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国际 > 正文

希拉里访华遭反弹,美议员仍称中国为“敌人”


847 人阅读  日期:2009-02-26 11:46:02  作者/来源:颜昌海


希拉里访华,甫一回国,就遭到美国国会的反弹。美国媒体报道,2月2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三位人权领袖在国会大厦召开联合记者会,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淡化中国人权的言论公开质问。弗兰克·沃尔夫甚至引用马丁·路德·金的一句名言“沉默本身就是一个信号。最终,我们记得的不是我们敌人所说的话,而是我们朋友的沉默”;——在这里,他实际上仍然将中国比喻成“敌人”。

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议员说:“克林顿国务卿说保护中国人民的人权不能干扰经济危机、气候变化和安全问题,好像人权与那些问题毫无关连似的”;史密斯议员认为,保护并推广人权应该是美国同中国这样极端恶劣的侵犯人权的国家外交关系的核心,而不是事后反思。

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议员约瑟夫·皮茨说,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的这番言论向那些在压制性政权下遭受人权迫害的人们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信息。亿万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仍然遭到践踏,中国人权记录依然恶劣。皮茨说:“令人悲哀的是,克林顿国务卿的这番评论是在对全中国那些为人权而战的勇士们说,他们只是干扰。”

皮茨指出,不应该因为美国处于经济衰退而疏忽国际人权的重要性,一定不能让人权问题变得微不足道。他敦促克林顿国务卿强调人权在美国同其它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外交关系中的重要性,以修复她的言论所造成的损失。

皮茨说,就在几天前他收到了“有关人权卫士高智晟的报道”,高智晟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记述了他因为批评中国政府而遭受的残酷迫害。皮茨说:“2007年期间,高智晟被关押了50天,遭受酷刑迫害,其中包括用电棍电击他的嘴及生殖器。这种行为就是克林顿国务卿所说的在就其它问题进行谈判时的干扰。”

皮茨质问:“两百年来,全世界生活在压迫中的人们一直指望着美国给他们鼓舞并且支持他们的理想,难道我们真的要抛弃那一传统吗?”

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资深共和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指出,虽然美国国内的人权团体对此表达了他们的失望与震惊,但是大家也可以猜想到那些被监禁的天主教主教、受迫害的家庭教会领袖、穆斯林维族人、佛教和尚将对希拉里国务卿的沉默怎么想。

弗兰克·沃尔夫引用马丁·路德·金的一句名言“沉默本身就是一个信号。最终,我们记得的不是我们敌人所说的话,而是我们朋友的沉默”;他说,“美国始终一贯都是被压迫、被迫害、被遗忘的那些人的朋友。难道这些人现在就不是我们的朋友了吗?”

希拉里访华期间(2月21日),上世纪因“反革命煽动罪”被判入狱的著名人士、现“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还写信给希拉里,称“我是在克林顿总统任职期间被从中国营救出来的政治犯;我有幸被邀请在白宫同克林顿总统会面;也有幸在捷克总统的宴会上被哈维尔总统介绍给您本人;我们这些被营救的政治犯和那个时代的中国人,都很赞赏美国的人权外交政策。我们为其成功而欢呼,为其不足而叹息”。但是,“我们很遗憾的看到,在克林顿先生任期时期,你们犯了巨大的错误:先是将中国的人权和贸易脱钩,再强行推动国会通过给与中国贸易最优惠国待遇。其结果是:不仅降低了美国的国际威望,损害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且也给美国自身的经济和就业带来了灾难性的长期后果。据美国政府提供的数据,在此期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迅速增长了10多倍至3000多亿美元,总合高达2万多亿美元”。

魏京生分析说,美国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的形成,众多原因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中国的贸易条件不平等。中国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而是一党专政的专制国家:贸易受政府的操控;工人没有权利维护自己的权益;新闻媒体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下。正是这些人权问题,造成了贸易条件的不平等;造成了不正常的贸易逆差;造成了发达国家经济的失衡,乃至如今的经济危机。中国的不平衡的经济发展还导致全球性的能源危机与环境污染,也间接地造成全球的安全危机。“因此,不谈中国的人权问题,就是在阻止奥巴马政府解决经济和安全问题的努力”;“对您这次在中国的不恰当表现,海内外中英文网站上发出了铺天盖地的批评。这严重地损害了奥巴马政府的形象;严重地造成了对美国政府的误解;也严重地打击了美国公众对奥巴马总统的期望”。

希拉里誓言不让人权顾虑阻碍美国与中国合作之后,国际特赦组织“表示震惊”。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部的库玛说,希拉里的发言令这个全球性人权游说组织“感到震惊且极端失望”。他说美国是少数能够在人权议题上勇敢对抗中国的国家之一,希拉里说人权不能干扰其他重要议题,破坏未来美国保护中国人权的主动权。

