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评论 > 正文

“左派”和“右派”交锋激烈,如何坚持开放改革?


819 人阅读  日期:2009-02-26 11:27:42  作者/来源:颜昌海


英国BBC报道,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主张计划经济、反对自由贸易的左派与主张市场经济、强调资本运作的右派之间的论战一直没有停止过。今天,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加剧,不少人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模式提出质疑,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开始关注中国的左派思潮。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近期发表文章,报道了北京一家专门出售左派思潮作品的书店“乌有之乡”。文章认为,经济危机成为“左派抓住的一个政治机会”。

“乌有之乡”网站创办人、中国左派经济学者韩德强接受了英国BBC的采访。韩德强认为,中国关于改革开放一直有争议,现在这场金融危机显然使“市场万能”的论调受到了打击。这个时候左派的思潮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是毫无疑问的。韩德强说,“就我个人观察,各个层面都在反思,包括主流的也在左转。证监会前主席周正庆就在反思美国模式是不是一定就是我们要效仿的,还是需要自己有自己的路子。中左的和左派的各个思潮在这个时候都会比较活跃”;“崔之元就有一些反思。他认为部分工业、部分行业要国有化,主张国有企业要进入这些行业,赚得的利润全民分红。他主张的这种模式,属于中左。还有更左的,对社会主义的呼声又重新能够听得到。象《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都有一些文章,直接说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要重新认识计划经济的作用,等等。再往左就是毛泽东思想的左派。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纪念活动比以往规模更大,分布更广,层次也更高。这也是一个很引人注目的现象。”

韩德强认为,上层也有反思。在去年4月份的时候,总书记就有一个讲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要更加侧重产业结构调整,要注意产业升级。这就隐含着对出口导向和加工模式的一种反思;最近温家宝总理到伦敦访问的时候也提到道德在经济生活中的重要作用。这都是高层有所反思的表现。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可以说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得到了好处,另一方面又在反思,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在这个关口,韩德强认为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陷入了一个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走的很无助的现象;产业结构升级和调整都是难度很大的事情,已经转到了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当中,已经融入了国际经济大循环,这个循环突然中断了,这对领导人的打击是比较大的,没想到这样一个顺利的国际经济循环会因为一场经济大萧条而中断。他说,“目前,全国上下都有一个比较迷茫的状态。救市的政策也在一个个地出台,但是大家还在观望当中。毕竟是看着世界范围内的危机还在加深,而且还有第二波第三波的可能性,所以对救市的效果很多人都在观望”。

韩德强认为,中国民众已经分化成不同的层次,或者是不同的阶级。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说“中国一枝独秀”。但是,改革毕竟有大批的受害者。随着现在民工返乡潮出现,有两千多万民工失业,有将近一千万大学毕业生需要找工作,民众对改革的反思力度也比以前要更大。目前中国提出振兴钢铁、汽车、船舶制造业,进行工业的重组,刺激内需,韩德强认为中央推出的这些救市方针,思路还是在原有路子上继续想维护原有路线的合理性,而不是进行更大层面的结构层面的调整。韩德强说,“我认为在多个层面都要反思。对改革开放这条总路线就要反思,开放的程度一定要检讨。现在开放程度实在太大了,改革也是把国有企业都改到私人手里去。权钱勾结这些问题需要反思。

针对诸如中国铝业公司花195亿买了世界上第二大矿业集团的股份和资产,是否显示中国开放的手段是可以买国外的资产、让自己有更多的发言权的问题,韩德强说,“要害是,开放是有不同涵义的。我们的开放有两个方向。一个就是向跨国公司开放国内市场,我认为这个开放程度一定要缩小。第二个就是我们到国外采购矿产原材料,这个开放程度可以进一步加大。”

韩德强针对温家宝最近访问欧洲作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宣示,说“政治家的这种表态实际上是继续向市场迷信市场神话表示臣服。但是他们不知道,任何时候只要经济陷入萧条,世界上的贸易保护主义浪潮是不可阻挡的”。

