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为什么总有人叫板邓小平 怀念计划经济?


912 人阅读  日期:2008-11-10 12:39:15  作者/来源:交锋三十年


我很惊讶某些“左”的朋友公开挑战党的最高权威,并且缠斗不休的劲头。比如说,从1979年到1990年,邓小平先后6次讲话说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些朋友就是不买账。不但不买账,而且在诸多重要媒介上发表文章叫板邓小平,狠批市场经济。

1990年和1991年那些日子,大家普遍十分沉闷,闭户读书或者下海做生意去了。这些“左”的朋友觉得终于“熬过”80年代,等来天赐良机。于是破土而出,走马灯一般披挂上阵,使出浑身解数,不把市场经济批个体无完肤,誓不罢休。

我那时在人民日报社评论部办公室里有空读了些“左”的文章。我不知道还有谁像我一样,耐心地把这些朋友的枯燥言论摘抄下来。改革开放30年到来之际,翻翻这些发黄的纸张,眼前又隐隐地腾起了当时的硝烟。

先让我们大略看看邓小平从1979年到1990年6次有关市场经济的谈话。

第一次:1979年11月26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和加拿大客人时说:“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邓小平文选》第二卷,236页)

第二次: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在《目前的形势和任务》的讲话中说:“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相结合”。(《邓小平文选》第二卷,247页)

第三次:1982年10月14日,邓小平在与国家计委负责同志的谈话中指出,我们的经济体制“缺点在于市场运用得不好,对经济搞得不活。”(《邓小平文选》第三卷,17页)

第四次:1985年10月23日,邓小平在同美国企业家代表团的谈话中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邓小平文选》第三卷,148页)

第五次:1987年2月6日,邓小平与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说:“为什么一谈市场就说是资本主义,只有计划才是社会主义呢?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嘛。”“我们以前是学苏联的,搞计划经济。后来又讲计划经济为主,现在不要再讲这个了。”(《邓小平文选》第三卷,203页)

第六次:1990年12月24日,邓小平说:“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分不在于是计划还是市场这样的问题。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有计划控制。”(《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64页)

但是,某些人却硬要把计划与市场问题上升到两条道路斗争的高度,把计划经济说成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将市场经济划入“资产阶级自由化”、“资本主义复辟”、“否定共产党领导”的敌对阵营,开足马力抹黑和批判市场经济。

1990年10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关于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两个问题》。文章说:“社会主义的经济是公有制的经济,因而必然要求实行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即从整体上自觉实行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国民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

10月12日,《人民日报》又发表长文《牢固树立社会主义信念》。这篇文章把质疑计划经济的观点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文章说:“资产阶级自由化……集中攻击党的领导、人民民主专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以及道德伦理方面的集体主义,竭力美化资本主义。”

1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权威人士的文章《社会主义必定代替资本主义》。文章说:“市场经济,就是取消公有制,这就是说,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搞资本主义。”

1991年3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发展商品经济不可否定计划经济》。文章说:“有些人总是……对计划经济任意加以否定。”“市场经济原则很难真正做到资源的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我国40年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充分说明了在我国实行计划经济的巨大优越性。”

为了守住计划经济体制阵地,这些人呼吁以阶级斗争为纲,开展“两条道路的斗争”,以击败“资产阶级自由化”所主张的市场经济。

1991年6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长篇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该文说:全党和全国人民现在有“双重任务——阶级斗争和全面建设。”

这就把阶级斗争和经济建设并列,将一个中心变成了两个中心。这些人觉得,原来提出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够,要再加上一个政治中心,这就是以反对和平演变为中心。

那么,两个中心的关系是怎样的呢?这篇文章说,只有“正确处理两大任务的关系,才能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只有正确估量和进行阶级斗争,才能保证现代化建设事业的社会主义性质和方向,并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1991年10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重头文章《正确认识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掌握处理矛盾的主动权》。文章说:当前我国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比建国以来任何时期都要鲜明、激烈、尖锐”。好家伙,就连“文革”那样激烈的阶级斗争也不在话下了,现在要进行更加激烈的阶级斗争,难怪这些人要把阶级斗争也列为中心了,而现实阶级斗争的斗争目标之一,自然是市场经济。

1992年1月5日出版的北京一家杂志,刊登了《反和平演变三论》这篇长文。文章说:“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阶级矛盾还存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斗争还存在,各派政治力量的斗争还存在,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面貌来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面貌改造世界,资产阶级的思想、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顽强地表现自己……我们要进行反对和平演变的斗争,要防止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复辟。”这里所说的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抵制市场经济。

就此打住。为了读者的脑筋少受一点折磨,不再繁琐列举了。

读着这些文章,令人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是不是又回到“四人帮”时代了?

上面这些文章的内容,有相当一部分是结合批判皇甫平而展开阐述的。读了这些文章,不能不为改革开放的命运捏一把汗。

据周瑞金回忆,当时担任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刘吉,把批判皇甫平的文章都收集起来,交给了邓小平。

另外,曾任国家科委副主任、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的吴明瑜等人,也把左倾思潮在北京及其他一些地方和单位严重泛滥的情况,收集起来交给了邓小平。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