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谈法论道 > 正文

律协疑成“富人俱乐部” 律师不满要求直选


921 人阅读  日期:2008-10-2 17:31:36  作者/来源: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黄利


北京律师协会每年的会费收入超过半亿。程海等35名北京律师认为,北京律协的收费太贵,没有真正为中小律师服务,成了“富人俱乐部”。他们在网上公开呼吁北京律协应该直选。

此举旋即成为中国法律界的热点话题。

8月底,北京市律协回应,称此举是“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一时舆论哗然。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认为,推动律协直选,符合十七大发展基层民主的精神。

高额会费引发直选诉求

他们呼吁直选就是为了动员广大律师积极行使权利,防止律协选举被操纵,防止律协变成特殊利益集团,选出真正代表律师权益的律师代表和律师协会。

8月26日,程海、张立辉、唐吉田3名律师在网上发起《顺应历史潮流,实现律协直选——致全体北京律师、市司法局、市律协的呼吁》。

“呼吁”提出直选两条理由:北京律协的产生缺乏合法性基础,律师协会章程和选举办法没有经过全体成员投票,并经三分之二以上人数通过,应属无效;律师代表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大多由律师事务所主任或合伙人担任,北京律协成了“富人俱乐部”。

第二,现在的律协不能代表全体北京律师的利益,会费收取过高,支出不透明等。

程海等人认为,造成这些弊端的主要原因,是北京律协的选举由少数人操控,不由全体律师选举产生、不用对全体律师负责,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北京律师的绝大多数,漠视自己的选举权。所以他们草拟了《北京律师协会选举程序(草案)》,发布在网上,征求律师意见,呼吁律师参选。

在业内人士看来,律协直选的诉求是北京律师发展壮大到16000余人时的必然结果。1995年之前,律师协会尚属司法行政机关管理,协会会长、副会长都由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副局长兼任。1995年时个人会员只有1700个,团体会员66个,协会注册资金20万元。

1995年之后,管理体制发生改变,会长、副会长全部由执业律师担任,司法行政机关对协会的管理从直接领导改为宏观指导。十余年来,律协逐渐走向“行业自治”。到现在,北京律协已是第七届。

然而,一些理事和协会的工作人员认为,协会近几年行政化的趋势越来越严重,被一些人把持,无法真正为北京律师谋利益。

对程海等人提出的几点问题,相当多的律师表示认可。其中,关于会员费收费过高这一点,历来为律师诟病。目前,个人会员每年会费为2500元,团体会员即律师事务所会费为每所每年1万元。目前北京市律师已达16894人,律师事务所1011家,是全国律师最多的城市,每年的会费达5000多万元。社团登记资料显示,到2006年年底,协会的资产达到1.16亿,现金资产达到6300多万元。

“一个行业组织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会费应该减低一半左右。”程海说。

一位不愿署名的协会理事告诉南方周末,对实习律师和刚刚转正一两年的律师来说,案源很少,收入微薄,一年2500元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往往由律所替他们交。

会费问题多次在理事会上被提起讨论,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程海等人提出的另一大问题是:“律协不能有效保护律师的合法权益。”他办理某案件中受到人身侵害,向协会举报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北京市律协三年一换届,换届选举本应在年初进行,但意外推迟了。传言认为一些人利用协会职务的身份,以便能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程海等人认为,他们呼吁直选就是为了动员广大律师积极行使权利,防止律协选举被操纵,防止律协变成特殊利益集团,选出真正代表律师权益的律师代表和律师协会。

引起争议的“严正声明”

著名律师张思之认为,要求直选是律师的权利,律协应该有肚量,并且引导律师把直选搞起来。

9月6日,北京市律协针对部分律师的直选呼吁发出“严正声明”。

声明认为:《直选呼吁》是打着推动民主的幌子,以降低会费、改变税收制度为诱饵,“发表煽动性言论,在北京律师中制造谣言,蛊惑人心,试图拉拢不明真相的律师,支持所谓‘北京律协直选’都是非法的。这种行为的本质是妄图摆脱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

参与直选活动的律师针对“严正声明”发布了一份回应,希望北京律协对其行为向他们道歉。声明和回应在网上迅速流传,引起网民热议。

此时情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9月13日上午,北京市司法局和程海等4名律师对话。

北京市司法局主管律师工作的副局长董春江在这次会谈中表示,律协的合法性是没问题的,律师的“直选呼吁”方法有些不妥。而且,“直选”的可行性不强。

4名律师提出,产生律师代表大会之前,可以成立律师监督组,由律师自愿报名,议定产生多少名律师代表,再议定选举程序。这个组织相当于筹备组,律师可以和司法局的人一起,共同议定章程的修订。还可以在网上搞一个论坛,让律师参与讨论。

对这个意见,董春江没有表态。

对当天的会谈,“直选活动”发起人之一唐吉田表示“持审慎乐观态度”。而董春江则说问题比较复杂。

会谈之后,北京市律协起草了章程征求意见稿,并在其网站上公布。《起草说明》显示,章程的起草从2002年第六届律协开始启动,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五稿。网站还发布了调查问卷,以期完善和改进协会的工作。

程海认为,这是一次积极的举措,不过离直选还有不小的距离。9月15日,他们组织律师对章程草案进行了讨论。

事后,无论是董春江,还是北京市律协会长李大进,都婉拒了采访。

9月19日,李大进在中国律师网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对此事进行了回应。李大进说,他很理解呼吁书中提到的完善协会民主建设的想法,其中具有建设性的内容协会应该吸纳,但有些内容过于偏激,并且在网上公开,他感到遗憾。

对律师关心的会费问题,李大进认为,在4个直辖市里,北京的会费标准处于中下等。会费主要用于业务培训等服务律师的项目中。

“直选符合十七大精神”

如果北京律协直选成功,律师就能够更好地行使权利,对各类协会的民主选举也是很好的示范

和程海对“直选”的执著不同,另一些推动新一届律协选举的人士认为,把律协现有的间接选举落到实处是更可行的做法。

有专业人士认为,律协现有的问题,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律师代表的选举不严谨,所以相当多的代表缺乏代表意识,不能为律师说话。

北京市律协的一位理事和律师代表也认为,律师对选举不重视,不参与,律师代表很少经由正式的投票选出,这是实情。今年的一次律师代表大会,就因为到会人数未超过半数没开起来。“这种选代表的方式的确不好。”该人士说。

35名北京律师的直选呼吁获得学术界的认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认为,推动发展基层民主,是十七大的亮点,律协作为专业法律人士力量聚集的组织,应该成为民主的推动力量,而不是阻碍。各地基层党组织和政府都出现了公选、直选等试点,“本应走在改革前面的社会组织反而无动于衷,这不正常。各种协会,尤其是律师协会应该在民主治理方面成为典范”。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建勋说,如果北京律协直选成功,律师就能够更好地行使权利,对各类协会的民主选举也是很好的示范,有利于打破官办协会的局面,实现真正的行业自治。

张思之律师也认为,北京律协应该在全国率先直选,直选呼吁书应该写成一个历史性文件。

而《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亦要求社会团体的章程,应当包括“民主的管理制度”。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何珽律师、何震达律师在线 咨询电话:13957586839 | 网站域名:hezhenda.com.cn | 技术支持:何珽 | 浙ICP备08011613号