而美国媒体则强调,“经济危机,打开了中国的潘朵拉盒子”。多维社援引深圳市一名出租车司机的经历,来说明经济危机对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影响:出租车司机杨致力直到最近两名“乘客”用刀要抢劫他时,才猛然领悟到,这场危机的威胁也落到自己头上来了。杨致力谈起这起抢劫案时说:“这两人是后生仔,不是本地人,他们应该是没饭吃了。我当过5年兵,所以我懂得怎么防身,我三下两下就制服了这两个持刀歹徒”;“我给了他们10块钱让他们去买两碗面条吃,我对他们说,不要再去抢人家了。但愿这次事情能给他们一个教训。”

法新社以这个故事开头,分析了这次金融危机在中国引发的新一轮犯罪浪潮。报道说,就在13亿中国人正在展开与全球经济危机带来的持续后果艰难斗争之际,出租车司机杨致力遭遇的这起劫案,是一个例子,说明了研究犯罪问题的专家们的一种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新一轮的犯罪浪潮也在来临。

法新社说,最近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至6.8%,这样的速度对于一个曾经长期处于两位数增长率的国家来说,是令人担忧的;同时,失业人数在急剧上升。东部沿海地区成千上万工厂已经关闭,导致从内地赤贫农村前去打工的2000万人中已经失业。由于经济不可能很快的回升,也不可能重新为那些失去工作的人迅速创建就业机会,经济危机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可能进一步恶化。实际上,这是一个全国各地都在担忧的问题:没了工作,那些已经流入城市的海量的农民工,将有越来越多的人转向犯罪的邪路,只是眼下这个问题在深圳表现得最突出和敏感,因为在广东省的这个部分,目前已经成为了国家的产业中心和劳力磁心。

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何广平2月17日指出:“今年的社会治安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冲击影响下。今年各种违法犯罪活动还会持续增多”;“金融危机可能造成的外地民工的失业,而这种失业可能会使得他们处于犯罪的影响下,并使得他们成为破坏社会稳定的因素,甚至可能使得他们自身转变成犯罪分子。”比如深圳,随着关闭的工厂与日俱增,游手好闲的人也越来越多,在当地的许多居民中,常常听到的事情就是,某某人自己或是某人知道他们的一个熟人,成为了犯罪的受害者之一。

当然,犯罪的增加,并不是只限于深圳这样的大城市。但在深圳,应对犯罪增加威胁的主要表现,就是警力明显的增加了。“犯罪受到了控制,至少在市中心是这样。在全国,深圳是警察第二多的城市,仅次于北京,”一名在深圳火车站附近巡逻的警察说,“但是,在城市郊区的工业区里,犯罪依然是严重的。因为那里有大量的外地民工。”尽管有诸如此类的强烈感觉,不过还没有统计数字显示外地民工犯罪所占比例多大,当地人则往往将犯罪归咎于外地人。

不过,在中国学术界,经济下滑和犯罪率的上升,两者之间的联系却是没有争议的。“这是毫无疑问,经济危机造成了犯罪率上升”;湘潭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杜雄博说,“亚洲金融危机后在1997年,犯罪率也在上升。”

在经济危机、失业增加、犯罪上升的景况,成为“中国左派抓住的一个政治机会”;但是,中国保守的改革派却呼吁,中国应当依据国情,以渐进积量变为部分质变进行政治改革。而另有一些政治思想界人士则指出,上述体制内的思维方式乏善可陈,已经与现实脱节。中国政治只能朝宪政改革方向推进。

《北京日报》日前刊发题为《世人争谈‘中国模式’》文章,据说是由已故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智囊成员、原中央党校理论室主任吴江撰写的。吴江在文中对前苏联先政治后经济的改革方式提出批评,并在青年评论家俞可平提出的“增量民主”的基础上,提出了所谓的“渐进的积量变为部分的质变”的政改模式。