但是,针对希拉里访华避谈人权议题,也有议员说,相信希拉里会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因为希拉里在抵达北京访问之前告诉媒体,她将会表达对人权的关切,不过敦促人权议题不能干涉到全球经济危机、全球气候变化危机,以及安全危机。美中必须在每个议题上进行能够达成互相了解的对话。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资深民主党议员刘易斯为希拉里辩护。刘易斯2月23号说,相信克林顿会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刘易斯还说,中国应该在苏丹达尔富尔危机上发挥影响力。他说:“最近当我在印度访问的时候,我听到新闻报道有关国务卿克林顿的发言,但我没有亲眼看到从她的嘴里说出,我跟希拉里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我知道她很关心人权问题。”

美国至今尚未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官员曾经批评人权理事会违背联合国人权宣言的精神。刘易斯说,美国应该成为人权理事会的会员;人权应该继续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我认为人权议题应该继续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心脏与灵魂,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不能只在美国国内推动民权,而忘记在全球推动人权。”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外界对希拉里坦白发言的评论好坏参半。报道说,希拉里访问期间,充分展露她直率、不假修饰的外交风格。报道引述希拉里的话指出,她并不了解人权团体的激烈反应,因为,清楚表达比经过人工修饰的外交辞令更有助于提升外交。

而该报则在社论中表示,目前还有50多名美国人被中国监禁,而在希拉里访问中国期间,至少有12位异议人士被软禁在家中,希拉里的发言等于是在这些异议人士的脸上打了一巴掌。评论指出,克林顿的发言还可能代表美国政策改变,这令人困扰,因为历届两党执政的美国政府都很看重人权问题,尽管人权不见得每次都是美中双边对话的中心议题。

美国其他媒体指出,最近,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的境遇有如冰火两重天:这边温家宝刚在达沃斯会议上扮演完“经济救世主”的角色,中国媒体还沉迷于自我陶醉感中流连忘返;那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机制启动,审议中国包括港澳特别行政区的人权状况。不管中国代表如何巧舌如簧,但面对不少国家就死刑、任意羁押及酷刑、律师的权益保障、少数民族人权、宗教自由、公民表达权和新闻自由方面所提出的尖锐质询,以及要求中国尽快落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敦促声,还是免不了几分难堪。

美国其他媒体说,与海外报道的侧重点完全不同,新华社以“大多数国家赞赏近30年来中国人权成就”、“联合国会议:多国代表表示支援中国发展人权事业”为题,将这次审议会议上遇到的批评化为一道暖胃的鸡汤,而且为了表示中国的人权状态是正常的,还特别强调有其它国家一道接受质询。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没有再强悍地让新华社出面指责这是“他国干涉中国内政”之举。

前中共深圳市委宣传部官员、中国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旅美知名经济学家何清涟撰文指出,其实,中国接受联合国对中国的人权审议有其基于人权条约的法理基础。以往不少中国人(包括部分知识份子在内)因为不了解这一点,对官方指责“某国以人权为藉口干预中国内政”的说法几乎全盘接受。因此,有必要介绍他国就中国人权状态提出批评的法理基础。

至今为止,中国已参加25个国际人权公约,其中的核心人权公约有《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等数部公约。

根据不同的人权条约,缔约国所承担的义务一般包括4种类型,即提交报告的义务,接受相关人权委员会管辖的义务,成为国家间指控和个人申诉对象的义务,以及出席有关司法诉讼并履行司法判决的义务(按规定只在区域性人权条约中)。表面上看,似乎国家在承担义务时只针对其他国家,但人权的特殊性决定了国家在国际人权法上承担的实质义务并不在此。缔结人权条约的虽然是国家而不是个人,但人权条约却不像其他条约一样仅仅规定两国之间的关系,而是缔约国“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这就是说,国际人权法最终涉及的是国家与国民之间的关系,人权条约缔约国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是以国家与个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为基础的,即每一缔约国都有权利要求其他任何缔约国承担人权义务,同时该缔约国自身也承担着同样的义务。

国家缔结人权条约的形式是国家间的,但实质上是在其他国家的监督下如何对“在其领土和管辖之下的个人”承担义务的问题──理解了这一点,才能明白为什么美国与其它国家有责任和义务关注并批评中国的人权。民众之所以相信当局关于国际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是干涉内政的宣传,是因为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并不明白上述道理。

笔者认为,国际批评并不是“干涉内政”,而是监督缔约的实施;既然已经缔约,就必须接受所有缔约国的监督和批评——中国同样,也必须对其他缔约国行使监督批评的权利和义务。过去数年来,中国政府一直表示自己成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那么负责任的体现,一是在于履行缔约的责任和义务,二是行使国际监督的责任和权利、义务。“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不是当对自己有利时就负责任;当对自己不利时,更要负责任。国际条约的签署,不是用来粉饰门面或者为里牟取更大的“国家”利益,而是用来承担责任、行使权利、恪尽义务的。

关于国际媒体对中国人权的批评,国内媒体似乎不敢报道,这种报喜不报忧的作风,对我国家、政府、人民都是不利的。首先,宪法规定我国尊重和保障人权;其次,执政党和政府强调尊重和保障人权;最重要的是,民众在实际生活中,知道我国人权现状。

不过,美国现在还不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它的议员指责中国人权状况,就失去了基本资格;而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若以国内的状况展开对中国批评,置国内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单纯地讲究“人权”并要求西方围堵中国,也是不得人心的。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