又发出了第二封,表示愿意进行和谈。

两封电函一发出,便石沉大海。其实电函毛泽东都收到了,只是均未理睬。

傅作义不是杀头将军吗?为何又主动向共产党示好。傅作义发电绝不是心血来潮,东北国军的结局他见到了,天下早晚是共产党的。傅作义研究过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他想在承认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下,以冀、察、绥三省实力派资格加入联合政府,到那时自己的地盘和军队都能保存下来。

傅作义这是在试探,在算计,不是真想和谈。可要说算计,傅作义算计不过毛泽东。还没开打,就要交出军队,这个小算盘未免太露骨了。对于傅作义这次试探,毛泽东不能接受,他决定给傅作义点颜色看看。

毛泽东命令林彪“抢占”丰台,切断北平与天津的铁路联系。就在这次战斗中,傅作义差点成了俘虏。

据参加丰台战斗的3营副营长马振国回忆:“去丰台路上,路过今天的京西宾馆附近,影影绰绰看见前面有几个好大的院子,抓个俘虏一问,这里竟是傅作义的‘剿总’。我们冲进去时,里面已经空了。前面打起来,傅作义从后门跑了,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桌上放盆饺子,还是热乎的。要是把傅作义抓了,那得是什么成色?这北平解放是不是就另一个样儿了?”

这次打丰台,把傅作义的“剿总”从京西打进了中南海。接着,傅作义就听说自己的心头肉35军被包围在新保安。35军是傅作义起家的资本,他曾对女儿傅冬菊说过:“35军就是我,我就是35军!”

傅作义舍不得35军这个命根子,可按他的性格,宁肯杀头也不肯投降。左思右想后,傅作义拿出个既能保存实力和面子,又能顺乎民情的方案。12月15日,他派《平明日报》总编崔载之代他出城谈判,要求解放军停止一切攻击行动,两军后撤,把35军放回北平。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其军队交由联合政府指挥,由傅作义通电全国,然后促成全国和平。

“帮助成功者速成,不是依附成功者求发展。”这是第一次谈判期间,傅作义让联络处处长李腾九,发给崔载之的电报中的一句话。傅作义的意思是:我与共产党和谈,并非某个人私利,而是为了和平,为国家、民族着想。是战是和,我已仁至义尽,现在就看你共产党的了。

傅作义觉得手里有牌,还能和对手叫板。但对傅作义的要求和条件,共产党用行动给出了答复:干净利落地全歼35军,拿下新保安,攻占张家口。这下傅作义哪儿也去不成了。

战犯还有资格和谈吗

其实,傅作义早就该明白:能战方能和,谈判桌从来就是强者的舞台。35军被歼,让他五雷轰顶,女儿傅冬菊问他:您还想像当年守涿州那样守北平?他不耐烦地说:提涿州干什么?

涿州守卫战,是傅作义的成名作。1927年,傅作义响应北伐奇袭涿州得手,奉军反击把他包围在涿州。在被重兵围困又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傅作义坚守三个月,赢得了守城将军的赞誉。

傅作义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时至今日,傅作义在犹豫,对他曾经做过的事心存顾虑。1947年,傅作义从共产党手中夺下张家口时曾放出狂言——如果共产党打胜了,傅某甘为毛泽东执鞭——这话傅作义不会忘记,毛泽东会忘吗?

中南海居仁堂的“剿总”办公室,傅作义在地上来回踱步,插在背后裤腰里的双手一会拔出来,一会插进去。他问参谋长李世杰:和谈是不是投降?不讲道德还能做人吗?咱们过去的历史就完了吗?

李世杰说:“和谈是革命,不等于投降;我们应当讲革命道德,不应当讲封建道德;历史有应当保留的,也有不应当保留的,不应保留的,用不着可惜。”听到这样的回答,傅作义仍是不放心,同样的问题他还问别人,问了三番五次。但很快,傅作义在延安广播电台公布的“国人皆曰可杀者”的战犯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脑子一下炸了。

毛泽东也知道,战犯名单一公布,势必会加深傅作义的顾虑,所以他电告林彪,要求地下党派人与傅作义当面讲清,把他列为战犯是对他的保护,避免蒋介石加害于他,而且战犯的名单是可以改变的。

听到这番解释后,傅作义在1949年1月6日,派出老友周北峰和民盟常委张东荪出城,到蓟县的平津前线指挥部与林彪、聂荣臻会谈。

周北峰说:“傅先生已经看清形势了,这次叫我们来主要是看看解放军的条件。”林彪说:“条件很简单,所有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地方一律解放区化。”

会谈很快就达成了协议,草拟了会谈纪要,以便草签。可当周北峰拿着这份纪要回到北平后,傅作义又不做声了……

拿下天津,替傅作义下决心

周北峰看傅作义不言声,有些着急:人家说了,所有各项,务于1月14日午夜前答复的。傅作义却只是唉声叹气,在室内踱来踱去。他认为所谈问题不具体,对自己的部下今后怎样安排,中共也没给出确切的答复。傅作义对周北峰说:“这个文件,过两天再说。”

毛泽东说,傅作义还在谈判桌上耍把戏,推三阻四,那就帮他下定决心,让他看清自己是什么价码。毛泽东决定打下天津。

进攻天津前一天,傅作义派出“剿总”副司令邓宝珊去通县五里桥,看谈判地点就知道,解放军离北平城又近了一步。聂荣臻开门见山:上次谈判,规定14日为最后答复期限,现在只剩下不到10个小时了,那这次谈判就不涉及天津,只谈北平问题。

邓宝珊有些疑惑:“你们要打天津吗?准备多长时间打下天津?”林彪说:“命令已经下达,3天打下。”听了这话,邓宝珊的口气顿时硬朗了几分:“3天?恐怕30天也打不下来吧?”

傅作义也和共产党一样搞起了两手政策,他一面叫邓宝珊继续和谈,另一方面命令天津守军坚决抵抗。可结果30小时都没用,就丢掉了天津。

傅作义终于明白:除了毛泽东安排的前途,自己已没有其他出路了。19日,《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签字,规定自1月22日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

休战前一天下午,傅作义召集“剿总”副参谋长以上官员及所属各兵团司令、军长开会,宣布和谈协议。居仁堂一片沉默,突然有人哭起来,是那种嚎啕痛哭,边哭边有人叫:“对不起领袖呀!对不起领袖呀!”就在当天,他们对不起的领袖宣布下野,回溪口老家了。

下野前,蒋介石致电傅作义,希望看在相处多年的份上,准许蒋派飞机接走中央军少校以上军官和必要武器。1月23日清晨,李文等中央军团以上军官,在东单机场乘两架飞机,飞去南京。东单机场跑道很短,解放军打一炮他们就跑不了。但解放军没有打,因为傅作义的夫人和孩子还在重庆,放李文他们走也算一种交换。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