吴江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中国在政改方面的确滞后,但是他坚持认为,中国政改必须基于本国国情:“深入改革是没错。所谓中国的模式也不是故意创造的,是根据中国自己的条件。中国是个大国,原来经济搞得很死。那么这样子国家要改革,只能够慢慢来,根据自己的情况。你13亿人口的国家,随便动那可是不行,那只能慢慢模着石头过河。”

吴江认为所谓的“中国模式”也存在问题。因为中国在保持国内稳定的前提下对适合于自己的大国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特点的民主,还没有清晰的远景规划出来。相反,还不时听到一些不协调的杂音。此外,贫富差距拉大的趋势还未得到有效遏制,改革不到位造成了一定的经济和社会不平衡,这令中国在这场全球经济危机中面临严峻的考验,而且难以独善其身。他认为,当今中国已经强大到没有任何外来敌对势力可以打败,“台独”、“藏独”、“东突”、邪教组织,都不足惧;唯一能够打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只有来自内部的腐败。

另一些人士则认为吴江并没有表达出什么新意,只是官方多年来宣扬的“中国模式”的延续。政治评论家、学者吴稼祥认为,吴江有这样的观点,说明他远离现实生活的时间太长了;“现在他说的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在说:这个腐败、不公正、强大。那么他想说的话就是中国现在是个色厉内荏的国家。这样的情况也不是说在改革之初没有料到。再一个,应该讲,在一党领导下、一党统治下的经济改革,发生腐败,不要说是事后知道,(而是)事先就会知道的事情。”

吴稼祥在谈及“不公正”的问题时说,效率代表富裕,平等则代表共同富裕,两者关系就象左右腿一样。如果说要平均、没有贫富差别,或者说在收入都很均等的条件下实现的国家富裕,那就是共产主义;而那以前证明是完全失败的。但吴稼祥认为吴江只看到效率带来的问题,忽视了怎样在走下一步的时候把所谓的“公平”给找回来,怎么把腐败压下去。

另一位政治学者刘军宁认为,吴江的观点基本上还是在纠缠于现行体制内的改善。他说,目前中国需要更大的变革;“中国问题讨论的关键已经不能够局限于讨论体制内的改善,而是应该讨论改制,这我在很早就已经讲了。中国面对的实际上是‘跨体制的变革’。在这个体制内寻找出路的相法,基本上还是30年前的想法,所以可以忽略。”吴稼祥则更为直接地指出,除了宪政改革,中国别无出路:“当局和决策层也是日日天天在讲这个问题:共同富裕、腐败问题。而且不仅说,还在做,抓了很多人,打了很多人,甚至杀了人。解决腐败、实现平等涉及到同一个问题,就一定要涉及到宪政民主。如果政治体制改革这条腿不迈出去,吴江说的这个事情一万年都会存在。除此没有别的招数。”

老实说,笔者不属于左派,也不属于右派。笔者既坚持毛泽东思想的科学部分,也不断鼓吹民主、人权、平等、自由。所以,有人说笔者是东倒西歪,左右无缘;笔者却自我感觉良好。韩德强的论点中有许多平民的、科学的思维,但最大的误区是希望走回头路,不符合历史潮流;吴江的改革论已经过时,如果二十年前就按照他的思路去做,现状可能是一番良好景象。吴稼祥、刘军宁等符合潮流,但不见容于体制内大部分掌权者。他们各自的观点,和笔者博文的处境一样。

诚然,他们都是大家,而笔者人微言轻,犯不着在左右里面分羹;还是东倒西歪,说自己想说的,心情舒畅。至于2009年,据易经,值年卦是“观”卦,天佑中华,有惊无险;不过,会出“伪大人”。既是“大人”,就和笔者无关;和韩德强、吴江、吴稼祥、刘军宁等大人物,甚至比他们更大的人物,才有关联。

“伪大人”,不一定就是人,也可能是某思潮、某政策、某方针等等。小人物们,还是静“观”吧。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